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清晏
    个人签名:都说红颜祸水,却不知是红颜祸了君王,还是君王祸了红颜。
    关注3 粉丝4 喜欢5内容3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5

    《浊酒满觞》一.见觞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1

      书名:《浊酒满觞》
      作者:清晏
      图源:网络
      文章分类:?(其实我也不知道)
      文章状态:连载中

      -文笔烂,求谅解
      -有时可能云里雾里,毫无逻辑emmmm
      -更得慢,而且总章少,学生党的痛何人能解?  
        

           滚滚黄沙,一望无际,只有几座军帐在大漠之中留下个黑点,夕阳将光芒吸入腹中,好似被胭脂色染红了,一阵附和声从军帐里传出,那主帅举觞,敬众将士,随后一饮而尽,接着又是呼声震天,定是在鼓舞士气,迎接咆哮着奔来的战争。

             原来那举觞的主帅,是大启(不要问我为什么叫这个,我只是懒得起名……)第一武将,名叫洛侵晓,所到之处,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无论是谁,听到大启第一武将,准会认为他是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可事实总是相反的,洛侵晓可生得一副好皮囊,眉似柳叶,眼若桃花,只要身着一身白衣,远望定会让人觉得那是位谪仙人。洛大帅本人也深深地被自己的“美貌”所折服,本来读书不多的他,竟学起兰陵王,戴面具上战场。

             翌日,两军交战,有了战争,春天的风也变得肃杀,像是要把一切绿色吞噬,把一切生机摧毁,风里带着丝丝凉气,让人背脊发凉。在战争面前,没有什么是非对错,只有生与死,成与败。你若胜我,我便只得成败寇,沦为阶下囚。

             洛侵晓举剑,直取一人头颅,鲜血从那人颈间喷出,溅到洛侵晓面具上,他深处舌头,舔了一下面具上的血,一股血腥味顿时在口中溢开。

             正在洛侵晓洋洋得意之时,不知何人却玩了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咣当”一声,洛侵晓剑落,刀光顿时被淹没在呐喊中、打斗中、黄沙中。他感到颈间微凉,不由咬咬牙,他洛侵晓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主帅被擒,大启军中一片大乱。本是追击的好时候,对面军队却纷纷撤退,洛侵晓长输了一口气,却又心生疑惑。

             洛侵晓被带到敌军营帐中,可那人并未被用绳索缚住他,反而好酒好菜招待。那人小心翼翼得取出一只镶金小盒子,又从胸前取出一个青铜小钥匙,打开盒子,从盒中捧出两只觞。本以为是什么千古传世之宝,没想到只是两只做工极为粗糙的觞,只勉强能认出一只刻着菊花,一只刻着兰花,洛侵晓摇了摇头,显得极为不懈。可那人却将茶桌细细擦拭了一番,才慢慢斟上酒,轻轻把两只觞放到桌上。见此,洛侵晓更加疑惑,西北军,大启之敌也。而此人,抓了大启主帅,既不杀,亦不辱,可是有和阴谋?

             那人见洛侵晓迟迟不动,开口道:“洛帅,不把面具摘下,品品酒吗?虽不及什么百年佳酿,却也有些年头了。军中,这酒不多。”

             对坐之人这样说,洛侵晓不好推脱,何况是自己被俘的,干脆去了面具,置于桌上,举觞,应着昏暗的烛光,洛侵晓这才看清觞上图案,心中不由一惊——这图案,分明是他小时后刻的,他,最爱菊花。回想拿只带兰花的觞,不由也有些熟悉,对,那是白君玖和他一起做的。后来,他将他制的觞赠与白君玖,并戏言道:“若有一日,你丢了,像我刚遇见你时那样流落街头,拿出这两只觞,我接你回家。”洛侵晓还真的没想到,他竟一语成谶,白君玖后来真的丢了,这一丢,白君玖就成了西北军队的人。

             洛侵晓的手不由得抖了起来,美酒竟撒到觞外。白君玖将溢出觞外的酒擦干,微微笑道:“没想到洛帅不识我,却识这曾制觞……”

             是啊,洛侵晓识不得白君玖了,毕竟,谁也不是七八岁的孩子了。十多年的时光已随星河淌过,往事成了天空上的流星,只可回忆它的美。他们的相貌也不像儿时那般稚嫩,当年那句“我接你回家”也成了一种念想。我们毕竟为敌,哪怕曾经并肩而行,亲密无间,但现在,只能为敌……


      -字数有点少(你确定是有点?),不过只能这样了,求谅解 

      -各位大佬多多指教!!!

             《浊酒满觞》一.见觞

      哇超棒!!!疯狂打call!!!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