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白衣渡江
    个人签名:沽名钓誉
    关注2 粉丝3 喜欢2内容2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4

    快死了莫名看到男朋友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al」快死了莫名看到男朋友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
      答;如果这都不算爱情

      ————————————————————白衣渡江

      1.

      这应是雨夜。

      暮色已沉,凭借水珠滴落于石壁上的声,雷狮知晓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任何事总不能操之过急,得讲究循环渐进,对吧?

      如绵绵如丝后又瓢泼的雨,如数个日夜骗徒辗转连反的绞尽脑汁后的分崩离析。

      雨愈来愈大,如影随形的风也跟着狂妄起来,摧残着脚边的枯草发出飒飒的声。偶被带起的土块坠在脚边也会被拨到一旁勒令不许靠近枕在青年膝上的少年。

      两个人若是待在一处半密封的未知环境内,不论熟悉或是生疏,也抵不过无穷的黑暗与无尽的孤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闲谈着亦或者是吹牛着。若是两个人中的一个负了重伤,只有出的气没了进的气,另一个又陷入深深的自责中,气氛会怎么样?

      孤独感与压抑如同潮海,压迫脑部神经腐蚀心里防线。

      时间会流逝,但走的更慢了。

      卡米尔的腹部受到利器重创,伤口深约见骨。虽说血洞已被布条堵住止住血继续外淌,但少年的眸子紧闭,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毫无血色的唇微微开合,似在低喃以此安抚暴躁不安的青年,又像是在轻轻呻吟好借以表示痛楚。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是他们在雨落前躲入这处略为隐蔽的山洞,才致使卡米尔的伤情未进一步恶化。

      这本是海盗团无意间发现的,洞口掩于丛丛灌木内。他们打算在大赛最后一阶段时遇突发状况迫不得已地选择隐忍式战略性躲藏。
      只不过这次是时间往前调了调。

      雷狮燃起了火堆,半拥着卡米尔向热源凑近了些许。后用目光在他的眉眼上细细勾勒,要将这面孔之下的骨骼深印入脑海。

      偏偏都心肚明知,还要偏偏装作若无其事。

      对于参赛者的死亡,造物主无疑是给出了最为宽厚的让步,许是为了搏观战者一笑,为了更多的赌注与筹码。难以记数的淡蓝色信息碎片从身躯中脱离,肉眼可见的缓缓腾于半空,仿若星尘坠空,最为盛大的视觉盛宴。然然化作这无垠的场地中的一部分。一草一木是他们,一粒水滴是他们。

      雷狮见过很多次这样的场面。伴随着雷鸣声与耀眼紫光的闪电,他肆无忌惮地大笑着,眸中透着三分张扬六分嚣张与一分不屑。手持的武器随着习惯性的动作向后扬去,为了图着省力,锤柄便搭在肩上。他的离去从不拖泥带水,风吹起头巾的飘带远观去像振翅的白鸽,如梦似幻。见惯了这种场面

      的人总是知道,紧紧随在雷狮身后的,永远有那么一个围着红色围巾的少年,是他忠实的跟随者。

      雷狮的思绪有那么一瞬的停滞。他列开嘴角,扯出的是抹稍显苦涩的弧度。青年躬下腰,深深地将面目虚虚埋在了双掌内。无声地低嚎着。

      雨停后自然而然地该迎来了阳光。疲惫到不行的雷狮支着自己的脑袋倔强地看着卡米尔,实在受不了倦意他就死死地掐着自己手腕上的一小块皮肉换得一刹那的清醒。可到底也是抵不了本能,如同潮水袭击着神经,一波未退另一波又临。
      一片静谧的湖泊蕴着暗流涌动,完完整整地嵌在眼眶里。而主人此刻却是勉力地睁着眸子,使其支离破碎起来。因失血过多,卡米尔的视野内的物体重了影,都蒙了层朦朦胧胧的帘,看不真切。

      他想抬起手,只不过是指关节动了动,就像用尽了全身力道。

      人死前大概会看到自己一生中印象最深刻的画面。

      卡米尔想到从前在厄流区的漆黑夜空,在漫长的时光中等待破晓;想起逃离雷王星王宫那天晚上的夜空,星光璀璨,黎明即将到来。
      他的目光转了转,从头顶的岩壁转向洞口。

      太阳升起来了吗?

      2.
      安迷修的确招小动物们喜爱,这或许出于他一副温和的神态。

      堪堪望到边际的湖泊与这的绿植无疑是花鸟鱼虫喜爱的场所。蔚蓝的天空一碧如洗,穿梭其中的白鸽化作云彩点缀。像一幅静物画。

      安迷修定是有心情坐在湖边欣赏的。雷狮常常道他是一个有着俗气的浪漫基因的人,不过可惜他有点不太受用,或许对那些怀着少女情怀的女孩有点用处。

      原因无他,比起雷狮一贯直白的作风,安迷修追求他时,总是揣着一束鲜花,和偶尔扭扭捏捏红着脸说的磕磕碰碰的土掉渣的情话,心潮一来的啵个嘴也俨然是刚情窦初开的处男。

      扑棱着翅膀的鸽群许是累了,三三两两地落下,在安迷修身旁不远不近的地方踱步。步伐不紧不慢,优雅矜持的很。

      最吸他睛的是那只似乎斜看着他的鸽,拥有一双璀璨的紫色的眼。一察觉到安迷修的目光,它便转过去,或者垂下头梳理自己的羽毛。
      安迷修不由自主地想到同有着一双紫眸的人,一念起,神色黯然。

      几天前的终端无故弹出时他就预到有不好的消息,谁知是与他长时间处在分分离离状态中的男友。俗话说,小别胜新婚,安迷修深知如此,每一次偶然的碰见如同天雷勾地火,没有什么是床上一发解决不了的。

      但雷狮提上裤子翻脸不认人,不愧是海盗团团长的作风。
      但也多多少少掺了几分真情在内。

      安迷修常常会想,雷狮逝后灵魂会化作什么。可一想到每次一醒来床边冰凉凉的温度立马心硬了起来。「拔⭕无情bushi」

      这人怕是变成花也是个食人花,恶党就是恶党。
      此刻不免睹物思人起来,脑中景物放电影似的切换着胶片,一帧一帧的。
      鸽群开始了新一轮的旅途,翅膀扑棱的声音将安迷修的思绪扯回来。他的视线追逐着鸽群远去,念头一动。

      应是自由的。

      直至鸽群为天空的云,阳光刺眼。安迷修收回视线,偏偏头,与那只鸽目光直直对接了起来。

      他心头一个激灵。

      “雷狮?”

      fin.
      雷狮:原谅我一生放浪不羁爱自由。然爹图镇一下

      快死了莫名看到男朋友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吗

      不好意思,是以前给世界第一好的旧文,等她落爪

    • 屑柔安亦良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么!!!!!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白衣渡江 @屑柔 啾咪!!
      拉黑 11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Lv.2
      来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