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短打吧。大概。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三弦幽泠泠的琴音掷向了夜色,撕裂了时和岁稔的虚像,拨开单薄的休明,就像是自本就枯朽的尸身解去一件同样散发着腐臭的蝉衣;将今朝的惶恐与怯愞自彩绘的围屏后撕扯出时,也不知是谁,十指已然鲜血淋漓。琴音在漂泊的河灯周围荡了一圈,便代我欣赏了愚民酷爱的“流放光明”,一种妄自尊大的、败坏的仪式,埋在骨子里的昏聩。回来时琴音便是苦的了,也是空的,沿着尾指攀爬,意在倾诉。

      我以玳瑁质地的琴拨与它发出一阵频率相同的共振,将气息全权交予双耳支配,那一秒宇宙便是与我互相呼应的。旋律自脊梁攀陟而上,意在催促。于是几指反复,忘失曲谱,驱散人工捏造的晨晓,将汹涌的潮水透过生了锈的闸门释放,压成一调冽明。

      此身所处乃明日便要毁灭之地,可闻风煞丛篁,天地唏嘘,我却感不到丝毫的怜惜。这便是亡者之国,黯黮覆野,而在此只存活了两类人,以各自的方式催送生涯:一般是傀儡,是傀儡所统治的傀儡,高呼着傀儡英明、傀儡万岁;而另一般是游魂,是前朝一捧顽劣的遗骨,是苟延残喘中的幽灵,死死地抓着幻梦的衣襟,自灵魂深处发出不可抑止的悲鸣。

      一切将会以最高尚的方式走向毁灭,琴声如此咯咯地宣告。吾等将成为一个国家、乃至一颗星球的的介错人,身披黄泥血衣;那是最相宜的装束,也最能表述敬意。当一切声响遁入时间之怀时,我盘膝坐好,唱道:

      终了,终了。

      有人在夜里遥遥对歌,他的呼唤悠远又漫长:

      玄明,玄明。
      短打吧。大概。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