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浊殊一枚鸭
    个人签名:除了你和我,还有什么能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界限,成为永恒
    关注0 粉丝1 喜欢8内容3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6

    听风的歌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听风的歌


          清明湖畔的风又吹的轻柔。

       

      院边姑娘桃花映了满面,却有个少年不知世事,长发挽起,朱漆红唇,葱管纤手,只是一双剑眉添了些英气,才让人不误认为女子。

       

      “殿下,”岚澜恭敬地行了个礼,他面前的这个四皇子行动却明显慌张了起来,“岚大将军。”他匆忙回礼,全然没有注意到岚澜嘴角的笑意。

       

      “斗胆问殿下于此有何事,可否有微臣可以帮助的?”岚澜的眸中划过一丝狡黠,进一步试探道

       

      “赏景罢了。”少年的回答局促苍白,脸颊上那一抹绯红就暴露出他全部的心思。

       

      “殿下,人胜于景啊。”

       

      似乎,捉住了四皇子的软肋?

       

      木台上,槐故的眸子微微睁开,金色的眸子流光溢彩起来,斜长的刘海遮住半边脸。

       

      风顽皮的吹过,似乎想揭开刘海看看那半边脸庞,却被那只手拉下,一晃一晃,在阳光下有些阴晴不定。

       

      “你们,在哪。”

       

      一声低叹,他又无力地靠在台上,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白色的长衫上有触目惊心的红色。

       

      “我还能再撑下去吗?”

       

      槐故喃喃,眸中是三分疲倦,七分落寞。

       

      他从笔筒里抽出只笔,想尽力在面前的宣纸上写些什么,“咚”,笔落,朱红色染了半边宣纸。

       

      木门被推开。

       

      “吱呀”的木门被风吹动,一人进来,面前的少女一身黑色学生装,浅笑倩兮,看见他的一瞬却近乎愕然。

       

      “槐故?”她冲上前去问。

       

      “我没事的。”槐故勉力冲她笑,而她此刻才发现,槐故的身体只剩下骨架,而且冷的要命。

       

      她把手放在槐故手上,瞳孔中是暖意,“你手太冷了,我替你暖暖。”

       

      上次,那个人对他这样,是何时呢?

       

      风吹遍了世界。

       

      却无法带来她。

       

      那不如坐下,听一首风的歌。





      这里新人浊疏一枚鸭,大佬们多多包涵。

      LV.12
      任务达人
      好看,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