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浊殊一枚鸭
    个人签名:除了你和我,还有什么能跨越时间和空间的界限,成为永恒
    关注0 粉丝1 喜欢8内容3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5

    听风的歌 壹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听风的歌 1

           风,会带走你曾经在过的证明。


           帝都的中心,大厦林立,中间的那座红瓦砖房却幽深寂静。本应惹的有无数猎奇心理的人前去游览,可却冷冷清清。


       又是一个学年。

       

       夏韶陌拉着箱子在大学门口不知所措,清明大学这座私立大学在国内还是远近闻名的,可却没有宿舍,初来乍到的她对这座繁华的都市不知所措。


       住哪呢?


       眼光一扫,街角一隅,清幽的小屋吸引了她。


       云烟小栈?


       这种不落凡尘的名字怎么会落座在这个繁华的都市里?夏韶陌越想越好奇,便随着人流走了过去。


      “有人吗?”轻扣一声门,厚重的木门几乎落上了一层灰,刺啦一声被推开,在岁月中唱着咿呀的歌。


       抬眸,对目。不同于常人的金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斜长的碎隙刘海掩住了半边脸,眼眸中五味杂陈,似乎没有意外。他想伸手去触摸她的脸颊,手在半空中却放下。


       他微微扭头,想掩饰什么,随后勾唇含笑,“请问姑娘是想良宵一夜,还是同居?”


       事情发生的太快,她还来不及反应,便看到他在刹那恢复。

       

       “姑娘?”一声问侯,有些轻薄,把她惊醒,“嗯?”她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中的行李箱便被拿走,“看来姑娘是要同居。”玩味的声音,在对上了眸子。


       光看半边,那脸便如画中人一般,比女孩子还精致。


       “同居?”夏韶陌直接炸毛,“我才不要。”


       他把行李箱靠在墙边,把她拽在墙上,节骨分明的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那是一夜良宵?”近乎狡黠的笑,却无法挣脱


       那人的呼吸声在她耳边挑逗着,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香。轻佻的言语随风传入耳边,“那同居吧。”


       他退开身,去拿箱子,背影在斜阳下无限拉长,却越发凄凉。“我是‘云烟小栈’的掌柜,我叫槐故,韶陌姑娘。”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夏韶陌顿了顿,“莫非你想害我?”


        槐故望向箱子上的身份证明,继续微笑,“韶陌姑娘,我若对你有想法,你觉得你现在,还能在这站着吗?”他呡了口茶,刺骨的冷,原来自己还是知道冰冷的。

      他看到槐故面不改色的坐在藤椅上,说出那番难以令人启齿的话、


      夏某人的脸红了大半。


      她呆滞了几分钟,拉起靠在墙边的行李箱,默不作声的出门。“上哪?”他慵懒的声线又激的夏韶陌脸红。


      “我要走。”夏韶陌强装着镇静,压下心头的燥热。


      “那慢走。”槐故的腔调毫无起伏,夏韶陌奇怪的转身,却只见槐故一脸坏笑。


      木门被推开,关上。


      屋内剩下斜阳的血色,漾在他身上。他哑然失笑,摇了摇头,屋内只有他凄惨的身影。


      “回来就好。”


                                                 


       

      木门又被推开了。


      夏韶陌尴尬的站在那儿,却看见槐故仍坐在藤椅上,面前的茶水像没动过一样,摆在那,它不说话,只留到不牵挂时,向风传诵那段故事。


      “我又回来了。”夏韶陌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那个“了”在喉咙里噎住,差点没说出来。


      槐故走上前去,注视着夏韶陌。


      “既然来了,就别再走了。”槐故好像轻描淡写一般,伸手拿走行李箱,箱子的轮子在地板上划过,似是时光,似是那个冗长的夏天。

       


      三月扬州,烟雨丝丝。


      3岁的女孩倔强地拉着比她还幼小的男孩,眸子中的有的东西是她那个天真烂漫的年纪不该有的。


      男孩用他的手拉了拉女孩,怯生生的问,“姐,娘她怎么了?”


      女孩摸了摸男孩的头,勉强挤出一个笑,“娘去了一个很好的地方。”


      男孩疑惑问,“娘为什么不带我们?”


      她怎么说的,怎么回答的?


      突然忆起。

       

      “娘想让我多陪陪你,因为那个地方,会让我们忘记一切。”


      她很早时就不相信神了。


      可你的确去了那个地方。


      你不再记得我了。


       

      槐故在一个房间门口停住。


      “从此,这就是你的房间了。”槐故缓缓说,“我走了。”


      夏韶陌“嗯”了一声,呆呆的环顾四周,一切一切应有尽有。


      “你知道怎样伤害一个你最亲爱的人吗?”槐故一边走出房间,一边说,“她不再理睬你,你想知道个为什么,却发现——”槐故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十七岁的身子却如度过上百个世纪那样苍老。


      “为了使你的伤痕撕裂,她选择不在。”


      不知很多事,恍惚已多年。

      LV.12
      任务达人
      加油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