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短篇小说
  • 今日 0
  • 帖子 67
  • 关注 21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21 内容:67

    因果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安利尔,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对吗?”

               “当然,我的殿下。”

               这是我们的约定,但安利尔,你忘记了,你藏在腰间的匕首蠢蠢欲动,我知道,我的生命即将停留在你面前,可我却仍不想你为此而获罪,当你的利刃刺穿我的胸膛时,我只好奇一点,你是否会有所愧疚。

               他们都说,我是神的化身,我是血统纯正的皇族,可我的骄傲却被你这样一个平凡的人击碎。

               背负罪名的杀戮者,你的眼中可曾真的有过她,你的心脏是否也有为爱而悸动过。

            

               

              “殿下,苏伊殿下,你在哪?时候不早了殿下,我们该回去了。”

                人群中一位身着皇家女仆装的女子在街道上焦急的奔跑着,身后还跟着一群皇城的亲兵,他们在寻找的,是帝国最小的公主,苏伊。

               “阿姆,我在这。”

                苏伊粉色的小身影,在车水马龙中若隐若现,被称作阿姆的年轻妇人,冲向她,紧紧搂在怀里。

               “阿姆,你抱的太紧了,我一个人可以的,这里很安全。”、

                 “殿下我们真的该回去了。”

                “阿姆,我可以回去,但我能多带一个人吗?”

                 “什么人,殿下。”

                苏伊指向了不远处的角落里,一个衣着褴褛,骨瘦如柴的少年。

               “殿下,我想您不会需要这样一个瘦弱的侍卫,况且他的手脚被锁链锁住,他是奴隶,身份不明的奴隶,他也许会威胁您的安全。”

                “阿姆,他很可怜的,我看见他的时候,那些人牙子的鞭子抽在他身上,你也说了他瘦弱,不会对我有危险的。”

                “但是殿下…….”

                苏伊不待阿姆说完,就自顾自解下了一个亲卫的披风,走向了那个少年,轻轻的拉住他,将他带上了马车。

                皇家的马车徐徐的走在国道中间,自那日起,全国的百姓都知道,宅心仁厚的苏伊殿下,在路边,买下了一个奴隶,更有甚者,卖惨,试图能再次博得公主的青睐。但没有人知道,苏伊救下那位少年,是因为看见了他眼中的冷漠与淡然,这初生的兴趣,和命中的缘分逐渐展开。

                 

               宫殿内,已经换了一身行头的少年,安静的站在厅内,苏伊望着他,说道:“也许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

              他仍是不语。

               “你不说话,是不记得了吗,那我给你起一个吧…….”“以后你就叫安利尔,好吗,这是皇城里曾经最威风的将军的名字,无论何时他的眼睛里都是沉着与冷静,那是他独有的,可今天我在你的眼睛里看见了,你以后一定会是个了不起的人。”

               奢华的大殿内,响彻着苏伊甜甜的声音,叽叽喳喳的,却给偌大的宫殿带来了一丝生气。安利尔静静的看着她,这个给予他二次生命的少女,琥珀色的眼眸,栗色的长发微微卷起,似乎还带着一股舒适的香气。

              安利尔被阿姆安排成为了一名内殿的侍从,虽然配有刀剑,但安利尔的清瘦却让阿姆认为他难当大任,所以安利尔更多的时候,是围着苏伊端茶送水,逛花园。

               苏伊很喜欢和安利尔待在一起的日子,这个沉稳的少年,带给她的安全感,不似阿姆的聒噪,也不像亲卫的倍感规矩,他只是本分的站在她的身后,一言不发。

             “安利尔,在这里,每一个男子都想舞刀弄枪,想走上战场成为帝国的英雄,那怕是护卫我的亲兵也有高超的武艺,无论是什么职位只要接近刀刃,那么在他们眼中就是神圣的,而你却只能陪着我画画玩乐,你真的愿意吗?”

             一分钟,两分钟,苏伊等来的总是沉默。

            “你总是这样,医师说过,你的嗓子没有任何问题,可你从来不说话,总是奇奇怪怪的。”

             苏伊望向安利尔的眼神,逐渐充盈着失望,但她也只是拍拍裙摆,转过身,走向回廊深处。那些宫人,女仆也忙不迭的追了上去,只有安利尔仍然驻留原地。“殿下,苏伊,我只是不知道如何才能平静的对你开口而已。”

              四季轮转,安利尔待在宫廷里的日子已经有一年,原来清瘦的少年,如今长开了,他不同于常人的紫色瞳孔,随着他样貌的出众也越来越明显,他知道也许不能在等待了。时间的一点点流逝,安利尔不在是跟在苏伊身后的寡言的少年,而是真真正正成为了皇城亲卫军的一员,熟知宫廷内的每一处暗门,他也越来越多行走在黑夜之中。而悄然改变的除了安利尔也有苏伊,小殿下最爱去的地方不在是,回廊深处的花园,而是整座皇城最高的阁楼,那里总能看见驻守在宫门口的安利尔。她偶尔也会偷偷靠近宫门,好几次听见他和值班的侍卫长交谈,安利尔的声音酥酥的,不同于他人的冷漠,说起话来总是泛着温柔,苏伊有时候也会想,安利尔曾经一定是个很温柔的人,但是他又是经历了什么样的变故,才会沦落成为奴隶。但更多时候是在一个人生闷气,因为安利尔愿意和那些五大三粗的士兵们说话,也不愿意回她一句话。

            而这一年的冬天,也来的格外的早,帝国的第一场雪,带来的不仅有寒冷,还有灾难。

            “阿姆,雪越来越大,天越来越冷,当护城河的水凝结时,他们就会攻进来了,对吗。”

            “殿下,您的父兄们,会保护好这里,您的首要任务是好好吃饭学习,只有您过得好,陛下才能更好地顾着前方的战局。”

             “阿姆,我……”

             阿姆合上了殿门,苏伊的话还是被打断了。

              阿姆,你知道吗,有时候真希望我是一个男孩子,我也想像我的父兄们一样,保家卫国。她突然起身,走向了窗边,偷偷翻了出去,她避开亲卫们,轻轻地踏着雪,漫无目的的走着。

             “安利尔。”苏伊看见不远处的安利尔,站在了回廊的入口处。

              “殿下,会好起来的。”

              “安利尔,这是你第一次对我说话,谢谢,我们会赢的。”

               “当然,殿下。”迎着月色,安利尔一步步,走向苏伊,轻轻牵起她的手,“殿下,您该回去了,天气很冷。”安利尔微热的手掌包裹着她,少年的眼中只有她的身影,那一刻苏伊的不安逐渐瓦解在安利尔的陪伴中。

                “杀伐不会停止,弱肉强食,战争随时会爆发,您不可能永远活在安逸中,但我会尽我所能,护住你,因为,我的小殿下,带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安利尔,你会永远陪着我吗?”

              “一定。”

              苏伊逐渐浸泡在了安利尔的温柔与坚定地守护中,可她似乎忘记了,一个一直以来淡漠的少年,一个尽管她救下了他的姓名,却都不会及时说谢谢的少年,又为何会在国家危机动荡之时,突然·转变对她好言相待。

              伤痛与背叛,将在温柔中扩散,黑夜终将到来。

            “殿下,军队们逐渐在香外城收拢,护城河的水,也已经有薄冰了,陛下的意思,希望您和王后能够尽早从暗道离开。”

             “阿姆,不是说会好起来的吗,父皇以前总是会带来捷报,这一次为什么会这样。”

              “皇城内有间谍,陛下的谋划,似乎被洞察了,殿下,您必须离开,只要您活着,帝国的血脉在,那,么帝国就不会倒下。”

              阴湿的暗道内,有流水声,有老鼠的叫声,纵横交错的暗道深不见出处,她紧紧握住阿姆的手,她的母亲,帝国的王后终究选择留在了宫殿内,与她的君主,共存亡。泪水已经要干涸,她只能不停的奔跑,未曾察觉的身后的亲卫一个个倒下。

             “殿下!”

                护在她身后的阿姆,猛地将她一推,苏伊措不及防的倒下,而阿姆,却张开了双臂,替她接住了数十支利箭。

               “殿下,别回头,一直走下去,就像我告……告诉您那样。”

               她迅速的起身,往前充,箭仍然未停止,她很累,却不能停下,直到在拐角处,撞上了坚实的臂膀。

              “安利尔,你怎么会在这,快跑,后面有箭。”

              “安……”

                那双紫色的眸子,在黑暗中微微泛光,那是夜族的标志。

               面前的少女眼神逐渐迷离,向后仰去,最后看见的,是别在少年腰间的匕首。

               安利尔,原来是我引狼入室了吗?

              

            

              再次醒来,苏伊的四肢被链条所禁锢着,浑身无力她只能趴在散发着恶臭的湿地上,就像最初见到的安利尔一样狼狈不堪

              她微微抬眸,只看见那个少年褪去盔甲,身着皇室的服装,这才是他原本该有的样子吧,可还是不愿意相信,那个瘦弱的,需要我来拯救的少年,如今会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安利尔….”

               “殿下,您的城池,已经归属于我们了,帝国就要改朝换代了,你会沦为婢女,任人宰割,就像你最初遇到我那样,您总是可以伸张正义,无忧无虑的笑着,而我,却要背负灭族的灾难,艰难的在仇人的眼底活着。”

             “我从您的眼睛里第一次看见了仇恨与懊悔,这应该是是你生平第一次拥有这些糟糕的情绪吧,但是没关系,接下来你都要在这样的情绪中苟活下去。”

             “安利尔,这就是因果轮回吗,我恨你,就像你恨我一样,既然结局是不欢而散,那么你那些短暂的温柔,又何必拿出了,恶心彼此。”她几近是咆哮出来的,她的咬牙切齿,他却视若无睹。

            “这些问题,您可以自己慢慢思考。”

             重重的关门声,落下,留给苏伊的将是不见天日的空白。

              懊悔,与害怕。

            “阿姆,假如我听了你的劝告,没有带他回来是不是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看中了我的仁慈,也利用了我的同情。

           这世间就是这样因果循环的报应,父皇,在灭杀他的种族时,你是否也曾想过因果报应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