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双兰】我家小可爱是女儿身(四)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花木兰早已见多了血:喷洒的、流淌的、干涸的;人血、兽血、魔种的血;敌人的血、同伴的血、黎民的血;不管是颜色还是味道对于他而言已经过于熟悉。因此他不怕。

          一贯警惕的性格已经不允许他放纵自己去认为“搞不好只是受伤了”,但他仍然犹豫着是否要介入这件事情。假期不假期还是小事儿,但若是人家只是在哪家肉铺打零工宰猪肉,自己岂不是多此一举了吗。

          不过想一想冰山脸的班长面无表情地举起菜刀,再带着杀人的表情狠狠剁下、双手呈给客人的样子,未免过于滑稽。

          花木兰想着想着就笑了,他总觉得这个男人还有很多值得去发掘。

          不论是哪一方面。

       

          第二天,花木兰怕这个班长再提出什么变态的要求,干脆就把束胸扯紧,把外套晾在了家里,穿着白衬衫就走进了教室。他身材很好,肌肉匀称而不夸张,看呆了一众新迷妹。花木兰翘着二郎腿吸着一袋儿牛奶,口齿不清地说:“不好意思哈班长,我看你长得不错,估计我这一来抢了你不少迷妹。”

          兰陵王拿眼神回复:喝你的牛奶。

          花木兰:“班长,今天放学也去酒楼里见‘义父’?”

          这话一经他出口就不明不白,平白无故的啤酒肚商人就被说的带上了点暧昧色彩。娘的。

          兰陵王:……

          花木兰:“班长你这样不行,不回话、别人以为你是聋子怎么整?”

          兰陵王彻头彻尾的无语了。花木兰对他莫名其妙的亲近让他感到十分不适。故土上人们十分讲究尊卑,王子更是高高在上的,没受过半分委屈,但也同样无人真心对待,一心只想着利用。兰陵王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现在在这片罪恶的土地上,他只不过是一个隐姓埋名的复仇者,低贱、卑劣,靠杀人为职业,以暗夜和人潮做掩护,不能过分讲究以往的身份。可同时被平民嘲讽和被其用心对待,这两种感觉皆是陌生的,让他感觉到了一丝示警和紧张。

          兰陵王直截了当地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花木兰愣了一下,笑得天真无邪:“跟帅哥套套近乎啊。我从来也没说我只看得上妹子。”

          兰陵王:那你真是个套近乎鬼才。

          花木兰拿手比了个“耶”,一副谢谢夸奖的样子。

          兰陵王忍住了将他揍得脑浆四溅的冲动。

       

          十一点半,花木兰早上刚吞下三个包子、两袋牛奶的肚子叫个不停。从昨晚起没有碰食物的兰陵王听得真切。

          花木兰总归有点不好意思了,想着要么把束胸移到肚子那块儿、憋死那个瞎叫唤的小破玩意儿得了。他叹了一口气,垂头丧气地往食堂走去,留给全班一个孤独的背影。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兰陵王也迈着长腿走了出去。

          众人大惊。

          “不会吧,班长和这个新来的……

          男生惊呼,女生在悲伤的同时大喜。

          素来少言寡语的兰陵王竟然听到骚动声又折了回来,对着全班解释了句:“他欠我一个月午饭。”

          这句话本来解释得足够清楚了,可奈何几个该死的女生某类小说看多了,挑起了一个新的谣言:震惊!帅哥转校生和班长私下交易,以某种服务换取一个月午餐!

          花木兰听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就明白了为什么兰陵王脸黑得像只把汁吐了自己满脸的墨鱼。

          兰陵王难得宽容大度地解释了一句,没想到解释成这样,整颗心都气得抖了三抖,一咳嗽把半颗狮子头完整地咳了出来。

          花木兰:鲸了,班长,你没事吧?

          兰陵王:没事。你接着吃。

          花木兰:我觉得很有事啊, 你怎么一口气吞了一整个狮子头,不咀嚼吗?

          兰陵王:你的注意点可能有点毛病。

          他们选的食堂位置靠窗,正午未至时灿烂的阳光洒在了花木兰的身上,让他的肌肤绽放出珍珠色的光华。花木兰的肤色并没有兰陵王那么白,却一眼见了便是让人舒服的。兰陵王,作为贵族,是无法像普通孩子那样见到天日的。他看尽了家乡娇娘的歌舞,在偌大的宫殿内念过不计其数的童谣,只是无法踏出那宫殿半步。乳母时常会牵起他的手,带他去后花园里拍球、给他讲遥远的大唐土地上所发生的奇闻逸事。有时他任性了,会拉着先生的手,恳求他去那同一片花园里教书;先生不敢不从,只得战战兢兢地握着书卷、弓着腰叫他先请走。被父母捉到时,总是要连着他和先生一并教训一顿的。父母说了,他的脸庞过于危险,可以引起太多太多的纷争;国家并没有想要隐瞒他存在的打算,各人都知道有这么一个被封“兰陵王”的王子,却不知晓他的真名和面孔,直到最后的最后。现在想来,兰陵王认为父母早已做好死亡和被大唐征服的准备。

          那是兰陵王唯一对于故乡天光的记忆。他时常会被学校里的某些小混混羡慕又嫉妒地评论为“病态”,甚至有人鼓起勇气来问他是不是高中前二十四小时都泡在网吧里。   

          兰陵王反而那样希望。他不知不觉撑起了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花木兰鼓着腮帮子与碗里的饭做搏斗。他突然觉得,大唐的太阳在这个少年上没有那么糟糕……直到花木兰不合时宜地打了个嗝。

          兰陵王:“不检点。”

          花木兰想都不想就回道:“比不上班长日夜出入酒楼不检点。”

          兰陵王想着花木兰是这辈子不会放过他这个把柄了:“注意形象。”

          花木兰:“勿与义父夜夜笙歌。”

          兰陵王:?

          他开始逐渐不理解花木兰的想法。

          花木兰很爽朗地如约帮兰陵王结了帐,突然转头和兰陵王说:“逃学吧。班长。”

          兰陵王嗤笑一声:“你知道我是班长还这么和我说话?”

          “这样吧,班长。不逃学就陪我玩我昨天所说的那个游戏。”花木兰摆出了一副阴谋得逞的样子。

          “说来听听。”兰陵王今天好似心情不错,决定妥协。

          “我们各说三句话,一句真话,两句谎言,不许说‘我是活人’或者‘我其实是僵尸’这类的废话,否则追加三条。一轮一轮地重复。”少年的面容带着说不出的狡黠。

          兰陵王神色一冷,心中刚被化开的小角落又原封不动地冻了回去。这个少年,果然还是没有看上去那么真诚。

          花木兰清了清嗓子:“我先开始。

          “1. 我同父母居住。

          “2. 我并非来此长住。

          “3. 我的爱好是大提琴。”

          兰陵王一条不落地记下了。他当机立断排除了第三条——花木兰的手上有许多来历不明的老茧和伤口,可无一是在靠近指甲的指腹上的。这剩下了第一条和第二条。兰陵王心中有一点奇特的感觉,告诉自己花木兰不会拿第一条那样无趣的事实来刺探自己。那么便是第二条了,尽管有一半是靠直觉;这也解释得通——花木兰本就不知从何而来,无法肯定他不会在哪一日再扬长而去。

          到兰陵王了。他信口胡诌:

          “1. 我喜欢小提琴。

          “2. 我也是这所学校的转学生。

          “3. 我唱歌很好听。”

          三条谎言。兰陵王脸不红心不跳地说了出来。他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杀人放火他都干得出,更何况是欺骗一个玩心大发的小同学。

          花木兰好似没察觉到,接着说:

          “1. 我杀过人。

          “2. 我敲死过八十七只蟑螂。

          “3. 我看上班长你了。”

          兰陵王不动声色地排除去第二条,可这一回第一条和第三条却让他无法分辨了。花木兰的确不是一个普通人,手上有过人命也不足为奇。可第三条……?听来诙谐,兰陵王却在感情方面迟钝得很,不知她所说是真是假。

          但兰陵王思索再三,信了第一条,开口报道:

          “1. 是我故意安排同学们制造那些谣言。

          “2. 我此时此刻认为你方才说的第三条是真话。

          “3. 我是唐人。”

          还是三条谎言。谁知花木兰愣了一下,突然笑了。

          “班长你确定,其中有一条是真话?”

          兰陵王扭过头去,摆出一副你爱信不信的样子。

          谁知花木兰一笑:“哦——是这样啊。”

          兰陵王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太对劲。

          花木兰慵懒地一合眼:“不玩了不玩了,我想知道的东西已经晓得的清、清、楚、楚。”

          一字一顿,听得兰陵王心底不安逐渐如硝烟般弥漫开来。他知道花木兰这话说的半虚半实,但那半实才是让他最担心的地方。

          花木兰在他愣神这会儿已经走远了,兰陵王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不可忽略的错误,狠狠地一拳头砸裂了桌子。

          花木兰分明说了不能说“废话”,而对于唐人来讲,强调“我是唐人”分明就是一句废话。这就等于告诉花木兰,自己并非是大唐之后;更告诉了花木兰,自己这三条都是谎言,是在刻意掩饰着什么。

          兰陵王向来只杀人不言语,从未玩过这般游戏,也从未在一瞬之间输得这么惨烈。而自己身份的事情,乍听还好,可若是被有心人听去,自己便会成为被万人追杀的对象。

          因此,就算花木兰是个普通的高中生,就算他对花木兰其实略有赞赏,这个多管闲事的少年也注定无法活命了。


      【双兰】我家小可爱是女儿身(四)

      长歌的文笔好棒,不过这么好的文我竟然能抢到沙发!! [s-20] [s-11]

      回复

      可恶我竟然没有抢到沙发。疯狂给师父打call!!!!!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