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饮雨醉东风
    个人签名:旧户:竹冉 随缘写文,主一梦江湖( •̥́ ˍ •̀ू )
    关注4 粉丝5 喜欢13内容9
    广西·南宁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故事【五】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老伯,您的药。”墨离将一个药包递给面前的一位发须皆白的老人。老人接过药包,道了声谢,撑了把伞,慢慢离开了。

      “师傅!”染年撑着伞在门外喊道。

      “嗯?阿年今日为何这么早就回来了?”墨离放下了手中的书,转身倒了杯茶。

      染年收好伞,放在门边,接过墨离递过来的茶,谢了一声,一边喝茶一边说道:“今天没什么单子……咳咳咳!”染年一个不小心呛到了。

      墨离看了看门外,说道:“……你回来的路上看见寒笙了吗?”门外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

      “没……师傅放心啦,师兄一定没事的。”染年喝了一口茶也看向了门外,“……话说,师傅是怎么知道师兄在芳菲林那栋客栈里的?”染年望向了墨离。

      “……找人打听的。”墨离收回视线,正准备拿起医书,门外出现一个蒙着面的人,见墨离看了过来,便昏了过去。墨离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看,这人是个男的,脸的下半部分被围巾挡着,手上拿着把匕首,是个暗香弟子。腹部被捅穿,背部,手臂,腿上都有零零散散的伤口,血腥味很重。墨离确认他昏过去之后便把他抱去了一间房内,安置好后转头对染年说:“阿年,帮忙接一盆水,直接搬进来。”转身就回房间了。

      “好的!”过了一会染年捧着一盆水进了房间:“师傅,我放在这了。”然后染年就自觉的帮墨离看起了药店。

      染年看了看墨离放在桌上的医书,也没有拿起来,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默默想起了刚刚进入云梦时的那些师姐们,师傅似乎和她们很熟,常常与师姐们在汤池聊天。渐渐的,一年过去了,她在入秋时回到了云梦,看见一些人走的走,散的散,师傅的话也越来越少了。一些还留在云梦的人劝师傅出去散散心,也不知师傅想到了什么,隔了几日便带着她离开了云梦,在金陵找了做房子住下,还开了间药铺……染年望了望四周,微微叹了口气。

      敲门声响起,染年看向门外:“……师兄!?”染年让他俩坐在椅子上休息,去倒了两杯水放在那两人的桌上,自己去看叶寒笙的伤势。叶寒笙拿过水一饮而尽,然后就听见了染年说:“师兄,把衣服脱了。”叶寒笙差点就呛着,旁边的洛晨一连咳了好几声。

      “师妹,好歹给师兄留几个面子。”

      “背后伤口带毒,你不脱我帮你脱了。”染年见他迟迟不动手便试图上前。

      “咳咳……”洛晨咳了几声试图掩饰尴尬。

      “行行行!我自己来!你去整药,我自己来,自己来。”叶寒笙成功把染年打发走之后,便和洛晨说:“那是我师妹,染年。”

      “……她很关心你。”洛晨拿起杯子喝了一口,“话说,你真的要你师妹过来帮你脱衣服吗?”洛晨指了指叶寒笙身后拿着药和绷带,笑的非常“和善”的染年。

      过了一会,染年帮叶寒笙绑好了绷带后,收拾好东西便和洛晨聊了起来,“在下染年,多谢道长救了师兄。”

      “不必,他也救了我一命,我也救了他,算两清了。”洛晨笑了笑。“贫道洛晨。”

      “阿年,师傅呢?”叶寒笙四处看没看见墨离,便转头看向染年。

      “刚刚你们来之前,门口晕倒了以为暗香弟子。”染年指了指身后的那扇门。

      他们三人闲聊了一会,墨离便走了出来。

      “师傅!”叶寒笙向墨离招了招手,墨离只是笑了笑,去拿了几份药材便又回到了房里。

      “师傅救的是什么人啊?”叶寒笙又闲得慌便继续问染年。

      “我也不知。”染年摇了摇头。便看见洛晨一个人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她想上去说个话。但看见叶寒笙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两个人便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看似正常的画面,染年总觉得哪里有些许不对。

      “道长,我没欠你钱啊?”

      “哦?那你路上为何说:没钱?”

      “以前山上来讨债的武当弟子一个接一个的,莫名其妙就说顺口了……”

      “那肉偿也是顺口?”

      “……是。”叶寒笙默默用手挡住了眼睛。

      染年微微震了震,心想:这两人有点东西啊。“你们慢聊,我去看看师傅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完便快步离开。

      “……对了,叶少侠,那一晚你可有看见什么?”洛晨看向叶寒笙。

      “道长叫我寒笙就好,那一晚……并没有什么,只是风比较大罢了。”叶寒笙有些疑惑但并没有问出来,他手指有意无意的敲着桌面,开口道:“道长明日可有空闲?”

      “嗯?可有什么事吗?”

      “我想和道长一起去逛一逛灯会。”叶寒笙笑了笑。

      “……嗯。”毕竟近几日也无事可做,难得来一趟金陵,那就逛逛吧。“那我先走了,明日再聊。”洛晨起身,整了整道袍便离开了。叶寒笙向他挥了挥手后,便撑着个脸望着门外,一言不发。墨离和染年一起走出来的时候便看见叶寒笙像个木头一样看着门外。

      许是听到另一边有动静,叶寒笙转头看向墨离那,“师傅……我回来了。”笑着说道。

      “回来就好。”墨离点了点头,转身去到了杯茶慢慢喝了起来。“可有受伤?”墨离抬眼望着他。

      “受了点小伤,不碍事。对了,师傅,问您件事儿……”叶寒笙说着说着突然正经了起来,“那金陵叶家的叶承,您可认识?”染年抬眼看了看,默默去整理药材。

      墨离思考了一会,说道:“认识,你问这作甚?”墨离疑惑的看了眼叶寒笙,叶寒笙拿出了那张榜单,墨离接过,看了眼名字,“叶承突然找上你,还是以这种方式,这是我最想不明白的地方……”

      “对吧,一个素未谋面的人找上门,我还不认识他。”叶寒笙抬头望着木板,想着什么。

      “不,你们并不是素未谋面,但你不认识也情有可原。”墨离一边喝着茶,一边将榜单放下,继续说道:“他是你的表哥,小时候便见过一面,在你刚下华山时也见过你一面。”

      “?可小时候的事情我没印象啊?下山的时候又是什么时候见到的?”叶寒笙又开始了满脑子的问号。

      “唉,罢了,今晚再继续讲吧。”墨离突然叹气,默默拿起了身旁的灯,“雨停了,天也要黑了,该回去了。”

      “师傅,那里面的人呢?”染年看了看身后房间的门。

      “他已经离开了。”墨离走过去,推开那扇门,只看见了一扇未关上的窗。

      LV.12
      VIP
      任务达人
      打赏了9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