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lll很呆
    个人签名:写古风文,还有做自己
    关注2 粉丝4 喜欢32内容11
    浙江·丽水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3

    突然就有了灵感……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鹅毛飞雪,福宁已在这盛放的梅树下伫立了一日。

      她的身影单薄而挺拔,如身旁的雪中梅树,一身傲骨。

       

      三更寂静夜,雪仍未停。

       

      此时手脚被融化的雪水和严寒的冷气冻得失去知觉,鞋袜湿透,寒冷彻骨。

      福宁用力收了收腰腹,停住自己摇摆不定的身躯。从早晨站到日暮,她始终抿着唇,丝毫没有半句示弱。死灰的眼里,还闪烁着最后一点希冀的光,倔强地望向前方。

       

      终于,不远处亮起了点昏暗的光。

      大雪中朦胧的朱雀桥,枯草深雪,那柄素白熟悉的伞慢慢地进入视线。

       

      那一刻,周遭似乎喧闹了起来。福宁只觉得眼眶发涩,从喉咙里轻轻发出沙哑的呜咽。

       

      ——师父,您终于来见我了。

      福宁情不自禁地朝前迈出一步,眼睛却从未离开从朱雀桥上走来的人。心中的惊惶激动令她忘了自己本来体弱,再加上一日夜水米未进,又强行久站。天旋地转,风雪漫天,眼前最后的画面是桥上和记忆里一模一样清冷的人,停住了脚步转身离去。

      苦涩的泪水,涌出眼眶。

      浮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归途?

      “听说今日要来个小师妹,还是乖巧可爱的那种。”

      “师兄,你可别又动歪脑筋欺负小师妹啊。”

      “哈哈哈怎么会呢!”

      两个少年的身影已经远去,嬉笑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福宁下意识地握紧了兄长的手。

      兄长在她面前蹲下,额前的碎发被轻轻拂开,兄长的笑一向是温暖如春。她记得他眼里温柔的安抚和担忧的询问,问她是否害怕。那时她没有回答,用摇头掩饰眼里的忐忑不安。

      随后兄长便牵起她,走进深深府苑,走进肃穆高堂。天空明净透蓝,有云飘过。高堂里一双平静到没有波澜的双眸,也望了过来。她不记得自己当时看到师父后是个什么局促样子,但那时心里的敬畏与一瞥惊鸿如今仍然不减。

      世上怎会有如此好看脾性又清冷的人?有,独师父一人。

      她早就听闻师父在外的盛名,可别人口中洋洋洒洒的长篇赞美,比不过简简单单的亲眼一见。谪仙的名,从来不是无端起的。端坐在椅子上的人,长身而立的师父,一步步不紧不慢走来。连声音里也带了清冷疏离:“一入空冥,便要忘却前尘旧事。公主可是想好了?”

      她不知所措,抬头望向兄长。费心遮盖掩埋的身份被一干二净地揭开,揭开的人毫不留情面,令人难堪。兄长牵着她的手在发抖,不,他全身都在发抖。“请、请仙人收留福宁!”兄长直挺挺跪在地上,颤抖地弯下他从不折服的脊梁,“请仙人收留妹妹!来世我甘愿做牛做马,只希望仙人能保福宁一命,让她好好活过这一生!”

      福宁乖顺地跪在了哥哥身边,却不懂他为何放下母亲教过的尊卑,一遍遍对面前的人磕头。那时的天下风云——前朝破灭,新帝改号。凡对帝王之位有威胁的人,一个不留。不过那些都离她很遥远,她只需要记住兄长的叮嘱,记住今后能庇佑她的只有师父,记住师父的“忘却前尘旧事”……

      “福宁,若我们还能相遇,不知你还会不会记得我这个无用的兄长……”

      “以后,你便唤我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师,记得了吗?”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