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原创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248
  • 关注 101
  •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1 内容:248

    另一个由灵感而来的福宁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尘世陡然安静。

      雪覆盖在宫墙檐牙上的声音,我听见了。

       

       

      前些日子听嬷嬷说要下雪,一年里头我最期待的就是下雪的时节。元郎也知晓我爱看雪,于是在他得知要下雪后,便特别兴奋地来寻我并告知我这个好消息。

       

      “福宁,福宁,我的公主!你听说了吗?过几日便要下雪了。”元郎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动,他的声音里有抑制不住激动。我面带笑,语气带了点得意:“你的消息未免也太慢了,我可早就知道了。”今日不知怎么,他的人影总是晃动不停,兴许是太高兴的缘故吧。我无可奈何地,只好伸出手在空气里寻他。

       

      一双温暖的手握住我的,我笑得更加灿烂了,就像心里遗失的宝贝被找到。元郎在我耳边叹了口气,轻轻抱住我,我可以感觉到他把下巴搁在了我的发顶:“福宁,傻公主,怎么独独偏爱这雪呢……”

       

      我依旧笑得灿烂,只是鼻子有些发酸:“元郎,可惜今年我还是不能陪你一起看雪。”

       

      “傻福宁,你的眼睛一定可以治好的!”

       

      心中苦涩——我如今碧玉年华,本是大好年纪,几年前却慢慢无法再视清物。世间于我,已经模糊。父皇母妃疼我,为我寻遍了全国上下的名医,每位的说法都和太医院那几位出类拔萃的一个样,说是:外物所致,无法医治。元郎不信他们的话,一直坚信我的眼睛可以治好。

       

      元郎信我眼睛可治,我信元郎。

       

      下雪那日,元郎牵我走出小轩。我提着一个小手炉,将自己裹在松软温暖的狐裘里,任由他带我前往皇宫中的任意角落。天气挺冷的,我心里却无比暖和。视野里有团浅色的蓝云在移动,我先是愣住,后哈哈大笑:“元郎,我猜你今日肯定是披了那件披风。”

       

      蓝云停了下来,我根据色彩的变换,猜测元郎是转过身面向了我。下一刻,他的手触碰到我的脸颊,摸了摸:“福宁牙尖嘴利的,定是想笑我反悔穿了这件蓝色披风。”

       

      我们所探讨的披风,还是在我尚可看清时,特意赶做出来送给他冬日穿的。我女红不好,披风做出来丑不拉几,元郎见了特别嫌弃,发誓说这辈子都不想穿这件披风上街。诚挚的心意被误,我气恼地怼他,说有本事他就真不要穿。没承想后来几年他真的就没再穿过,我为此生气了好几回,最后还被母妃嬷嬷笑话,几乎是每年冬季都要拿这事说笑一次。

       

      谁知今日他竟然穿了,不仅穿了,还穿着上了街。这可真是天下头等稀奇事!

       

      “傻福宁,这披风是你对我的好。而我也想对你好一点,再好一点。”元郎捉住我的手,领着我慢慢俯下身子,我整只手没入冰凉之中。我抓握住一把雪,感受到它被我握实,捂化,最后成了我手心的一抔水。

       

      “你感觉到它了吗?”“我感觉到了,和记忆里的一样。”“嗯,和记忆里一样,福宁爱雪。”

       

      元郎你总说我傻,明明你才傻。傻元郎始终记得我的喜好我的习惯我的脾性,其实呀,我最爱的雪——是你。

       

      你和我曾探讨过前人对雪的别称。你说每每与我一起并肩立于雪中,你总会想起李昌谷那句“宫城团回凛严光,白天碎碎堕琼芳。”你说你想忘却朝夕,只与我共赏琼花。

      我觉得这篇和另一篇的思路很像

    • lll很呆这篇写得时间早一点
      拉黑 3天前 电脑端回复
    • lll很呆受最近看的书的影响
      拉黑 3天前 电脑端回复
    • lll很呆文风有变
      拉黑 3天前 电脑端回复
    • lll很呆这个福宁的岁数应该大一点
      拉黑 3天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LV.12
      VIP
      任务达人
      打赏了6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