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他太懒了,什么都没有写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1内容56
    美国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4 内容:186

    啊,是亮懿的半吊子短打。。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我醒时正值行将谢世的四更天,青柴在黧火中绽裂,暝途生着细密的簇雪。强风滋起了大抵是半里外处的催蹄之声,我闭目塞听,装得不省人事般,臆想着某种淹溺感,佯作沉于一座子虚乌有的绮彩乡中。皮毛略单薄的走兽撑不起衰弱的肉躯,葬在了这一轮苍白的雪浪之下,风便是隆霜的尖刀。其刃借风哅哅而行,震散薄霜,给每一指裸露的皮肤留下的是宛若吴戈乱剐般的痛与寒。而寒过后......是炙热,是潜行皮骨间的灼人狂涛。遣击余下的痛楚却依旧不去,我被炽白的雪焚得体无完肤。但我却说:冷、冷。


      回到那八楹幽邃的殿宇,那是所谓无知的渊薮,所谓雕栾绮节所无法支撑起的霾。年不至绮纨的小囚盘桓于日与夜的边际,沉疴与幼躯牵缠。血流即将冷却时携来煮水般的燠热,在密不透风的管路内无处蒸发。他们不知所措地垂手而立,看着孩子小小的病体噤若寒蝉,又或许由衷地认为是个新奇的物什。那时我并未挣扎,只是昏沉地扫望他们的无措,恹恹地谎称“冷、冷“,也颇无奈。

       

      劣习难黜,无以解惑时我只扼腕揣下了这般的解读。而借此得知我已然转醒,矮丘下的诸葛望了我一眼。“不是商队,“他回答,尽管我并没有询问或是询问的意图,“没有商队会在这种时候行进。”

       

      我立起身来远望,他却皱眉:“我们应当把火灭掉。”

       

      “灭了吧。“我知悉自己并无拒绝的理由,于是选出矮丘较为平缓的一面屈膝滑下,飞沙走砾悉悉地扬了满身。诸葛独自将厚重的毡布掀来,有些吃力地上下拍打着熄去了墨色的火光,最终将一切归还于寂夜之中。那之后我们并肩靠在丘下,没有睡意也没有言语,待风摧碎馀烟,定定地看向远空。我足下掩有一只渡鸦的骨骸,其形有一半溶做了黑魆魆的腥雪;我不知道它如何或为何远赴此间,但我敢肯定诸葛没有看见。

       

      ……

       

      一切都没入无声之中。残破的雪雾,那便是裂刃的战镰,躏轹了浊流下有如八恒河沙的骨,于是壮歌饮砾,万马齐喑。崖壁,海岸,丘垤......无需睁眼,一切都在岑寂中错动。我醒时正值荼幕落野的隆冬,却无法觉察时下寒暑;旧字堪怜也终是戕死喉间,这一点我本应当欣喜逾恒。

       

      可他依旧在看着我,似是在诘问我铭记或遗忘了第几个冬。

      啊,是亮懿的半吊子短打。。

      这文笔,我哭辽!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