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饮雨醉东风
    个人签名:旧户:竹冉 随缘写文,主一梦江湖( •̥́ ˍ •̀ू )
    关注4 粉丝5 喜欢13内容9
    广西·南宁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4 内容:186

    故事【六】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此时在金陵城的另一边,洛晨在一座酒楼里默默看着窗外,看着眼前的渐渐落下的夕阳,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过了一会,洛晨听到了酒楼下的喧哗声,便悄悄开了个门缝,往外看了看。

      “掌柜的,今天有没有看见一位身着玄色道袍的男子进来?”那人身后背着一把剑,一副江湖侠客的打扮,手里拿着张纸。十有八九是接了自己的红榜,来杀自己的。

      洛晨悄悄关上门,重新坐回椅子上,丝毫不慌张,甚至倒了一杯茶默默品了起来。当那位侠客发现门没有上锁,并且把门推开时,眼前便是洛晨坐在桌前喝茶的画面。侠客二话不说直接拔出剑,眼睛紧紧地盯着洛晨,生怕这人一不留神就跳窗跑了,自己今天的银子就拿不到了。

      洛晨见这人拔出了剑,但却迟迟不动手,看来是不清楚自己的实力不敢轻易下手。洛晨放下茶杯,面无表情的起身朝那位侠客走去,那侠客也不惧,直接冲了上去。洛晨见那把剑是冲着自己的命来的,便往右一撤,又冲到侠客面前,右手掐着他的脖子,侠客当场命丧黄泉。洛晨看着他的手缓缓垂下,便放开了他的脖子。洛晨简单的收拾了下房间,拿好了自己的行李,便拎着尸体跳窗来到一口水井旁,把尸体扔了下去,之后又到河边洗了洗手,叹了口气。

      “啊湫!……啊洛道长。”

      “染年少侠?你为何在这里?”洛晨听到动静后,手中立马捏了一个剑诀,但转头发现是染年后,手中的剑诀就默默散了。

      “道长叫我阿年就好,啊,刚吃完晚饭出来走走。”染年身后背灯,朝洛晨打了个招呼,问道:“洛道长这么晚了还不回住处休息吗?”

      “贫道还得出去办些事情……阿年若无事的话便早些回去休息。”洛晨说完准备抬脚就走。

      “哎,洛道长等等,若是没有地方落脚,不妨到在下的住处休息休息?”叶寒笙不知道从里冒了出来。染年看了看他们俩,默默离开。

      洛晨愣了一会,说道:“……不必劳烦,我另寻一处便是。”说完又准备抬脚走人,谁知叶寒笙直接拉过他的手腕,小声说道:“接了你红榜的人不只一人,而且现在进城,你无疑是那些杀手最大的靶子。”看见洛晨脸色沉了些,便一边拉着他一边走。

      “你……为什么要帮我?”洛晨试图挣开叶寒笙的手,试了好一会都无事发生,索性就任由他拉着。

      “嗯……我乐意。”叶寒笙不拉着洛晨的手腕了,改为拉着他的手,并且回头对他笑了笑。正好洛晨抬眼看他,那少年的半边脸被夕阳镀上了一层金光,眉宇间皆是欣喜,笑脸印在洛晨的眼中,他只觉得脸上有点微烫。俩人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一扇大门前,洛晨四处打量着这座房子的周围,而叶寒笙已经推开了门,带着洛晨走了进去。

      “回来了?……这位道长是不是今早见过的那位?”墨离正准备离开,便看见了叶寒笙和洛晨俩人在门口站着。

      “嗯,他叫洛晨。”洛晨向墨离抱了抱拳,墨离也向他回了礼。“对了,阿年呢?”

      “在后院。”墨离打量了一下洛晨继续说道:“寒笙,我需要回师门一趟,这几日怕是回不来。药铺的事交给阿年,若有急事写信给我。”墨离说完,递给寒笙一封信转身向洛晨说:“洛道长,今夜招待不周,十分抱歉,但我的确有要务在身。若道长有什么难处跟寒笙说便是。”说完便骑着马离开了

      ----------------------------------

      我是鸽子 

      LV.12
      VIP
      任务达人
      打赏了6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