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逝将去汝
    个人签名:正在看《你好,旧时光》
    关注8 粉丝8 喜欢68内容45
    江苏·徐州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6 内容:252

    我听见你说,你爱慕我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1】我听见你说,你爱慕我

       我初初见你,才知道,爱慕是什么。

        我还没出生,母亲便草草的将我许给刚刚学会走路的延皇子。延皇子的母亲是我母亲的闺中密友,也是当今皇上的贵妃。

        是我高攀了,自是没话说。倒是我那弟弟总拿它来搪塞我,一时到叫我羞也不是,哭也不是。

        可是,我自出生以来,就没见过这个传说中的延皇子。说起来,怕也是我母亲饭后瞎许的。懂事以来,就再也没将此事当作事儿,想想这亲也是结不成的。一个是皇子,一个是四品小官的女儿······

        元朗,我的小师傅。我及笄那年,他也才经弱冠之年,不过他尚未娶妻。以此,我不知打趣过他多少回,时时笑而不语,倒成了他独有的风格

        若说我不喜欢元朗,怕是没人敢相信的。将我许配给元朗,父亲是有此意的,母亲早就不把我与延皇子那件婚事放在心里了。

        只是,我从没听元朗讲过他爱慕我。

        及笄时,元朗送了我一支玉簪子,刀工十分精美,我简直爱不释手。雀跃的心情全都洋溢在我的脸上,他意外的捏了我的脸,从我手上拿走簪子,为我戴上。

        俏俏,及笄了,你该有一个正式的名字了······

        元朗,你可知道,我及笄的心愿,就是永远和你在一起。

        呵,像我这样的人,像我这样渺小的人,不应该平平凡凡的吗。

        皇帝崩了,我的父亲一下升了两品,母亲还受了衔。一开始我还诧异,后来我听到,贵妃,哦不,是皇太后来为新上任的皇帝求亲的时候,我便没了诧异。毕竟父亲不升官,我也成不了皇后······

        我总是喜欢晌午时趴在桌上浅浅的睡着,每每元朗都会在我身旁为我挡光,同我讲一些清奇的段子,一边讲一边帮撩起我脸上的头发,还不忘嘲弄我。只是他不知道,他讲故事,我怎敢真睡觉。

      【2】

        下旨的时候,我还在闹元朗。母亲站在一旁轻咳了一声,我和元朗对视一眼,便不敢再闹。不知道母亲是否刻意还是无意,她就这样在我们面前讲起了今天的事情。

        我不想嫁给延皇子,从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

        可是,我,不能抗旨。

        看着镜中的我,一身红衣,金闪闪的步摇,手上的玉芝,和,站在后面的元朗。

        元朗为我戴上了那只簪子,瞧着镜中的我,带着些微笑意。

        今天俏俏真漂亮。

        为什么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有些莫名的痛,不是为我,是为你。今天穿着嫁衣的我,不是你的新娘······

        轿子慢慢起。我想只要你说你爱慕我,我便可以为你,为我们跳下轿子。可是,你······

        皇帝,待我极好。只是,这份好怕他是用错了地方。 

        我没有理由去看望父母,只有他们得到皇帝的应允,才可以看我一面。

        有一次,我提到元朗,母亲没有说什么,只是抚摸我的发梢。我想他,应该婚娶了。对方一定不是我这般调皮任性······

        元朗,元朗,元朗······

        皇帝从不强迫我,但当他知道我的心不在此处时,他醉了酒······

        元朗,你可知俏俏,一点都不开心。

      【3】

        延帝继位第13年,元明皇后薨了,享年二十八。

        元明皇后,名乔暮沅,正二品官乔鸿的嫡女,及笄之年嫁与延帝,生有一子,也就是后来的元帝。

        世人皆知,延帝一生挚爱之人便是元明皇后,只因他一生只娶她一人。可元明只知,延帝这一生,想要的东西从来都没有得到过。

        ·····

      【4】

        延帝握着乔暮沅的手,他不敢看着她,怕落下泪来。

        乔暮沅知道自己不行了,任由他握着。

        元朗,你怕是再也见我不到了。

        她浅浅的笑着,她仿佛又回到那些个午后,她趴在桌上偷偷装睡,等着她的元朗为自己挡光,讲一些自己似懂非懂的段子,然后慢慢帮自己撩起头发,嘲弄傻傻的自己。

        乔暮沅,俏慕元······

        她用仅有的些许力气摇了摇被握住的那只手。延帝看向她。

        “簪子。”

        这个簪子,自他娶她以来,她就一直戴着。

        他取了下来,递给她。他看见她握着簪子,摸着簪柄的纹路,慢慢的笑了。他这些年第一次见她如此笑过。

        “元朗,我听到了。”

        慢慢的,最后一滴眼泪从她眼角流下,她闭上了眼。手上的簪子滑了下来,摔成两节······

      【后续】

        元朗看着那顶轿子远去后,便再也忍不住,猛咳了一阵子。

        俏俏,小师傅怕是见不到你嫁人郎,生儿育女的样子了。

        ······

        延帝站在御花园池边。

        他这一生过得是极其的惨淡。他生下来,就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和他最是亲近的弟弟,后来被母亲送到淑嫔那里,凡是他喜欢的,他永远都得不到。直到后来,他母亲陪嫁阿婆告诉他,他有一个媳妇,长大了,就可以和自己一起了。那是他唯一知道自己在这世上还拥有一个人的时候。

        可是他的母亲从未与他提过。

        直到后来父皇崩了,母亲需要他继位,这才答应为他迎娶乔暮沅······

        只是,到头来,她,也不属于自己······

        延帝握着那只碎成两段的簪子,瞧了一眼。

       ‘噗通’。

        他看着池塘溅起的水花,不知是何样的心情。

        那个孤寂的背影渐行渐远。

        

        那个簪子,是元朗送的,送给及笄的俏俏······

        乔暮沅看到那个簪子上有这样几个字:

         沅暮乔。

        起初她以为那是她倒过来的名字。

        那是,他在同她讲。

        我爱慕你。

        这一年,是元朗离开的第13年······

      LV.12
      VIP
      任务达人
      打赏了12金币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