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柒荼吖
    个人签名:阿巴阿巴
    关注0 粉丝1 喜欢3内容1
    未知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24 内容:70

    时隔数年(我知道标题没起好,我不会起)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世爵,您该上车了。“

            闻言,安德鲁(我知道这名字俗)回头,淡淡瞥过一眼几周前还趾高气扬的侍从,上了马车。

          “听说皇室中换了女王?”

          “是,新加冕的女王唤作汐染,刚满十九。”马夫笑笑,“汐染女王可要比上一任的伊尔女王仁慈得多,世爵这次得以回去,正是因为汐染女王听闻世爵才华横溢,故请您回去的。”

          “哦。”安德鲁扯了扯嘴角,“她没听说过我曾试图杀了伊尔吗?”

          “汐染女王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查此案,现在已经证实了这是一宗冤案,为世爵正名过了,世爵大可安心。”

          “......"安德鲁没有再问。

            他当时被诬陷时,若不是皇室重臣为他求情,他早便被绞死了。伊尔是个极为自私的女王,她不听他的辩解,不去追寻真相,只愿相信奸人谗言,众多大臣的求情,也只为他争取到流放的地步。那年,他18,她22,他被流放了五年,国家有了新的女王,想来,伊尔应该是意外逝了,至于原因,他毫不关心。

            ”世爵,到了。“

            安德鲁睁眼,一路上支着额头的手有些麻,他转了转手腕,颔首,下车。

            入了皇宫,汐染正斜斜地倚着座椅扶手,合着眼,听着旁边的一个大臣读着下一级送上来的奏帖,待大臣读完,她再说出解决方案,大臣将她所说记下帖上传下去。

            他进来时脚步很轻,她似乎并没有发觉他的到来。

            大臣已经记完了所有奏帖,告退。汐染似乎有些倦了,小小地打了个哈欠,侧头问向身边的女侍:”安德鲁还没有到吗?“

            ”女王,我在。“定了定神,安德鲁躬身开口。

            他的声音低沉喑哑,很好听。汐染不禁静了静,唇角有了丝丝笑意。安德鲁盯着她,微微出神。

            他之前在伊尔女王身边办事时曾听说过,伊尔有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叫汐染,颇受伊尔父亲的宠爱,明明是一个私生女,地位却也是举足轻重。在汐染很小的时候,他见过她,那时汐染还很缠伊尔,只是后来,据说是惹到了伊尔的母亲,那么小便被关了起来,他便再没有见过她。

            也许时因为先前一直被关着,汐染很瘦,很白,涂过口红,那白几乎是一种病态的白。眼线却画的很锋利,终于平添了几分女王应有的威严。她的睫毛很长,很密,她没有完全睁开眼,一直望着地板,神色很淡,甚是好看,却是再没什么活泼劲了。她的长发被高高绾起,戴着一顶华贵的王冠,在那里懒懒地坐着,似一朵高岭之花,高贵且不容侵犯。

            ”那安德鲁世爵,你可愿信服于我,臣服于我,辅佐于我?“

            ”得女王抬爱,我的荣幸。“

            回到熟悉的宫殿,殿内陈设和他离开的时候比,变化并不大,只是挂着先前女王像墙上的画像,又多了一张。他的别墅还是之前的那套,花园里原先枯死的话又被汐染换了新花来,屋里很干净,应该是汐染派人打理过的。

            这个女王倒是细心,安德鲁脱下外套搭在衣架上,没有再多想。

            其实工作也很轻松,奏帖都是由那位大臣读出来记对策的,汐染偶尔有不会解答的便会和他商讨定下方案,平时再接待接待他国来宾,两个月过的很快。

            只是汐染的身子似乎很弱,日常去别的地方不是乘马车便是由女侍扶着走,不仅是奏帖,书籍也需要人读给她,她不会化妆,妆总是女侍为她化的,据说,她甚至连吃饭都是回到寝宫,由女侍喂食的。

            安德鲁探问过她:"你生活无法自理吗?”

            汐染只是抿了抿唇,说:"小时候生了场大病,有的事不大方便而已,算不上那么严重。“

            安德鲁便没有深究了。

            约是又过了四五个月,安德鲁在宫中由于汐染的信任,有了不俗的地位,甚至高于几个老臣。安德鲁并不清楚汐染对自己的态度。下面的人都说汐染偏信他,极宠他,可实际上,她对他的态度并没有比其他人亲和多少。

            汐染对这些传言不予理睬,她在忙国家北部地区的蝗灾。蝗灾并不是第一次闹,但今年闹的这么大的一次,确实是史无前例了。这是她上任的两年中的第一次蝗灾,她对此一无所知,只能不停寻找相关书籍,让手下读给她听。几天下来,她不免有些吃不消,呈上来的奏帖又说不明白,她只能带着安德鲁,率着几个女侍和两支骑兵队伍前往北方。

            正常行止下,皇宫到北方地区需要一个月左右。蝗灾危急,汐染只得下令连夜赶路,人们换班驾车赶路,两周后,终于到达。

            骑兵们睡眠不足,都很疲乏,更不用提女侍们了。此时已是下午,汐染沉吟片刻,让他们先行休息。

            ”安德鲁,你累吗?“

            ”我一路跟您一起坐在马车里,怎么会累。“

            ”陪我去看看蝗灾情况可好?“

            ”乐意至极。“

            汐染抬起手,安德鲁上前接过,顿了顿,向前走。

            汐染的脚步有些凌乱,安德鲁微微侧头:”女王不舒服吗?“

            他明显感到她的手僵了僵,她说:”我没事。“

            说完,他能明显感到她在努力让自己的脚步平稳起来,这让她全身都僵硬起来,很不自在、他张了张嘴,想说她可以恢复原来的状态,让她自己舒服一点,他可以一直扶着她,却终究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得又沉默。

            访问过程更多都是他一个人在问,他知道她记忆力很好,也就没再担心什么,只管自顾自地问完。

            下午的时间过的很快,傍晚,有了几分凉意。

            ”女王,该回去了,这里人生地不熟,再不回去会有危险。“

            汐染顺从地点点头,任他牵着手走。

            经过一片麦田,汐染缓下了脚步,安德鲁回头看她,她握着他的手紧了紧:"附近有人,有声音。”

            他细听,确有杂乱的脚步声,他原本专心走路没听真切,还以为是风吹麦田的声音。

            那群人的速度比他思索对策的速度更快,他松开她的手,闪身挡在她身前。他没有那武器,又没学过武,只得先小心提防。

            “我只有十二发子弹。”汐染踮脚,声音很轻,她知道他能听到。他愣了一下。下一秒,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冰冷的左轮手枪。

            他来不及细想,握紧枪,那群人已经逼近了。他抬手,率先打伤了最靠前的两人。

            他不玩武,也做不到一枪致命,但这也足够威慑对方了。

            对方果然小心起来,动作也没有那么放肆了,而是采取逐渐包围的方式。安德鲁估计了下,仅剩的十发子弹定然不够剿灭对方一窝人,所以,他必须以自身为挡箭牌,至少必须保住汐染。

            包围圈越来越小,他一手持枪,一手在身后护着汐染,他总是等敌人离自己最近时开枪,一枪毙命,尽力将优势最大化。

            终于,枪里只有一发子弹了。他紧绷着神经,握枪的手紧了许多。

            汐染一直被他的阴影笼罩着,一声枪响,她就颤栗一下,但他确实把她保护的不错,她闭紧眼,手微微抖着,试探着,直到抓住他的衣角。

            安德鲁怔住了。

            好巧不巧,那群人的首领在这时大着胆子出手了,手里的匕首深深地刺入汐染左肩。汐染吃痛,闷哼一声,松了手。

            安德鲁惊慌转身,左手揽过汐染,右手直接甩枪。子弹直接穿透那人的心脏,当场死亡。

            她的左肩还嵌着匕首,鲜血仍不断涌出。他不敢拔出匕首,捂住伤口四周却依然止不住血,倒惹得自己一手血。汐染瘫坐在地上,扯了扯唇角,伸手到左肩,移了两次才抓到刀柄,用力,拔出。

            安德鲁接过,咬牙转身刺向剩余的五六个人。那几个人没了首领,慌了,又见安德鲁发了狠,纷纷跑路。

            安德鲁丢掉匕首,俯下身,帮汐染倚住树。他还是想帮她止血,却既没有工具又没有经验,无能为力。

            汐染一言不发,闭着眼,只是紧紧抓住他的手,指节处有些发白。远处又传来马蹄声。

            安德鲁瞬间警觉,抬头,却没能从汐染手里抽出自己的手。

            所幸,这次来的是汐染带来的骑士,他们是被枪声吸引来的。

            安德鲁抱着汐染上了马车,骑士们按他的吩咐分成两拨,一拨先带着他和汐染回去看医,剩下的留下清理现场。

            汐染受了伤,在当地简单包扎后,出于稳妥考虑,安德鲁随她回皇宫,只留几个骑士在那里盯着地方官员治灾。

            她伤得不清,但处理后好在伤口没有再发炎,倒没什么大碍。她考察过了灾情,和几个大臣商讨过后下了帖子让地方官员依帖治灾,又从粮库拨了些粮食运去,也算是控制住了。

            与此同时,呈上来的奏帖不仅有问灾的,还有要求绞死安德鲁的。

            经法医鉴察,汐染的伤是那把匕首刺的,而匕首上带着血的手印,是安德鲁的。

            汐染不予理会,依然重用安德鲁。结果却是“绞死安德鲁”的呼声越来越大,汐染不得不去处理。

            她向全国下了死命令,宣告安德鲁无罪,全国上下不得谴责、诬陷安德鲁或侵犯、损害安德鲁的人身权利和自由,违者当众绞头。

            她管住了人们的嘴,却也犯下越级治国之大罪。

            汐染引咎退位,条件只有一个:不得撤回那条死命令。

            这当然不被很多人认可,她后来去单独找了新女王,不知道说了什么,新女王同意了她的条件,说服了大臣们。但是汐染必须离开皇宫,并永远不得踏入。

            汐染坐马车离开王宫,前往郊城的圣迪莱斯庄园那天,安德鲁放弃了王宫里辅佐女王的工作跟随她离开,这让汐染意外之余很是高兴。

            “你为什么愿意跟着我?我已经给不了你报酬了。”

            “与其辅佐一个并不信任我的君主,倒不如追随不惜逾权为我正名的女王。”

            “......"汐染无声地笑了笑,低头,泪水突然在眼中打转,氤氲了视线。

            安德鲁不明所以,但还是拿出帕子,俯身为汐染擦泪。这是他第一次离汐染这么近,近到他甚至可以看清她的睫毛。

            他有些怔住了。

            她的眼睛应该是很好看的,也许是盈满星光,也许是一潭清水。可实际上,竟然像是蒙上了雾,看不清,摸不透,失去了光。

            "你......看不见?“

            汐染一顿,接过帕子,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

            安德鲁沉默良久:”那你怎么就认定不是我刺的你?"

           “我信你。”她说的很平静,很坚定,声音不大,却让他心头一震。

             ”傻子,干嘛这么信一个你不熟的人。“安德鲁抚上她的头发,心忽然一软。

             ”很小的时候,我还可以看见身边的事物。我是皇室私生女,却很受父亲宠爱。”

            “我七岁那年,十五岁的姐姐伊尔已经是女王了。我听父亲说,姐姐寻来了一位男子,辅佐能力很强,女侍们也都传他生得好看,我好奇,便偷偷去看,那一看,就再也忘不掉了。”

            “从那时起,我开始缠着姐姐,其实,只是为了多看一眼他。”

            “后来,父亲对我的宠爱惹怒了继母,父亲死后,继母便不再看我,下人们也百般欺侮我,我的眼睛就是在那时瞎的。后来,我被关进了阁楼里,直到姐姐去世。”

            “也是那一年,我才知道,原来我幼时常常偷看的男子,他叫安德鲁。”

              她轻轻地讲着,他静静地听着。

             “人都是会变的啊,你怎么就那么相信我是无辜的,还重查伊尔被杀一案。”

             “可事实不是证明了吗?姐姐虽然流放了你,但你其实并无杀她之意。”她浅笑。

             “若不是我,你这女王之位又怎会只坐了这两年?”

             “两年,为你洗刷了冤屈,值得。”

             “那你这么信我,怎么从来不告诉我你看不见?”安德鲁轻斥。

             汐染没有回答,轻轻扬起唇角,头倚在他的怀里。

            

             笨蛋,谁会愿意把自己不好的一面告诉最爱的人啊。

                                                                                                                                                                                                                        完时隔数年(我知道标题没起好,我不会起)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