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杨子
    个人签名:肥宅,小说,懒癌
    关注2 粉丝2 喜欢64内容12
    贵州·遵义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6 内容:252

    两个男配的故事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8
      VIP

      枫玥国皇帝善治,民声甚好,深受百姓爱戴,叫人倜傥的是他素爱美人。宫中妃嫔无数,民间风流事迹随口可来,以致其已知的皇子公主便有二十多位,不知道的怕是……

      十七公主的母族乃书香门第世家姬氏,位居高位,可惜因治洪不利惹得龙颜大怒,诛其九族。其母姬贵妃为证其族清白,自请白绫,已逝。

      天子怒赐十七公主名为秦柩。(柩,灵柩,装着尸体的棺材)

      枫历十一年,宫中设百花宴,为北漠国使臣接风。

      此时的秦柩只有五岁,头发被挽成两个小包,恰与她白嫩的包子脸相衬。一身淡粉色的长裙,当她用水汪汪的大猫眼平静的看着你时,只想捏捏她的脸。

      此时也有人这么做了,秦柩看着对方左捏了右捏,只是轻轻地拂开他的手。

      “你真好看,你是哪家的?我叫我父王去你家提亲。”

      “不要。”

      轻飘飘的两个字让赫连英格瞬间睁大了眼,不可置信地指着秦柩道“不要!?你知道我谁不?”

      “知道。”

      又是两个字,赫连英格一口小白牙直打颤,凶狠的说“我!北漠二王子!”

      “嗯”,秦柩点点头,今天的百花宴不就是为他们设的,所以不知道他的身份才很难吧。

      “……你,你应该震惊,然后惊喜,然后不能相信,再高兴的晕过去。”赫连英格连说带比划的逗笑了不少人,枫玥国太子秦蔄也朝这边望过来,可目光触及到那小小的粉色身体,心脏骤停。

      秦柩抿唇,皱眉道“这么复杂?”

      赫连英格戏精附体一般,手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别让我看到你眼里的不解,我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王子,你竟然不喜欢,不心动,没感觉!苍天啊,没理啊~”

      赫连英格一阵哀嚎,仿佛发生了天大事,秦柩站在一旁都没好意思打断他。

      “贵国的二殿下果真有趣。”说话的是枫玥国皇帝秦雲,唇角微微上扬,似有烟火绽放,北漠国使臣急忙移开眼神,到底是盛产美人的国度啊。见他看着自己,陪笑着说见笑了。

      所谓百花宴,虽是接风更有相亲之意,适龄的官家小姐公子基本都到了,秦雲也不耽搁,没一会儿就让众人去赏花了。

      赫连英格跟在秦柩身边,一会儿递个糕,一会儿摘支花,殷勤得不行。

      “我吃不下,你自己吃吧。”

      秦柩拿着糕点无处安放,这北漠二王子真是热情,好像这是他家似的。

      “那好吧”,赫连英格委屈着小眼神,“哎,柩儿你说你父皇怎么这么能生呢,你竟然排十七。”赫连英格啧啧称奇,这儿随处一指就是和皇子公主。那像他,就一个姐一个妹。

      “有二十几位呢,我不算小。”

      秦柩的话让赫连英格震惊的不得了,这光名字就记不全了吧。

      离他们不远处的太子秦蔄微叹气,父皇可真是……

      “蔄,叹什么气?哟~这不是北漠二王子赫连英格吗?啧啧啧小小年纪不学好。”楚悆手搭着秦蔄的肩,折扇轻挑秦蔄的下颚,轻浮的样子颇有几分潇洒。

      “楚悆”,秦蔄拂开折扇,无奈地瞪了眼花花公子样的好友。

      “嘁,君子礼仪重得很。”楚悆撇撇嘴,指着那边的秦柩道“陛下还真是厉害,生的一个比一个俏,这位我以前怎么没见过,瞧着怪眼熟的。”

      “已逝姬贵妃的女儿,师傅的外孙女。”说着秦蔄的手就不自觉的握紧,楚悆拍了拍他的肩。竟是她,想当初……

      “未出世时乳名明明是苋儿。”

      “好歹平安,姬师傅不会怪你的。”

      秦蔄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望着秦柩的目光柔和,开口道“谢谢。”

      “你我二人何谈谢谢二字。”

      秦蔄微笑侧眸回望,楚悆八颗大牙白得清晰可见。

      “他们感情真好。”秦柩两人此时已经站在小桥上,正望着落英桃树下对视的两人。

      “哼哼,那就是龙阳,断轴。”赫连英格嘴角挂着阴测测的笑,有些瘆人,好在秦柩没未注意到他。

      “龙阳?断轴?那是什么?”

      “呃……”赫连英格小脸一红,完了,他都说了什么呀,太有损他在柩儿面前的形象了。都怪秦蔄,好好的来什么个‘深情对视’,这年头断轴都整得这么光明正大了吗?

      “怎么?不好说?”

      秦柩叫他迟迟不语,侧眼看去。

      “确实不好说,这……你得问你皇兄,他晓得的肯定比我多。”赫连英格眨眨眼,这就是所谓的死道友不死贫道吧。

      “嗯。”

      溪水涓涓细流,耳边风铃微动,面前喜欢的女孩儿平静的站着,好像这繁华的百花宴设在没有喧嚣的花田之中,这是赫连英格很小时候的审美。

      百花宴结束后赫连英格迫切地想要见秦柩,一哭二闹三上吊,堂堂二王子逼得北漠使臣无法,求枫玥国皇帝派十七公主带二王子游遍京城。

      枫玥国皇帝怕秦柩年幼招待不周,又派了太子秦蔄一同。

      这天赫连英格早早地等在宫门口,不过他的心情并不怎么美好,因为还有两个碍事的家伙。秦蔄和不请自来的楚悆。

      “二王子早啊。”楚悆一脸笑意地走过来,这一大早的,早朝才下,扎在一群官员里,赫连英格也好找,官员们都绕他,站在正中间生怕别人看不到。

      “哼”,赫连英格傲娇得偏开头,打扰他和柩儿的都不是好东西。

      “还挺横”,楚悆耸耸肩,看到秦蔄的车来了,瞬间就笑开了,走过去跃上马车,掀开帘子。驾车的小侍也是见怪不怪了。

      Lv.8
      VIP
      以前写的,那时候还没喜欢上耽美,本来是写言情的,结果写着写着就偏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