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萧与肖
    个人签名:有酒有剑有天涯.
    关注0 粉丝7 喜欢1内容3
    未知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天罚》/一场堵上尊严的战役.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伪全员

      *主原皮白与龙信

      *时空紊乱,四海八荒无论是啥都遇见一块啦

      *龙狐之战狐白死亡设定

      *我希望你们能看懂

      “能理解我的意思吧。”

      “能!”

      “能个锤子能。”

      正文↓

      ————————————————

      “如果……”

       

      白龙站在冥冥的黑夜里,流光影绰间像是有万千的星火坠落在他的眼睛里,声音很轻,咬字很慢,如果李白没有听错的话,似乎还揉着一股很忐忑的隐忍的温柔。

       

      “如果我们没有相遇……”

       

      那才是真正的可悲。

       

      《天罚》

       

      这世间最初本是一个整体,并无天地之分,更无飞禽走兽,到处是一片混沌。

       

      后有盘古斧劈天地,女娲彩石补天,创造了多少世界时空,生生相错,彼此镶嵌,成了一个诡谲而合理的四海八荒,殊不知涿鹿之战之时误击乾坤石,致使时空错乱。

       

      长安城、青丘山、秦楚唐汉魏蜀吴……相互错杂的世界合为一个统一的整体,名曰:王者大陆。

       

      因为——

       

      “他们已经相遇了。”

       

      “蛟龙?”

       

      清澈的嗓音从身后传来,熟悉得可怕。

       

      白龙心跳似乎漏了一拍,瞳孔瞬间收缩成一条细缝,嘴唇微张,可以看到尖利的牙齿都在相互碰撞。

       

      狐狸?

       

      猛然想起了转头,却又在一瞬间后悔。

       

      害怕那是自己的幻听。

       

      但抑制不住的惊喜又迫使他确认那故人是否还在。

       

      目光定格,四周遁消。

       

      表情极具变化,面部肌肉似乎失去了弹性,愚蠢的僵在脸上。

       

      这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一个男子对着自己精怪的笑,看上去不过是个普通人类。

       

      “在干什么呢?”

       

      那狐狸还在石头底下,曾经许下的诺言已经不知去向。

       

      原本还是好好的青丘之主。

       

      “喂?在下可跟你说话呢!你...”

       

      “让开!”

       

      白龙低哑的声音从有些发紧的喉咙里挤出,一把推开那碍事的男子,半跪下身拼了命一般地向下挖掘。

       

      石块从悬崖滚落下去,一路磕磕绊绊发出恼人的噪音,最后落入水底。

       

      “诶我说你这龙啊...”

       

      那男子向后踉跄了几步勉强站稳。 

       

      白龙充耳不闻,将那紫裘大衣挖出一角之后愣了愣,一掌缓缓落在石块上,棱角硌得手心生疼。

       

      若再向下挖,看到的也不过是一具尚有余温的尸体,至多还有一丝脉搏。

       

      更为惨烈的便是被这石头砸得筋断骨裂,不见全尸。

       

      无论哪种都不是他想要的。

       

      为何要听信女娲怂恿?自己心系之人终是被压在冰冷石块下,断了气息。

       

      男子见白龙不动,探头探脑想要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一拍脑袋反应过来,本想安慰他几句,可看着那白龙跪地竟硬生生揪出一丝心疼,随手将陡崖一旁的石块移至一旁,初试运功多有不便,一个失手力道便错了,只觉耳畔呼呼风声,山顶的巨石倏忽间坠落下来。

       

      话说白龙刚想出手制止就有隆隆响声铺天盖地的卷来,沙尘四溅,抬头狠狠剜了那男子一眼,赶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将其一把捞起,脚下生风三两步便稳稳停在了粗壮树枝上。

       

      “你这人究竟是要做什么!”

       

      怒目而视,话音刚落身后便传来了爆裂声响。

       

      狐狸...

       

      狐狸...

       

      “狐狸!”

       

      猛的转身竭尽全力向山顶吼去,却只看见碎石伴随沙土滚滚而下,尘埃飞扬。

       

      乌压压的一片石块尽数没入江水之中,一时间清水激荡,河底淤泥也被冲击浮起,暗黄色霎时映满眼底。

       

      男子看着他因为愤怒而弓起的身子心中也不是滋味,却又不知如何解释,挠挠后脑不再说话。

       

      “你这人!”

       

      一声咆哮后将不知所措的男子抵在粗糙树干上,男子不得不仰头看着白龙的脸,白龙身材本就伟岸,又逢此刻盛怒,那一股傲然之气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

       

      “你究竟是何来历?为何三番两次阻我救人!”

       

      明知那狐狸已不可活转,却还是固执的咆哮。

       

      猛捶树干数下,直震得男子脊背发麻,大树枝断叶落,树干都摇摇欲坠。

       

      一树的枝叶掉落满地,似是浑身脱力了,双手摩擦着树皮瘫坐下来,眼中尽是绝望。

       

      “在下李白。”男子顿了顿,“我认得狐君。”

       

      李白默默发话,眼帘半垂着若有所思。

       

      “是他让我来的。”

       

      白龙一惊,抬头看着李白的脸,不像说谎,无言站起,顺着枝干走到刚好可以看见山顶的位置,注视良久才低叹了一口气。

       

      “你走吧。”声音冷了下来,一如他孤寂的背影。

       

      “李某不是懦夫。”

       

      白龙不自然地撇了撇嘴角,面前的白袍男子一点一点和自己脑海中那个在阳光下洋溢着笑容的狐狸重合。

       

      像到无可挑剔。

       

      竹翻千浪。山风一层一叠一起一伏地在新绿的竹林上滑翔而过,每一线竹叶都成了银亮绷紧的琴弦。

       

      这阵子常能看见各个时代的豪杰彼此打架,有时两个有时三个有时好几个。常常打完了架便握手言和把酒言欢勾肩搭背的回去喝酒。

       

      日子过得顺遂,就在人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新生活的时候,一场战役悄无声息地降临。几位农夫走到山巅的巨石之地,骤然头顶降下万丈阴影来,困惑地抬起脑瓜,便只见头上万尺青空,云破风燃,日光寒冽刺目,云团之间诸天神佛居高临下威势赫赫。创世之祖盘古降临深渊,高高抬起绛青色的紧握着巨锤的手,冲几个人重重锤下,溅起血红三尺,飞沙走石。

       

      声若洪钟:

       

      “神设下的桎梏——”

       

      “还是由神来打破。”

       

      女娲只是站在那里,便是一种威压。

       

      正式开战那日天边流云成雪,染着剔透深沉的青黛色,薄得澈明的无色日光一缕一缕地从云层的缝隙里漏下来形成无边光柱,混合着万里的云幕,说不上是个什么晴朗或者阴郁的天气。

       

      往日喧嚷的盛世长安今日安静得宛如死去多时的墓地。

       

      一棵巨大的桃树撑开遮天的荫蔽,亭亭如盖,投下浓稠的阴影。风来带着滔天杀气与战意,簌簌摇落满地璀璨明丽的山桃瓣,铺了一地芳菲不尽。

       

      中原神州,盛世大唐,长安城。

       

      “今日可真安静啊,你说呢,孔明。”

       

      并不像是要和谁说话的模样,诸葛亮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凝望远处,看远方那云霞一层层铺上璀璨金红来。

       

      “玄德兄莫非不知,无论哪家哪户都搬离了这儿,不安静可就怪咯。”

       

      回应他的声音先是嘻嘻笑了两声,方才如此答道。

       

      声音的主人坐在树下,金发碧眼的外邦人。

       

      扁鹊把眼角往下一瞥:“你那小耗子呢?”

       

      “自然是放着避难去了,如何还能带它打架不成!”狄仁杰嗤笑道。

       

      马可波罗笑道:“我看那小耗子压根没走——不过这也不错。”

       

      狄仁杰不言,干脆地往头顶砸了一张令牌上去。

       

      诸葛亮眼疾手快捉个正着。

       

      刘邦想了想自己和百里玄策见面时那场惊天动地的架:“怎不见小疯子过来?”

       

      明世隐轻笑:“谁知?卦曰不可说。”

       

      ……

       

      “哪里冒出来的妖!”

       

      此时的花木兰身形上下穿梭着,衣带飘摇,以一种极其灵活地姿态在魔物中穿梭,毫不客气地一脚踹飞挡路的魔物。

       

      他们毕竟是守卫军,纵使对方身型再大,对于此时此刻赶路的一行人来说这只不过是一块大个的垫脚石而已。

       

      守约毫不犹豫地一脚踏在对方的脸上,脚下用力轻松地越上了石崖。

       

      ……

       

      白衣剑客盘腿坐在巨大的梧桐树的枝桠上,背靠着蜿蜒如虬的树干。他的唇间夹着一抹新绿柳叶,不见悠然反添铮然杀气。

       

      崖底万丈深渊难以叵测,浓稠绸缪的云雾在深渊中飘荡翻腾,烟波浩渺,青冥浩荡。

       

      一笔朱砂晕染开泼天血红。

       

      雪白的长袍在风中摇曳飘荡,猎猎凛凛,宛如雪白宣纸上泼墨蜿蜒而出的一笔丹砂。

       

      那背影寥落孤独,凛然傲意。

       

      呼——

       

      脑后骤然风来,一物打着转儿飞向他后脑勺,李白眼皮不抬翻腕过去,稳稳将那酒壶勾入掌心,翻了个转儿,酒液在其中撞击出哗啦啦的脆响。

       

      “事到如今,你终是不愿离开?”

       

      来人在那巨大的梧桐树下坐下。高高束起的银白色长发随风飘扬。

       

      李白抬手将酒壶灌入口中,酣畅饮罢方道:“在下说过,李某不是懦夫。”

       

      白龙屈起一足。“那这次可否由我护你?”

       

      明知他是剑仙无需保护,却还是怕他磕了碰了想护他一声。

       

      “我与阁下仅一面之缘,何来‘这次’?”

      白龙哑然,却又摇头苦笑,如鲠在喉。

      李白将空了一半的酒壶扔回他怀中,淡蓝的瞳孔缓缓眯起,流露出一丝铮然杀气:“来了。”

       

      ……

       

      他们面前深渊万丈,从最遥远的天际开始,云幕一点一点染上璀璨金光,佛光辉煌处奏起古钟轰鸣,黄钟大吕庄严肃穆。

       

      狂风骤来,卷起李白的白袍在空中猎猎扬扬,头顶三尺神明尽现,法相巍峨。

       

      “当历史只剩罪恶,唯有推倒重来。”

       

      说什么呢。

       

      这些历史长河中的伟人,

       

      自古至今——可从来没变过啊!

       

      无论是谁,俱是一样。

       

      “韩信,尔可知罪?”

       

      女娲在祥云中俯视众生。

       

      旁边太乙真人忿忿道:“何必与那妖物多言!”

       

      白龙坐在原地,抬眼看那漫天神明,眼角微挑:“你是惧畏我族与青丘联盟实力超过天宫,方挑起涿鹿之战吧。”

       

      女娲敛下眉目,眼中参破生死,依稀惋惜依稀怜悯。

       

      李白大笑,举腕将酒壶中的残酒饮尽,抬手将那酒壶掷向天兵,碎散了一团辉煌浮云:“去你的罢。”

       

      他们背后桃树芳菲荼靡,狂风扫起万千落花,斑驳花雨中李元芳、花木兰等人缓行而来,在风中笑道:“长安城今日有客!是我等怠慢了——”

       

      忽而红袍飞扬,空中漫天瑞气。

       

      “待让朕看看,是何方毛神,敢在我长安城撒野?”

       

      这是一场注定了结果的抗争,但他们还是决定要拼一次,堵上生命与尊严,来换取他们曾经的狂傲。

      萌主
      LV.12
      你是阿肖吗?萧肖?
    • 萧与肖是der. 盲猜仙君
      拉黑 10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臭肖,你他娘的又进步了!
    • 萧与肖憋说,你芝麻开花开的比我还高!
      拉黑 10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Lv.8
      !!萧肖
      回复
      Lv.2
      ///萧萧美女///?。
      回复
      Lv.1
      我敲我好爱!!
      回复
      Lv.1
      请接收第二位粉丝!!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