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6

    《霸道夙夙别吻我之:调教雪碧小娇妻》(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把酒拿来。”夙长歌招呼身后的waiter。

          Waiter是个名叫安泽九的男人,相貌中等偏上,唯一的缺点是个子不到一米,略矮了一些。他身着漆黑的燕尾服,闻言回过身去,打开了一瓶Henry IV Dudogon Heritage Cognac Grande Champagne,躬着腰递给了夙长歌。

          夙长歌接过了酒,略啜一口,垂眸看了看手上价值不菲的白金天文台腕表,皱起了霸气而优雅的眉毛:“呵,安泽九...”

          “Yessir.”

          “我...还有多久时间?”夙长歌疏离而冷漠的眼眸中盛着一种复杂,一种安泽九看不懂的幽暗与悲伤。他的神色冷凝,可又面无表情,若不是开口吐出了低沉而好听、长着翅膀的话语,几乎让人以为这是一座完美的雕塑,在昂贵的吊灯下每一个边角都闪烁着金光。

          “不久了,先生。”安泽九掏出了怀里价值1.4个亿的Henry Graves,深情地看了一眼。

          “知道了。”夙长歌放下了酒杯,褪下洁白的浴袍,露出了完美的身躯。他的皮肤很白,但不至病态,肌肉线条流畅,散发着的雄性荷尔蒙硬是被清冷的性子压制下去,八块腹肌若隐若现。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禁欲,一种霸道和克制,配上紧绷的嘴角和棱角分明的面容,让有心人更加欲罢不能。他接过waiter递上的衣裳,以修长的指尖缓慢地划过自己的腰身,冷冷一笑。

          “安泽九,你是不是馋我身子?”

          “......”安泽九垂着眼眸不作答:“先生,您的直升飞机到了。”

          “哦?”夙长歌挑眉,将衬衫缓慢地扣上,再套上了一件西装,让他修长的躯体看起来更加迷人英俊。他笑了笑:“那必须是......要加快速度了呢。”


       

          夙长歌对今天的直升飞机选择不是非常满意。他的私人司机这回从夙长歌230台高端直升机仓库里选来了一架土豪金的定制阿古斯特维斯特兰。

          “呵,这种透露着贫民气息的东西......”他面色平静,可安泽九能感觉到那张面容下宛若狮子般,来自绝对王者的震怒。

          “没时间更换了,先生,今天你和AXB国的公主有约,你忘记了吗?”安泽九小声提醒,害怕点燃夙长歌眼底隐忍的火焰。

          夙长歌颔首,委屈自己一双195的长腿挤进了直升机内,开始闭目养神。他的睫毛很长,衬得他面色如玉、俊美非凡,却没有半分阴柔之气。

          “那么,就去AXB国吧。”


          在茫茫夜色里,夙长歌从天际往下看。大都市的灯红酒绿和纸醉金迷在高空都能被清楚地捕捉。高楼耸立着,购物商场外人头攒动,写字楼内也有人仍然在工作。这些产业,百分之八十都在夙长歌的名下。

          夙长歌是SCG国的传奇,仅仅23岁就拥有非凡的经商头脑,以难以估量的财产一跃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在普通商人眼中是绝对的神话。他素来不爱谋面,可只要见过他的女人,不管是什么职场精英,都要为他而沦陷;而男人,一半成为了他的信仰者,另一半被硬掰成了gay。

          简单来说吧,夙长歌是个完美的人。

          此时此刻,他在直升机内点了一根Gurkha Black Dragon,缓缓地抽着,神色竟然有些阴郁。

          安泽九不常见到这样的夙长歌。大多数时候夙长歌都是冷漠的,仿佛不处在这个喧闹的世界里,甚至不像个凡人,也不表露出任何类似凡人的情绪。他身上有一种超脱,不允许他和平民一样。

          他生来便要不凡。

          可此时此刻的他染上了一种人间的烟火气,一种从未有过的波动随着雪茄气息的浓郁飘散在深沉的夜里。

          他问:“安泽九,你说我死后,钱款该留多少给你?”

          安泽九沉吟:“不用了,我将会追随你一起死去。”

          “不要做傻事,我的忠仆。”夙长歌的话语让安泽九流下泪水。

          安泽九的泪水很深沉饱满,缓慢地沿着脸颊低落。他哭得很安静,连鼻子都不抽动一声,却透露着一种绝望的悲伤。

          夙长歌喊来吊在直升机外挂绳上小憩的花跳:“将这个男人带下去好好冷静一下。”

          花跳是SCG国的另一个神话,是著了名的青年才俊,却在见到夙长歌第一眼的时候就决定投奔他,哪怕做一个忠仆。他深鞠了一躬,将安泽九踢出了机体之外。

          “花跳。”夙长歌叫住了转身正欲离开的人。

          “是。”

          “坐下。”夙长歌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花跳坐下,自顾自地开了一瓶酒,问:“你还剩多久?”

          夙长歌会心一笑:“不知道?一两年?”

          口气平淡,似乎不在叙述跟自身有关的事情,反而像是在说一两年后会有一笔定期到期一样平淡的话。

          花跳沉默:“遗产记得分2.35%给我,我想要度过一个富有的晚年。”

          夙长歌笑了:“我改变主意了,2.78%。”

          “那真是...多谢了。”

          夙长歌突然回过头来,顿了一下:“花跳,给我看看你的内脏。”

          花跳很疑惑。

          “叶南天的小号,连内脏都不给我看一下可说不过去。”夙长歌勾起了一丝霸道邪魅的笑。

          “好。”花跳深吸了一口气,说:“那我们来念动咒语。”

          夙长歌秒懂,目光深邃,淡色的唇勾起了赏心悦目的弧度:“说一些奇妙的小几把话。”

          “密斯卡,莫斯卡——”

          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撞,花跳注意到夙长歌的眼里好似漂浮着一片虚无:

          “c!n!m!”

          烟火绽开在SCG国的夜空里。

      Lv.4
      太沙雕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夙长歌我笑到方圆十里的居民下半生都要靠助听器
      拉黑 11月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Lv.2
      然后我就领盒饭了??啥玩意。你家产我全都要!!
      回复

      密斯卡 莫斯卡 米老鼠——

      回复
      Lv.5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艹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