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玉墨醉
    个人签名:星河,人世,艳俗,我。
    关注2 粉丝2 喜欢1内容4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5

    杜甫与星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杜甫与星#

      #杠精别来#

      #OOC致歉#

      #顺眼劳扩#

      By玉墨醉@云胡若喜(QQ:1258525615)扩列

      楔子

      杜甫四下看了看,终是在墙边找到了一根长长的竹竿。

      杜小公子费了好大劲,终是把竹竿拿了起来,颤巍巍地将竹竿支向树上,想敲几颗甜枣下来尝尝。

      可奈何身量实是太矮,连力气都使不上。

      “烦死了!”小杜甫一把扔掉竹竿,气呼呼地坐到了地上,仰头巴巴地看着树上的枣子。

      杜甫小公子家里并非没有银两,可总觉得,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枣子会更加甜美。

      正暗自气着,就突然听见身旁有东西响动。

      偏头一看,只见是一颗枣子,枣子旁边,还有颗用草梗编成的星子。

      小杜甫惊讶地瞪圆了眼,最后跳起来抬头朝枣树看去。

      只见漫天都是绿色的草梗星子飞着,颗颗像是使了大劲,打下了不少枣子。

      小杜甫开心地跳起来:“好!就知道天不负我!”

      “什么天不天的?”杜甫闻声一颤,循着看过去,只见那处站了个青年模样的人,看着剑眉星目,身形颀长,俊朗得紧。

      见杜甫看过来,星战抛了抛手上用草梗编成的星子,连笑意都不舍得多显露些:“你就是杜子美?”

      “不是,”杜甫弯下腰捡起枣子来,闻言摇了摇头,“我现在叫肚子饿。”

      说罢,连自己都没忍住,爽朗地大笑了起来。

      可面前黄衣服的青年却是皱了皱眉,低声嘟囔了句:“不成器。”

      星战是天上万千星子中的一颗,也和所有星星一样,有相同的梦想——成为下一个月亮。

      可要从万千星星里脱颖而出并不容易,更何况星战和那些多情的小仙子不一样,他是所有星子里,最善战的。

      在天庭,大家倒更乐意称他“杀生童子”。

      他是天蓬元帅最信任的大将,骁勇善战,一身修为神通在雷部诸神将中都罕有敌手。

      可星战善战却不好战,他也想当个吟风弄月的星星,夜夜随着月亮奔波,只待有天能自己成为月亮。

      天蓬元帅还在天庭时,他总是感念着,不敢多说什么话,可现下大帅也被贬下凡间,就引得星战对天上诸神更加厌恶。

      星战是北斗第八星,正是尴尬极了的位子,同前七星的为人所知不同,他连名字都没人知道。

      前七星能夜夜悬在天上,最是耀眼,能一眼被凡间的人们看见,可他,却远远地被排开在外,连散出的淡淡的光芒都是泛着血红色的。

      星战也实在是倦了,可庸碌着又不是他的个性,便想着安安心心守着本分,努力些做个能当上月亮的星子。

      可他身上杀伐气实在是太重,无奈下,天枢大哥劝他下凡来找个命好的,给他塑个金身,有功德有香火了,也就自是能抵掉杀伐的罪孽了。

      于是星战便下凡来了,一眼就相中了白白胖胖的小少爷杜甫。

      饶是杜甫年纪还小,但一眼就能看出命不错。

      就算命不是很好也没关系,星战也没什么大念头,就像在小村庄有自己的一座小庙,只要有香火就成了。

      星战实在是失策了。

      杜甫的命,恐是星战几世轮回都见不到的惨。

      杜甫年少爱玩儿,便四处游历山水,撅着屁股爬上一座座山巅,把面瘫的星战都给气得不行,叫了当地的雨神,把杜甫给浇了个透心凉。

      这突如其来的大雨杜甫自然能猜到是谁搞的小动作,远处的天都晌晴着,就他那儿瓢泼大雨!

      被淋的惹了风寒的杜甫在床上裹着被子打喷嚏,还不忘朝床边坐着的星战啐几口,开口骂道:“你等我日后考取功名了,将你的坏话在皇上面前说个遍!”

      星战闻言倒了杯茶,递到杜甫面前:“若不想死,就省着些力气。”

      少年杜甫气得眼眶含泪,最后接过茶喝了下去,嘴里还念叨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星战竟难得的笑了起来,周身的气场都随之柔和了许多,杜甫更是看得呆愣住了。

      星战笑着揉揉杜甫的头,又捏了捏杜甫的脸,只觉没有他年少时那般圆润了。

      杜甫本就不喜主食,幼时还好,家中有吃有喝,零嘴也不会少了他的,可现下出门在外,自然没那么滋润,竟变得营养不良了。

      星战思及此,叹口了气幽幽道:“你着实挺难养的。”

      杜甫这才回过神来,少年瘦削的面庞带了些病态的苍白,伸手一把拍开了捏着自己脸的手,骂道:“我若算小人,你都能算女子!”

      后来杜甫终于学好了,要去长安考取功名。

      刚到长安城,杜甫骨子里的顽皮又活络起来,结识了一帮朋友,日日喝得大醉。

      杜甫喝完酒,一开心了,就坐在旁边写诗,专写朋友的醉态“知章骑马似乘船,汝阳三斗始朝天,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

      星战这时就只得显出身形把杜甫提走,拎着他衣领的时候还不忘说句:“光说别人醉了!你又是一副什么模样?”

      青年营养不良的杜甫就拉着星战笑笑,见牙不见眼:“你可得陪我一辈子哦。”

      星战愣愣,最后还是别过头去,藏起泛红的耳尖。

      好容易收心了,结果考的第一场试,就遇到了当朝奸相李林甫,一场“野无遗贤”,让那年的考生全都落了第。

      杜甫听得消息气得破口大骂:“李林甫是不是跟我有仇!?是不是跟我有仇!?整个朝堂都给这么颗老鼠屎搅坏了!”

      星战施术封住杜甫的嘴,眉目间全是疲惫:“他是当朝丞相,你还想不想活命了?”

      被封了嘴的杜甫见星战紧蹙眉头,眼里的光登时暗了下去,整个人都失了精神。

      最后星战将法术解开了,可一向话多的杜甫还是一言不发。

      之后杜甫就一直躲着星战。

      长安城此时盛行修仙之道,只不过营养不良的杜甫只不会想这些的,他就想填饱自己的肚子,不会让自己变成“杜子饿”。

      可他最仰慕的李太白却很是沉迷,日日舞剑,嘴里还念叨着自己作的《侠客行》。

      杜甫见自己的好友这么神神叨叨,不禁担心起来:“若像你这么练,不是人人都能成仙了?”

      李白收起剑,负剑而立,高深莫测道杜甫不谙仙家之事。

      杜甫撇撇嘴,伸手拍了拍李白的肩头:“祝你早日成仙,可别忘了提协我一把啊太白兄。”

      走在归家的路上,杜甫突然福至心灵,想让星战和自己狼狈为奸,用法术骗那些修道之人几个小钱,反正骗了,也正好会让他们迷途知返,还能让自己从捉襟见肘的苦日子里爬出来,何乐而不为?

      可谁知他兴冲冲把这事儿跟星战一说,却见星战满面阴沉:“我不干这事儿,缺德至极!”

      杜甫也沉了脸色,佯装拍拍自己衣摆的灰尘:“你别指望我了星战,我做不了大官儿,帮不了你,我也知道你嫌我不成器浪费了你的时间,咱俩就这么分道扬镳吧。”

      星战被噎住,一时不知该如何反应,便跟上欲出去的杜甫:“我没有这个意思,我若是骗了他人的钱,会折损功德,到时给你的负担也会愈加重……”

      杜甫苦着脸笑笑,像是马上就能哭出来:“不必浪费时间了,我还不起你的。”

      后来杜甫变成了个营养不良的中年男人,见国家水深火热,只能干着急,日日写诗,讽刺权贵。

      后来安史之乱,他骑着马想去找皇上,可到城郊路边,就见一具饿殍上面满是蝇虫。

      杜甫气得一口啐了出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都是些不要脸的玩意儿!”

      结果命不好的杜甫刚跑出没多远,就让叛军捉了来,倒也没多难为他,只因他面容瘦削苍白,还可怜巴巴的,实在是没有难为头。

      杜甫被关回了长安,心下已经气得不行,气天爷,气权贵,气叛军,也气自己命不好。

      星战自那日后就走了,和杜甫的日日念着不同,他走得果断又轻松。

      可现下,看着脚边的草梗星子,杜甫几欲哭出来。

      他颤巍巍地抬头,就见星战满脸冷漠地站在自己面前,一身铠甲,手中的剑刃还滴着叛军的血。

      星战也不知有没有受伤,满身的血腥气,整个人都有些不稳,可还是坚定地朝地上的杜甫伸出手。

      杜甫开口,声音都有些变调:“你是来救我的?你不是不能杀人吗?”

      星战垂下眉眼,只淡淡应了声:“嗯。”

      星战当然不能擅自作主屠杀凡人,哪怕只有几个也不行。

      他本就是颗杀伐气极重的星星,又不事天上的权贵,现下改了杜甫的命,还改了那么多叛军的命,自是要重罚。

      现下天界太平,本就没什么留他的必要,是以,天界诸神要让星战神魂飞灭。

      星战提着杜甫飞出好远,直把他送到皇上不远处。

      他放下杜甫,捏了捏杜甫的脸,笑了笑:“可记得跟皇上说我的好话。”

      杜甫愣愣的,泪水爬了满脸,只觉星战捏着自己的力道越来越轻。

      尾声

      杜甫一身狼狈出现在皇上面前时,让皇上好一通感动,直接让他当了左拾遗谏官。

      他适时向皇上提出修北斗八星的庙宇,却被皇上一口回绝。

      现下皇帝自己都泥菩萨过河,哪儿还有心思管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北斗第八星。

      杜甫想对星战解释,现下不行,等皇上安定了肯定就为你修葺庙宇了。

      只不过他再没见过星战。

      后来,他又因替别人说话惹得皇上不高兴,离开了皇上继续漂泊,北斗八星的庙宇终是没修成。

      杜子美还是他自己,外人看着他再苦,看着他涕泪交零,可他还是苦中作乐,甚至还写诗逼着彭州牧借自己钱,想来彭州牧也是拿他没法子吧。

      杜甫死之前,美美地喝了一盅小酒,吃了不少肉食,只是依旧没有主食。

      他吃饱了,就躺下来,掏出一颗泛黄的草梗星子,又哭了起来,边哭还边念叨:“星战,你是不是怨我了啊,你再来找我一次,我肯定给你举荐太白兄,他长得比我好看,会剑术还会修仙,说话还好听,你俩才是一路人。”

      营养不良的老年杜甫哭够了,就悠悠地闭上眼,想等着看看,自己能不能看见一颗红色的星星。

      LV.12
      任务达人

      太太啊!!!call你w!

    • 玉墨醉不是太太啦【揉】
      拉黑 11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