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飒飒七猫
    个人签名:“我这么爱你”
    关注6 粉丝7 喜欢22内容13
    未知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4

    晓薛:作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ooc致歉

      *不喜勿喷出门左拐不送,踩角色ky拉黑删评不谢

      *和朋友的联文

      *这是结局,没有后续

      天色近晚,像是墨色从天正中央晕染开来。

      晓星尘身着一身纯白道袍,手里挽着一木篮子,一步一步的走回义庄。

      将顺手买的糖放在木桌上,拿起菜便去了柴房。

      不一会儿,小木屋里便传出一股勾人的香味。

      晓星尘端着几碟小菜,而后又盛了三碗白粥放在木桌上:“阿箐阿洋,开饭了。”

      而没过多久,晓星尘便再次听见了「嗒嗒」声。

      那声音时而急促,时而缓慢。

      像是气愤至极,却又像是惋惜。

      晓星尘只当这是阿箐满腔愤怒无处可泄:“阿箐莫要再气了,阿洋也是。阿箐只是一小姑娘,你也莫要同她怄气。”

      他话音刚落,竹竿声再次响起,相比之前,是要急促许多。突然,嗒声跟着主人慢慢的移到了某处角落,遂消失不见。

      晓星尘轻轻的摇了摇头,缓声劝道:“吃饭吧。”

      这一顿饭安静至极,静到晓星尘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他吃好,站起身子。

      走到属于薛洋和阿箐的位子上,却发现二人都已经离去,桌上的吃食连碰都没碰过。

      晓星尘无奈笑笑。

      曾经的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甚至不吃饭,现如今却已是家常便饭。而那欢声笑语的场景,倒是极其少见了。

      “你们啊,等气消了再来吃吧。一直不吃饭对身子不大好。”

      语毕,晓星尘收了碗筷抬脚便走。

      不久,便熄了灯。

      夜晚的义庄总是显得格外瘆人。

      清冷的月光和那若隐若现的白雾,为这不大的庄子平白增添了几分阴冷可怖。

      那皎洁的月光在一瞬间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指引,不约而同的冲向庄子。

      刹那,角落里已被人遗忘的木棺,极轻极轻的动了一下。

      屋外,青衣少女的身影在月光下时隐时现,而手上的的竹竿子被握的紧了些。

      「道长」

      待晓星尘醒来后,便惯性的拿出霜华,坐在木椅上擦拭起来。

      起身,正打算出门为城内百姓做点什么,自己却猛的一下撞到了一物。

      他还来不及做出反应,对面那人显然要比自己更加震惊:“…你…”

      晓星尘平复情绪,勾起一个和善的笑:“抱歉,无意撞到了阁下。贫道晓星尘,敢问阁下贵姓。又为何在此?”

      出乎晓星尘意料的是,对面的人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反倒是好脾气的将他扶起,就像他扶起那些村民们一般:“免贵姓晓。”

      那人不动声色的避开了第二个问题。

      就连声音,也是同自己又七八分相像。

      晓星尘想。

      感受到对方疑惑的目光集中在自己眼睛上,晓星尘站起。

      对面的人似乎要比自己高上一些,但此时他也没想那么多:“抱歉晓公子,在下目不能视。”

      “无碍,敢问…这位道长。你可是已在此处定居?”

      晓星尘点了点头,那人又问:“不知道长在此定居了多久,此处可有他人?”

      晓星尘闻言,有些警惕的抬起头,那人似乎是感受到了晓星尘的警惕,安抚道:“道长莫怕,只是在下也曾在这里住过几年,只想知道此处现在可还安好。”

      闻言,晓星尘慢慢放下了警惕心,缓声道:“原是如此。贫道在这儿住了大概有十一年了,身边跟着一盲眼姑娘和一顽劣小友。”

      晓星尘一番话刚说完,对面人愣了一下,情绪明显激动起来,说出的话也带了几分颤音:“…这二位…可是名叫阿箐和…薛洋?”

      晓星尘点了点头,有些担心道:“…晓公子,你怎么了?”

      那人却没理晓星尘的话,自顾自的问着:“十七岁下山,霜华一剑成名,得一挚友,相约创派…”

      那人说着,晓星尘听着感到熟悉又陌生,只觉得头痛欲裂。双手附覆上太阳穴,弱声道:“…晓公…子…别说…”

      那人忽然停下了声音,片刻,用苍凉至极的声音说出了一句不容置疑的话:

      “别装了。”

      “薛洋。”

      闻言,「晓星尘」忽的愣住了。

      纯洁如雪的白绫被突如其来的血泪染成一片赤红。

      手下意识下摆,像是不远承认事实一般往后推了几步,无意撞到了木桌使得桌上的糖一把全撒在地上。

      清脆的声音刺的「晓星尘」耳膜有些刺疼,却比不上面前那看不见的人说出的话。

      脑中骤然一片空白,过往如暴风雨般冲进自己脑中,而后只剩下四个血淋淋的大字。

      我 - 是 - 薛 - 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