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68 内容:187

    吴邪:关于潘子以及我后来的回想。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往前走,莫回呀头。

      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

      抛撒那红绣球呀,

      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

      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嘿!”

       

          潘子的枪法好。太好了。

          我行走于漆黑的迷雾,而白得透明的细线纵横交错。我累了,不想去躲避,想横冲直撞,甚至对死亡已经无所谓了。

          死就死吧,黄泉路上我总归不是第一个。兴许还能碰到两三个动作慢的熟人。

          我身后的人在笑。他叫我走,大胆地往前走。

          丝线一根根断裂,其上悬挂的六角铜铃全碎裂成肉眼难见的薄片,一个不差。

          枪法快、准、狠,不带一丝犹豫。坚决地叫我心底苦涩。

          我活着到了桥头。那座桥像是一个分界线,分割光影,划清生死。可哪个是黑,哪个是白,我恍惚之间竟难以分清。

          我精疲力竭了,但我开始奔跑。狂奔。用尽所有肺中的氧气向前跑,没回头。又与其是——不敢回头。

          我又在逃避。

          可枪声仍然无可避免地响了,像是一道惊雷,明明没打在自己身上,却震得我七窍几乎要流出血来。

          身后仅存的声响消散了,我的眼泪也就悄无声息地流下来了。

           胖子将我从水里像是打捞落水行李一样扯了上去,没心没肺地笑:“行啊,我都已经在给你念往生咒了,想不到你还活着。”

          “继续念。”

          ——但不是给我。

          后来我问我自己,要是角色互换,我会不会和潘子做出相同的举动。

          我想我没有勇气了结自己的性命,哪怕那意味着更加漫长的煎熬。我或许情愿在濒死的时候给自己立一份口述遗嘱,把那从古董市场收来的宝贝鼻烟壶留给我爹;如果时间允许的话,再给小哥捎个口信,卖弄个“来生江湖再相逢”那一套的说辞。

          就算很久之后,想起潘子,我心里仍然会一阵一阵的难受,不可避免。

          当时惊慌失措的我,一身伤痕、满心痛楚,却仍挣扎着、贪图着洞外的那么一点光芒。

          我明白,不是怕死,我只是贪生。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