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晰介
    个人签名:鸽写手,lof同名,D5、王者双坑,坑多填不上患者。扩我!
    关注0 粉丝1 喜欢0内容1
    未知

    TA的最新发布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6

    【ALL佣】逆光(1)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2

      OOC有,前期监管全员佣吹,后期全员佣吹。

      开篇来自一些玩家的发言,不黑角色,仅作为设定补全。

      大概设定是如果因为某些情况使得奈布成为监管者。
      我把文从lof搬过来了hhhhhhh

      佣兵有什么用?
      混子吧,修机也不快,治疗速度还慢。
      就是,拖节奏,治疗他还不如修机。
      救人位那么多,干嘛非要他来?
      我们自己也能救好么,修机速度也快。
      佣兵滚出庄园!
      滚出去!
      ……
      “萨贝达先生……”夜莺小姐有些担忧的看着他。“庄园主特意让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么?”奈布擦着手里的廓尔喀军刀,头也不抬问道。“鉴于您在求生者这边受到排挤,庄园主希望您可以接受一些小小的改造,前往监管者行列。”夜莺小姐把信封交给他,但奈布没有看。他想起之前伊莱对他说的话:“你终将会去那边,但你不会忘记。”忘记?忘记什么?是这边美好的回忆,还是他们暗地里对自己的辱骂和嘲讽?
      奈布站起身,把军刀别在身上,朝庄园主的房间走去。夜莺小姐跟在身后,看着他稍显寂寞的背影叹了口气。或许,庄园里又将迎来一场腥风血雨。
      “我想,你应该知道求生者阵容里对你的反应了。”庄园主敲着桌面看向坐在椅子上面色淡然的雇佣兵,“不过监管者那边,虽然觉得你平日比赛时候挺烦,却是一致好评,这倒是有些出乎我的意料。”“这么说,我还应该谢谢他们了?”奈布有些低沉的嗓音让门口的夜莺小姐脸色微微一红,“不过,这份‘好意’我心领了,如果能换个地方转变一下环境和心情,或许不亏。”
      “那么,欢迎来到监管者的地盘,我将对您进行一些小小的改造,以及去除一些不必要的东西,让您在面对求生者时,能够顺利的对他们下手。”庄园主微笑着看向他,奈布也只是闭着眼等待他口中所谓的‘改造’。

      “庄园内全体播报,近日内庄园将迎来一位新的监管者,请双方阵营做好准备,欢迎‘新人’的到来。”夜莺小姐在广播里重复了几次,无视了所有人好奇的目光。

      监管者
      雇佣兵:奈布.萨贝达
      武器:廓尔喀军刀
      技能:
      钢铁冲刺(开局后5秒一次CD,用法和求生阵容时的护肘一样,一般用来赶路)
      二阶技能开启后可以将刀甩出击中求生者,刀可以在墙上弹一次再击中求生者,无论击中与否, 两秒后刀将回到他的手中。(刀气介于红蝶和范无咎之间)
      外在特质:
      坚强:翻窗,砸板,擦刀速度快
      战争后遗症:被求生者控制多次后恢复时间变长(如砸板,被空军的信号枪击中,前锋的球撞晕,被勘探员磁铁吸晕,被咒术师的咒像诅咒),在密码机附近因为噪音出刀速度变快,密码机破译进度越大出刀速度越快,但空刀几率变大。
      隐性改造致命bug:不定期发情(类Omega),必须通过**才能解除,目前其余人还不知道。
      传闻:或许你救到最后,还是无法分清楚是敌是友。

      “这就是新来的监管?”杰克看着那个有些熟悉的兜帽,不确定道,“奈布.萨贝达?”奈布抬起头拽住杰克的领带,让他的眼睛和自己平齐。“怎么,伪绅士,你很惊讶么?”摘除了属于求生者标志的纽扣眼后,奈布终于换回了自己原本的眼睛,浅棕色的瞳孔带着点笑意看着杰克,“不得不说,近距离看才知道,原来你是有头发的。”
      杰克被他这么一拽愣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在奈布嘴上亲了一口。奈布惊得脏话都忘了说出口,他用手擦了自己的嘴几下,带着点愠怒盯着杰克。
      杰克重新戴上面具,背后的披风发出诡异的笑声:“既然小先生已经在我们这边了,那么就没必要再对他们手下留情了。”“原来新的监管还真是你,太可惜了,不能再给你最爱的钻头了。”裘克摸着自己心爱的火箭筒,嘴角的笑看得奈布心里一慌。
      你不要过来啊!杰哥(划掉)裘哥不要啊!
      奈布浑身恶寒,甩了甩手上的廓尔喀军刀:“我以前听说,监管这边是按战绩看的吧。”“除去常规参赛次数,剩下的比赛赢了依旧可以算入每周胜率。”哈斯塔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奈布身后,伸出触手将他缠起来,“你的身上,似乎有些不太一样的地方了。”奈布面上一冷,用眼神威胁他:“我想,庄园主不愿意看到同事之间发生伤残事件吧?”哈斯塔思考了一下,又把他放下来,就看见约瑟夫和卢基诺走过来。
      卢基诺把晶体装在奈布的军刀上,闪闪发光,倒是挺好看的。“多谢了,不过,这个装在上边,有什么作用么?”“与其说有什么作用,不如说会让求生者更容易看到你。”约瑟夫撩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终于有个比我矮的监管者了。”
      奈布:???朋友,你怎么回事???画风不太一样,注意一下昂。
      暂且抛开这些不谈,杰克拽着奈布就去开了局联合自定义。“小先生要不要试试新的技能?”杰克带着奈布找替身人格,在看到律师玩偶后,奈布举起刀砍了一下。
      然后快速的把刀在手上转了一圈。
      cnm这个擦刀动作好羞耻啊,竟然还是强制的,艹。
      此时一位佣兵脑壳开始大了起来,他看到杰克在旁边笑的很大声,抬手就怼了他一刀。虽然监管者之间攻击不会受到伤害,但是杰克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疼痛。“疼疼疼,小先生你也没必要对我下死手吧?”军刀从杰克的身体里穿过去,奈布顿时觉得有点可惜。“早就想这么做了,不过求生者的时候军刀只是个挂件,只可惜监管者在对局里也打不到么。”
      一名秃头绅士突然为自己以前多次于死神擦肩而过点了个赞【不是】。
      奈布又试着翻了两个窗,速度和原本差不多,砸板似乎也挺快。听到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后,奈布回头一看,杰克正以泼妇跨栏式破窗而入。
      不得不说这泼妇跨栏的动作是真的【ALL佣】逆光(1)【ALL佣】逆光(1),你这是在显摆你的大长腿么???奈布趁着杰克还没翻过来的瞬间推了他一把,啪叽一声,杰克向后倒的时候脑袋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有点东西。
      果然,当监管者比当求生者好玩多了。奈布蹲在窗口上托腮看着杰克,这家伙不会摔这一下就摔出脑震荡了吧,这么久还没起来?不是说监管者身体素质都挺好的么?

      Lv.2

      我有一、、不太习惯类似于论坛的版式【流泪猫猫头.jpg】



      摔倒的杰克差点梦回大唐【划掉】。

      他看见一个穿着天使装的奈布正在朝他招手,傻笑着伸手抱住他:“小奈布你来带我走了吗?”从窗户上跳下来想看看杰克情况的奈布一脸黑线的被杰克抱着趴在他身上。

      说起来,这个情况好像之前也发生过。不过那次是自己翻窗的时候没站稳脚底一滑直接扑到那人怀里的。但那个人是谁,自己却一点都想不起来了。是庄园主为了让自己能够更快的融入监管者阵营把记忆变得模糊的么?他倒是费了心思,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既然来到这边了,就要好好享受一下不同的乐趣。

      在把杰克暴揍一顿拖回监管者宿舍的路上,奈布看见伊莱站在路口不远处,似乎是在等着他。不是说求生者对他的记忆都已经被消除了么?哦,瞧他的记性,这位毕竟是意义上的“先知”。不过这位“先知”大人来找自己有什么事?

      “你还是去了那里,但没有关系,我尊重你的选择。”伊莱摸着肩上的鸮,语调轻柔,“还请保护好自己。”奈布拖着杰克的动作顿了一下,他的嘴唇动了动,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最后只是叹了口气:“多谢关心。”毕竟人家和自己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也没对自己冷嘲热讽,奈布也就没甩脸色给他看。

      等伊莱走远后,一直装死的杰克终于发出了因为脸刨地吃土过多导致腐朽的声音:“虽然求生者阵营那边除了这个‘先知’没有人记得你了,但终究是个隐患。”暂且不说求生者如果知道他转到监管者阵营之后会如何对他进行言语上的辱骂,搞不好庄园聚会的时候还会大打出手。不过就算求生者那边要打,监管者这边也不会同意吧,毕竟,大家心里可都怀着一个心思。

      占有他。

      听到杰克说话的奈布停下来,一脚踩在杰克的背上:“哟,您老舍得醒过来了?还等着我拖您回去?”杰克仿佛听到自己骨头架子散开的声音,吓得在奈布松脚之后赶紧麻溜的爬起来。

      “挺能耐啊,让我拖着你走这么远,想想怎么赔偿我,嗯?”奈布倚在门口的柱子上,双手抱胸抬头看着杰克。被他的尾音勾得浑身酥麻的杰克终于反应过来,牵过他的手弯腰行了个礼:“不知道小先生愿不愿意赏脸让我抱你回去?”奈布极为嫌弃的“啧”了一声,但还是靠近了杰克拽住他的领带:“你可别把我衣服弄坏了,走的太急就这一身。”

      其实奈布隐隐约约察觉到监管者对自己的感情,但他们不是开膛手就是旧日神,而且当初自己还是求生者的时候,碍于各种情况,奈布也不想去细问。但毕竟自己现在已经算是监管者的一员了,在这样的环境下,和相同阵营的人谈恋爱似乎也就没什么尴尬的情况了。

      想通了的奈布突然搂住杰克的脖子,在看到豆豆眼面具的懵逼表情后,奈布“吧唧”一口亲了上去,然后快速的从他的怀里挣扎下来,寻找下一个受害者。

      除去在哈斯塔那里因为看了他兜帽下的脸太久差点SAN值掉到底而(被)吃(强)瘪(吻),奈布表示战绩还是很好看的。被惊到口红掉在地上的裘克,激动得差点重新开口讲话的班恩,石化到脸上裂纹又多了几条的约瑟夫,手一抖结晶体掉在培养液里的卢基诺。当然,还有一直尾随的罗比和小信徒,虽然小信徒叫他爸爸的时候让他着实有些懵逼。不过奈布表示,就算变成监管者,他依旧是庄园第一皮皇。

      不过皮皇奈布.萨贝达很快遇到了一些奇奇怪怪的麻烦。

      虽然下午的时间在调戏众监管者中愉快的度过,但晚上例行的欢迎会还是要参加的。在看到门口的瓦尔莱塔之后,奈布沉默了一下。当然,是因为看到她手里的衣服。“瓦尔莱塔小姐,我记得夜莺小姐似乎没有给我准备过这样的衣服……”蓝色的小蝴蝶围着他慢悠悠的飞着,奈布的眼神里透露出无奈,“我穿以前的衣服就好了,反正只是简单的欢迎会,不用这么华丽。”

      “但我们应该用最好的状态去面对他们,不是么,奈布先生?”瓦尔莱塔把衣服给他展示了一下,“夜莺小姐来看过了,她觉得这件衣服不错,而且,求生者那边的记忆删除的毕竟不是很彻底,我想您也不希望今晚有一个尴尬的收尾吧?”奈布僵持不过,叹了口气接过衣服,刚想关上门让瓦尔莱塔在外边等一会儿,就被她用机械臂卡住了门:“如果方便的话,还请您让我量一下尺寸,虽然我大概能够算出来,但贴身的衣物还是亲自量比较好。”

      等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一开始不是说好就换个衣服么???奈布穿着裤衩生无可恋的站在地毯上任由瓦尔莱塔帮他量尺寸,然后穿上那件看起来毛绒绒的外套。瓦尔莱塔脸上的笑容快要收不住,她强行把嘴角压下去,对正在穿袜子的奈布行了个礼:“那么我先回去了,还请奈布先生今晚一定要到场。”“嗯,多谢瓦尔莱塔小姐了。”奈布对着她笑了一下,然后扭过头看着裤袜夹犯了难,嘴里小声嘟囔着:“这东西要怎么穿啊,也太不符合我的风格了,哪个雇佣兵会穿这种贵族少爷才会穿的东西。”

      还没等奈布和衣服混战多久,门口传来规律的敲门声。“小美人,我可以进来么?”这个称呼,大概只有约瑟夫会用了。奈布刚想说等等,但转念一想,约瑟夫毕竟算是贵族出身,这种衣服他大概知道怎么穿,索性就应了一声。

      约瑟夫推门进来的时候,奈布裤子后边的尾巴还在不停的摇,他喉头一紧,长舒一口气走过去。“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么?”他不着痕迹的摸了一把奈布的尾巴,弯下腰看见他垂在大腿两旁的裤袜夹。

      哦,这腿部线条竟然该死的诱人。约瑟夫帮他把裤袜夹夹好,想再多摸几下的时候,奈布往后退了半步。怎么感觉后背一股恶寒……奈布看了眼自己的装扮,又看了眼直起身子整理衣服的约瑟夫。难道是自己的错觉?我怎么打心底就感觉不太对劲?这伙人是不是瞒着自己做了什么?

      不得不说萨贝达先生看似对感情很敏感但对表达方式其实一窍不通呢。

      “说起来,所谓的‘欢迎会’,我是该早一些到还是晚一些?”奈布把帽子卡回脑袋上,露出两只小小的猫耳朵,看得约瑟夫一阵心痒。哦,该死的,这个雇佣兵怎么能这么可爱,他太想把这一刻留住了。他清了清嗓子,缓缓开口:“或许求生者那边有为你准备的‘惊喜’,不过他们总是有人会晚到。”“好吧,那我晚一些去。”奈布摊了摊手,“更何况我现在也不是太想见到他们。”

      回复
      Lv.5
      呜呜。写的好棒。我吹。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