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夙长歌
    达人认证:盗墓笔记版主
    个人签名:无人能够杀死我了
    关注4 粉丝48 喜欢22内容56
    美国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108 内容:254

    《霸道夙夙别吻我之:调教雪碧小娇妻》(三)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安雪碧醒来的时候,身边的男人仍然处于昏迷状态。她颤颤巍巍地爬起身子,抱怨了一句裙子都弄脏了,但所幸的是没有受伤。再看看身边,她被惊呆了。

      她的旁边沉睡着一个男人,身材高大,裸着上身,肌肤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若不是肩头有一个血洞,安雪碧简直会认为他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安雪碧贵为一国小公主,何曾有过这般的见识,正要责怪外面的侍从事发的时候为什么不进来救她,这才想起自己对他们吩咐过不允许他们进入这个花园。

      她惊呆了,但是却出乎意料的冷静,叹了一口气便站了起来,吩咐人进来将这个男人安排妥当,再自己去换了一件新的裙子。

      一位医生在不久后和安雪碧汇报:这位先生应是从高空坠落而下的,浑身多处刮伤、骨折,左肩被子弹贯穿,能活着是一个奇迹。他还没有苏醒,但所幸没有生命危险。

      安雪碧平静地点了点头,啜了一口面前啸鹰赤霞珠干红葡萄酒场为她单独生产的高档葡萄汁。她总觉得这个天降的男人的来历十分不简单。

       

      夙长歌醒来的第一句话是:这是哪里?

      得知自己在安雪碧公主的宫殿中后,他松了一口气,暗道了一声真是误打误撞来对了地方

      他身上的伤愈合的很快,刚醒来便可以流畅地说话及与人交流,一个月后骨折便尽数痊愈,枪伤对他来说似乎也只是挠个痒痒,换药的时候他连哼都不哼一声,平静得好像那个血洞开在别人的身上。基督教的医生震惊地叫了一声上帝,说这简直是个医学奇迹。

      夙长歌总是很善于创造奇迹。他本身也就是一个奇迹的男人。

      侍从们日日跟安雪碧禀报关于夙长歌的种种,说他日日除了闭目养神便是随地走走,伤还未好便已日日练枪练剑,悠闲地像是一个本就居住于此的王子。安雪碧十分惊奇,终于在一个美好的傍晚决意去客房中拜访这个奇妙的男子。

      她刚走进房屋,夙长歌的眼神便如利箭一般抵了上来。那眼神充满了危险,却又有低低的魅惑。安雪碧看呆了。

      随后,夙长歌反应过来了,行了一个很标准的骑士礼,又吻了吻安雪碧娇嫩的小手:哦,我的公主,请原谅我的失礼。

      安雪碧的樱桃小嘴微张——她被这般美丽的男子看痴了。她见过无数追求者,也见过很多异国他乡特意为她而来的美人儿,可就算是最帅气的男子、最艳丽的女子也不敌他的色彩。他的俊美是文字无法描述的,低沉却也张扬,让安雪碧从第一眼起便沦陷其中。

      他满身是血的狼狈样子便足矣让安雪碧动心,更别提此刻仪表堂堂、风貌正盛的样子了。

      安雪碧笑了笑,虽然她自己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色情的痴女。她连忙做了一个爱卿平身的手势,问:哦,美好的人儿,你何曾有过失礼?

      夙长歌站起身来,将优雅的下巴收了收,低下头来看这位美丽而纯洁的公主:非常抱歉,我美丽可人的公主,我名夙长歌,比邀约迟到了两个月。

      安雪碧头脑里的血液炸开了——父母曾在很久以前许诺过一个求婚者,名字叫做夙长歌,可却迟迟未来。在尊贵的公主面前,临阵脱逃的胆小鬼并不少,所以安雪碧也没有太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可此刻她竟然得知,这位美好的来客正是来见自己、来追求自己的。

      她喜极而泣,左眼滴着珍贵的祖母绿宝石泪水、右眼流着施华洛世奇钻石:哦,我帅气的人儿,从今日起你不再是我的追求者了,我将会和父王说——你将成为我的未婚夫。

      夙长歌将她拦腰抱起,对她行了一个亲昵却高雅的贴面礼,低沉的声音富有磁性:这样...会不会有点仓促了呢,我的amore

      安雪碧的面容已经红做了一片,正犹如外面火烧的晚霞......下面一只路过猴子的屁股。

      不会的,我相信你。安雪碧的声音充满了自信:

      正如我相信爱情。

       

      夙长歌是一个冷漠的人,他对于美丽的姑娘不太会献殷勤,也在这方面从未有过经验。他见安雪碧的初衷本是要和她进行一些经济业务上的商谈,却不料被这位公主尊贵的父亲摆了一下子,让公主误以为他是她的追求者。

      夙长歌对于婚配没有任何打算,但他并不讨厌这位天真烂漫又有一点傻逼的小公主。因此他并未拒绝公主的好意。

      以他的话来说,便是——“让美丽的女孩子哭泣,是不道德的一件事情。

      他在伤好了的两个半月后与花跳取得了联系。花跳那一晚利用降落伞跳到了一个正在洗澡的美女的浴缸里,被迫对那位名叫江埜的女孩儿负责。花跳在电话里跟夙长歌表达了他的思念,并且报告道:江埜人很温柔,只是胸有些太小了,是凹着长的——这一点和那一天被从飞机里踹下去的安泽九一样。

      花跳在电话里询问了夙长歌的近状,得知夙长歌订婚的消息之后大喜过望,说是近日便要携着江埜来AXB国看望他。

      夙长歌不是一个爱和人唠嗑的人,平铺直述地问,知不知道那天袭击自己的是什么人。花跳沉思了一会儿,说最近有一个新势力的升起,他们想要和夙氏公司抢夺资源和SCG国的政治主导权。那次袭击应该就是他们策划的,而他们雇佣了一个业界内很有名的杀手公司来为他们服务。

      花跳在二十分钟的资料查询之后重新拿起了电话,对夙长歌说:老大,你会使用枪的对吧?

      夙长歌含糊地了一声:不使用枪,如何征服玫瑰呢?

      不使用自己最引以为豪的枪支,是难以占有安雪碧那种娇艳而美好的玫瑰的。

      花跳在电话的那一段对着电脑屏幕,神色凝重:他们的组织里最危险的队伍叫做有黑,按情况判断应该就是我们所遭遇的队伍。组长是一个代号无白的狙击手。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嗜血狂魔,性格如私生活般难以捉摸,是个很危险的恶魔人物,被组织里的下级誉为‘撒旦’,听说生气起来连自己的下级都能毫无感情地杀死。传说......一枪都没失过手,扳机只要被扣动一下,便是一条人命归西。老大,你......是怎样活下来的?

      夙长歌缓缓地勾起了性感的唇角,可花跳没有看见。

      就这样,挂了。再说话的时候,夙长歌的面容已经回归了彻底的平静和冷酷。花跳摸不着头脑地听着电话里的盲音,不一会儿就被那个叫做江埜的女孩拉着一起逛街买包包去了。

      夙长歌凝望着晚霞血红的颜色,霎时间风起云涌,正如遥远的SCG国。

      有什么新的事情......要发生了。

      真有趣。

      我觉得 安雪碧是花痴 但 她不是变态
    • 夙长歌她是,她馋夙长歌身子
      拉黑 10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凹著長的那是啥玩意,整倆管槍進去都?了。
    • 夙长歌 [s-85] 罩杯是负号
      拉黑 10月前 电脑端回复
    • 水手。@夙长歌。 神了,爺要甩掉那個沒有奶子的女人。?
      拉黑 10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现在,俺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杀手啦
    • 夙长歌那必须,你多邪魅啊。
      拉黑 10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

      夙长歌亲安雪碧手的时候打嗝了嚒。 [s-93]

    • 夙长歌打了打了,必须的
      拉黑 10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宋漻好帅一男的@夙长歌。 你是不是有什莫问题
      拉黑 9月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