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38
  • 关注 34
  •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34 内容:138

    轮回的梦里我依旧在等你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禅亮,不是按照历史向走的,ooc。

      禅宝视角。

      文by 诸葛解卡

      「轮回的梦里我依旧在等你」

      (=´∀`)人(´∀`=)开始。

      我曾真真切切品味过何为悲痛欲绝。

      就在他入土的一瞬。

      |一|

      吵死了,这个人声音好难听啊。

      我睁开眼。

      桌上的奏折是……

      是出师表。

      哦,昨天刚送相父入土,晚上我趴在这奏表上哭着睡着了。

      不对啊,这墨痕居然这么新……

      “陛下,臣认为此刻丞相适才平定南方,不宜出师北伐啊!”

      揉揉眼,面前跪着的两个一人是相父,一人是太史谯周。

      嗯?怎么回事,上朝我竟睡着了么。

      相父!?他,他,他不是,已经……

      望望相父,相父沉默着,却依旧往昔那般满脸的忧愁和急切。

      他还健在……

      那刚才一定是梦。

      我欣慰地想着。

      “陛下,不可北伐啊!”

      “谯周,闭嘴,相父要北伐,朕便准。”

      “若无他事,便退朝吧。北伐一事,诸位全听相父调遣。”

      人都退下了,相父却还是跪在原地。

      “相父,快快请起!”我有些着急,去扶他。

      “陛下,臣即将出师,万望陛下保重身体,整治朝纲,好让臣在前线,好好地为陛下打江山!”相父握着我的手,哭了。

      又跪下,叩头流血。

      “相父!”

      我心疼的抚着他额头。

      “朕会的,相父也一定要好好的照顾自己。朕等你带着朕的江山回来。”

      “谢陛下圣恩!”

      为我而打的江山么。

      在相父的眼里,不过是……

      不过是为了父皇。

      我在相父心里,还是那个不上进,只会胡闹的孩子。

      我会让你认可我的。

      |二|

      再睁开眼,身边景色不同了。

      这是哪儿?刚我不是在大殿么?

      “陛下快快更衣,丞相平安回来了!”

      相父北伐归来了。

      这是身边侍郎告诉我的。

      我心中的喜悦和激动立马就涌了出来,换完衣服我跑着去为他接风。

      马谡大意失街亭,相父北伐失败,西城险些丧命。

      还好相父全身而退。

      相父斩了马谡。

      竟将相父坑陷至绝地。

      说句实话

      就算相父不斩,我已不想留他。

      相父匆匆赶来,朝着王座跪下,满脸深深的自责和内疚。

      “臣,有负于陛下,有负于先帝……”

      “相父莫责怪自己,街亭之过,咎由马谡,相父切莫过于自责……”

      “臣自觉无颜苟活,还请陛下赐臣追随先帝而去……”

      “好了快住口,不许胡说,相父一身系国家之安危,怎可拿性命开玩笑。”

      “可……”

      “………若相父心中过意不去,那就贬相父为右将军,行丞相事,照旧总督军马。”

      我不愿责罚你,我只是担心有人趁你犯错失势而加害于你。

      我知道你依旧会北伐,那我就把兵权继续交给你,让那些墙头草明白,相父就是相父,你的地位不容挑衅。

      这样就能既守住你的自尊,又能保护你的安全了。

      这种小伎俩,相父一定会识破。

      只是不知……你能不能读懂我的心意呢……

      |三|

      这次出征,相父被曹贼抓住,等我率军赶到,他已倒在血泊中。

      “相父,相父,莫要丢下朕!”

      噩梦中惊醒,我下意识一侧身。

      幸好,他还在,还在……

      自从十六岁那年父皇去世,一直陪伴我,照顾我的就是榻边的人。

      君臣同榻而眠,本就不合乎礼仪。

      幸好,自己年纪尚小,可以提出无理的要求。

      他的丞相府就在我这皇宫。

      所以才有“宫中府中具为一体”之说。

      “做噩梦了么?”他把头转过来。

      我擦擦头上的冷汗,把手臂轻轻搭在他身上,深深的把头埋在他怀里。

      “不许走。”

      “臣没走。”他轻笑两下,拍拍我的头,反手抱住了我的背。

      他的体温在身体接触处传来,他的气味萦绕在我鼻尖,那么真实,让我感到安心。

      嗯,相父再次出征回来了,他什么事也没有,什么事也没有,没丢下我……

      /自白/

      因为自己的任性,朝政之类的,全都给了相父。

      相父每日忙到深夜,我心中其实也很不是滋味。

      心里明明是爱他的,却还让他受累。

      我要试着改变,我要证明自己的能力。

      第一次北伐,相父呈上的出师表,已经翻来覆去看了好多次,夜夜偷偷放在枕边。

      相父想要我做个明君。

      我努力了,努力去广开言路,严明赏罚。

      相父想要我亲贤远佞。

      我努力了,努力的让自己慢慢离开宦官。

      我确实努力了。

      相父也看见了。

      相父,也会把政务慢慢的分给我一份了。

      我竭力做好。

      因为……这样他会久违的很开心,

      而且……讲真的,他笑起来真的好好看。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老是想让他留在我身边。

      想要独占他的念头会越来越强。

      我不知道是因为太爱他了还是怎么了。

      |四|

      睁开眼,再一看,夜已经很深很深了。

      相父呢?

      不安的翻身。

      榻边也空荡荡的。

      “相,相父?”

      “陛下,怎么了?”

      他走近,脸上带着浓浓的倦意。

      “相,相父……”

      我有点想哭。

      但我忍住了。

      “相父还不睡?”

      “无碍,还有几个折子。”

      “去睡觉。”

      “陛下……”

      “剩下的朕批即可。”

      “臣还是……”

      “唉……”看着他憔悴的脸,我真是无奈又心疼。

      “相父看着我批总放心了吧?”

      “嗯。”

      我的天,这哪是几折,这是几十折吧。

      我坐在案前,内心很不是滋味。

      “陛下,不如还是让臣……”

      “不行。朕说朕自己来,就自己来。”

      一折一折似他那般细细的批阅,浪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终于批完了。

      忽然想起相父好像许久未提出意见了。

      欲动,方觉肩上沉重。

      细细端详。

      睡颜也是极美的。

      难得睡的这么好。

      相父便靠着吧。

      随手拾起刚刚掉在地上的锦衾,盖在他身上。

      我温柔的抱住他。

      夜冷,相父莫着凉。

      |五|

      微笑着醒来。

      这又是哪里?

      我听见相父情绪激动的和我说话。

      “陛下,这,这不可,陛下年纪尚小,不可亲临战场啊!臣五次兴兵,寸功未建,此次出征,安敢再劳烦陛下亲陷于万险之地?!”

      原来是第六次北伐么。

      嗯……第六次北伐,我要和相父一同出征。

      “相父。朕意已决,不必再劝。”

      “陛下,若你有什么闪失,这叫臣如何向先帝交代……”

      “相父,朕已不再是不及你胸前的黄口孩童!”

      朕,明明对您是……那种感情……

      相父,您对朕所有的温柔以待,难道只是因为父皇么。呵呵,大概真的是我自作多情了吧。

      朕,朕想知道,你对朕的感情,究竟是怎样的!你对朕的耐心与温柔,是因为朕,不是因为父皇对不对!

      |六|

      满腔悲愤,从床上一跃而起。

      出去散散步吧。

      杨仪告诉我,曹睿御驾亲征,吴王孙权不敌曹魏,现已尽数退回江东。

      啊,吴王真是个没用的东西。

      东吴三路兵马悉数退去,吴蜀两国东西夹击魏国之势荡然无存。

      不知相父听了内心有何感想?

      我转来转去,回了中军大帐。

      相父还在挑灯观摩地图。

      身形略消瘦,还咳嗽不止。

      真让人不省心。

      站在他身边,心里有点煎熬。

      嗯,杨仪进来的真是时候。

      啊啊,又好怕相父知道……

      相父身体本来就不好……

      近日老是咳嗽,军政却又都不让我插手了。

      点点梅花似的印记般的血洒在他手上,他从不曾倒下的伟岸身躯颓然脱力,我当时所有的感官仿佛一下子都失灵了,潜意识做出的第一个动作就是伸出我的双臂,接住他,接住这个我眼前突然不省人事的世间珍宝。

      他手里的血和他紧闭的双眸无时无刻不在刺痛着我的眼睛。

      “快!快传医官!”一瞬间所有人都慌了起来,喊人的喊人,找人的找人。

      我脑子是乱的,抱着他,心里有块什么东西,好像碎掉了。

      我连叫都叫不出声来了。

      一摸眼睛,湿的。

      |七|

      漫天的纸钱和震地的哀声猛烈的撞击着我的心。

      呆滞的望。

      相父是睡着了罢?

      对,他一定是太累了,然后睡着了。

      也好,相父近来军务倥偬,好久没好好歇着了。

      朕,朕不哭,相父好生歇着,朕不打扰相父休息。

      父皇可是把朕和这江山托付给你了,你那么爱我父皇,一定不想让他失望吧?相父答应朕了要替朕打江山!

      若相父食言,朕便要重重的罚你!

      朕等你,等你醒了再来找朕批准北伐的事宜好不好?

      我恍惚看到你拿着扇子向我微笑着答应了。

      那么,我们说定了哦。

      我笑着,再一次抚着这出师表入眠。

      Lv.5
      哇塞,这一对绝了
      回复
      Lv.4
      爱了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