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原创连载
  • 今日 1
  • 帖子 216
  • 关注 79
  •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79 内容:216

    《三九万里青》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3


       

      三九天的大雪不知疲倦地下着。

      楼里挂着盏盏红灯笼,戏台上的人眉目清秀,左眉梢下有一道不甚明显的疤痕。垂眸颔首,水袖拂面,轻轻一笑,抬眸间万种风情,好似须臾间花开的春天。

      沈起川坐在台下,手指轻轻摩挲着杯子边沿,小饮一口,目光仍落在台上的人。

      一曲终了,人下了台径直走向沈起川,作揖起身,“沈小四爷。”

      沈起川放下手里的茶杯搁在身侧的檀木四方桌上,起了身,递给身后小倌一眼色,那小倌赶忙把手里的暖炉给了周青。

      周青接了过来,“你这是?”

      沈起川道:“我前段时日在北平,我瞧这暖炉用着甚好,便买来送你。”

      周青听后,不稍人察觉的轻轻一笑,绯红却悄悄漫上了耳尖。

      “小四爷有心了。“

      “你我也是老熟人了,不必。”沈起川道,“改日有空就来来府上坐坐。”

      “好。”

      沈起川点了点头,没人再开口说话。

      沈起川久久看着他,终是低头装作不在意的点了点,转身走了。

      -

      ·1932年冬。

      三九的梅花红了满山,月亮隐匿在云层后,偶有一两个星星闪烁。

      山脚的渭水镇里万家灯火,家家户户挂着红灯笼祈求来年无无病无灾。

      在一个不起眼的窄巷里,趴着一个约莫十来岁的孩子,衣衫褴褛,透着大片大片的淤青,额角还汩汩流着暗红的血。

      他缓缓睁眼,嗓子干涩难忍,只轻咳了一声,从骨头缝里渗着的刺痛便立即遍布全身,痛得他倒吸一口凉气。他皱紧眉头忍着痛,动了动手指,望向了漫长深邃的窄巷尽头。

      来人走在街上,穿着大红的戏袍,袖子宽大,还滚着金边,步履匆匆,手里提着红灯笼,灯笼下的穗子随着烛火生姿。

      路过窄巷,一股浓重的血腥从里面弥漫开来,周知堂当即停下步子,提起灯笼瞧里面窥探——

      只瞧见一个不稍大点的孩子正一点一点艰难地朝着这一抹光亮向前爬。

      那是对生的强烈的渴望。

      少年看到眼前的绣花鞋停下,抬起头,明亮的光驱散了他周身的死气与绝望,灯火映亮了他暗淡混沌的眼睛。

      从此他的世界天光大亮。

      -

      “咳。”少年蹙紧眉头,额上涔涔流下汗珠,脸上浮泛着不正常的绯红。

        身躯蜷缩着,皮肤好似贫瘠干涸的土地,绽放着朵朵淤青,骨节分明的枝干铺展在他裸露的脊背,外翻的肋骨像向外生长的枝桠,包裹着他干柴般身体,十来岁的少年本不该如此。应在草长莺飞的日子里,笑容明朗,迎着春风,干净的皮肤就该淌着一湖温软的春水,倒映着三月松软的云。

        少年一笑,阳光炽烈。

      “吱呀——”周知堂推门走了进来,脸上满是担忧。走到床边上坐下,敛着袖子伸手轻轻放在额头上探温,“竟如此烫了。”

        看着眼前的孩子,不忍地叹了一口气,从外房打来盆热水,打湿手巾,轻轻擦拭着身体,不一会整盆水都变得脏污,还融和着血。

        换了好几盆热水擦净后,周知堂替他盖上被子,看着他紧皱的眉头舒展了,才安心的走了。

      -

        ·梦里。

      “你们快看,他走个路都跟个小姑娘家家似的!哈哈哈哈!”

      “就是!不男不女的玩意!呸!可千万别跟他在一起玩!”

      “哈哈哈哈哈……”

         ……

        混沌梦境里,这些尖锐的刺耳的刻薄的耻笑与辱骂的声音忽远忽近,四面八方铺天盖地的席卷在耳畔,贯耳的声音就快要将他的身体撕裂。

      “方青,你真恶心。”

        接着就是接二连三的拳打脚踢,肉体快要烂成碎泥,灵魂仿佛都要被抽离,所有的谩骂刻薄偏见,都化作吃人的刀锋,杀死方青。

      仙女姐姐开连载了唔?!!!!!!!!围观~~~~姐姐加油!!!!!!!!!!!!!!

    • 莲佛谢谢!!突然来了灵感(哈哈嗝)更新频率不会很快,作业笔记还是得写(害)
      拉黑 3周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我来了我来了。
    • 莲佛!!!
      拉黑 3周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