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原创连载
  • 今日 5
  • 帖子 196
  • 关注 78
  • 原创连载 原创连载 关注:78 内容:196

    十三月5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原创连载
    • Lv.6
      VIP

       

      我一度以为这些事情会如同挥之不去的噩梦,在阖上双眼的时候不断浮现在一片黑暗中刺痛现实的一切,

      不过还是我错了。在那个未知的时间,她早已被我亲手扼杀在缥缈梦幻的世界里——于是成就了现在这样人畜无害的众生。

       

       

      ————。

       

       

      这几天一直住在医院,算起来已经有些日子没回家了。

      也很久没在休息的时候思考一些有用没用的东西了。是因为时间根本没有交给我思考的时间吗?只是每日的深夜从五颜六色的光中抬起头,便在柔软的床铺上倒头就睡,直到天亮——

      也有些喘不过气来。

      下午与医生的谈过话,她差不多痊愈了。但这个看起来不怎么聪明的医生非要在平淡的交流中强行的插入一些奇怪的问题,关于她的。我什么都不明白自然也不会乱说,毫无添油加醋婉拒了他提出的一切猜想。

      “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忙完这些平庸的事便去了医院对面那家餐馆吃了点东西,捏着老板找给我的一元硬币在门口车站眯着眼睛看站牌。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时间被其他东西填满到流淌出来,弄脏了桌布,还顽固到无论怎么漂洗都无法去除最后那一点污渍。

      把将要做的事一一列到纸上,掀开书页恍然发现钢笔没有墨水。

       

      在通往市区的公共汽车上浏览着窗外走马灯一样的风景——陌生的世界总有数之不尽的光芒。车上几乎没有人,我只看到坐在后门门口的少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默默狂欢着。

       

      富有诗意的生活总在在未知的地方发生变化,未被人探寻过的小径边长满了野草,延伸到路的尽头。站在路中央的人渴求漫漫长夜里的一束光,也许那只是无济于事的最后手段,但他永远不可能知道最后光芒将怎样笼罩他的恐惧。

      没有太阳但不代表没有光芒。

       

      似乎刚刚下过雨,空气里弥漫着潮湿的味道。我踩着夕阳走在人行道上,有刚刚放学驮着书包的学生——他们看着我无所事事的走在路上,没有惊讶但目光中带着不太平常的……似乎是在打量我像一个什么人斟酌下一步该如何是好。

      行吧,我大概猜出来他们在想什么了。经过学校的时候我往里看了几眼,操场上有人打球,传过来了模糊的加油声。

       

      手机响了。

       

      “妈的你这几天死哪去了……现在整个学校都在说你是同性恋,操。”

      电话对面传来一阵急躁的电流声,沉吟一会打算开口时,又被对方无奈的笑声打断,“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下课就听他们说你和另一个一直没来上课的人怎么怎么样做恶心死了。如果下午你不来学校找我老子就默认你跟那货跑路了,听到没有。”

      “……?我现在就在校门口妈的你赶紧。”

       

      我挂断电话,坐在绿化带旁的石台阶上。只上神了一小会他就哼哧哼哧跑出来——应该刚刚打完球,脸上还挂着汗。

      “怎么回事。”我递过去一包纸,看他胡乱擦擦脸,拿出手机扣在我眼前——

      这是一张极低俗的,露着白花花的肉的照片。我的脸p在上面,不仔细看简直看不出端倪……我被这照片恶心到了,捂着嘴巴咳了好久。

       

      喝了口水但一句话也不想说。我点上一支烟。

       

      “你相信这上面的不可能是我吧。”透过白色的烟雾,看到对面一对凶恶的眼睛盯着橙红的火星,

      “所以才要找你问明白,传到政教处那里了,马脸要处分你来着。”

      “可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递过去一支烟,他接住了,摸索摸索兜没找到打火机。

      “闲事少管,免得引火烧身。”他点燃香烟,看到在火星燃起的瞬间又被掐灭——

       

      “操,你怎么买烈的。”

       

      我不吱声,空气理所当然的凝固起来——氤氲烟雾中我怀着鬼胎。借着白色的无形屏障我问他,“那这些人对我们怎么看,我和那个不知名受害者。”

      “不清除,但看起来大多数都很厌恶这个。”他蹙着眉猛吸一口烟。

      “还是图片太恶心了,我自己看着都想吐——不对啊,我的照片哪来的。”

      “不知道。”

       

      他不正面作答我的问题,但答案并不是不明了。我无聊,扒拉着手机盯着短信信箱里的几条未读消息。

      她问我去哪了。

      光映得手机屏幕黑蒙蒙的,我在聊天框输入“处理一些事情”又逐个删掉,一时想不到该说什么,索性关上了屏幕。

       

      “……你先回去吧,我想想办法。”

      他低声骂了一句,烟的味道弥漫在潮湿的世界中直至那朦胧的身影消失在这漫漫黑夜。

       

       

      但路还很长。

      我在路灯下悠然的走着,恍然回到了那个陌生城市,与此刻一样凝重的,漫无目的夜晚——

      但我知道,这条路的尽头是家。正当我感慨着时间如梭时,手机又不合时宜的响起来,盯着熟悉的备注,我吞了吞口水按下接听键——

      “医院好无聊,什么时候回来陪我聊天。”

      “是相机不好玩还是手机没意思,今晚我抽不开身。”

      我撒了谎。

       

      电话另一头传来沉闷的笑声。我伫立在红绿灯下,盯着灰色斑马线横在柏油路面。手上还有没喝完的奶茶,我喝了两口扔在街边的垃圾桶里。在聒噪的人群中,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混在里面,随波逐流。

       

      “我尽量,再等等吧。”

       

      挂断电话似是如释重负了。在街上看到几个常在学校见面的人,他们鄙夷的看着我,就像昨晚在妓院看到我对女人们左拥右抱一样——

      到底谁该羞愧。

       

       

      我也不知道。

       

      就像无知的路人见到几个情绪激动口出狂言的家伙难免被负面情绪影响到。也是,不怪他们。

      人言可畏。

       

      TBC. 

      繁华大加油!!!!催更(bushi

    • 繁华哥g马上马上在写了(其实一点没动
      拉黑 2周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