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46
  • 关注 36
  •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36 内容:146

    十年惊得衔蝉梦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Lv.5

      【仙君&他的小猫妖】失踪人口回归 准备好了吗 依旧是亮蝉法王组

      正文开始。 推荐背景bgm:医龙-Bule Dragon(Piano ver.)

      封面作者:半次元—瑶七七(已授权)

      “你睁眼看看我… ”颤抖的双手,怎也揽不住那即将消失的碎影。

         十年惊了谁的梦?

      传闻武陵山脉有一猫妖,九尾,善舞,倾国倾城。

      【这是我的猫,已经陪了我三年】

      桃花源,落英缤纷,与岸齐平的湖水映下了整个天地,时而被落下的桃瓣惊起波澜

      武陵仙君盘腿坐在最繁盛的那片桃花荫下,眼里尽是慵懒。他不经意瞥向远处,遍地繁花中赫然冒出一团白。

      仙君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又喝多了,半晌,才不确定的走向前去查看。

      是一只白猫,好几簇乱毛沾着斑斑血迹,脆弱的生灵奄奄一息。

      “真可怜”仙君啧道。

      …………………………

      猫醒了,看着半身绷带的自己,警惕着正注视自己的仙君,那双蓝眼中满是凶气。下一秒,她直起身来,一双利爪直袭仙君,他敏捷地闪开,眉头一突。

      “白眼猫。”

      白猫跃然而下,半跛着缓行了几步,看似痛苦又狂暴地颤抖,直抓自己,凄异地尖叫。

      仙君看得直心疼,到她身边抱住了她,用温柔的语声轻喝道:“好了,再乱动伤口就裂了。”

      白猫泪汪汪的碧眼里映着仙君好看的侧颜。

      这猫也挺好动,成日在桃花源里折腾,毁树捞鱼,样样都行,像是在撒气。

      月色透过桃枝,飞落的桃瓣载着月光于草地上躺息,大桃树旁仙君亲自搭配构建的木屋子里,灯火溢暖,一仙一猫相伴。因伤势疼的瑟瑟发抖的白猫蜷缩在仙君怀里,他失神的笑了笑,忽忆起一支好听的民谣,轻唱起。

      ……梦里,有人为我唱了支歌……

      渐渐地,仙君终于与白猫儿混熟。

      这日,正逢花期最盛。仙君倚树下轻盏几杯酒酿,白猫缓缓踱步到他面前,用爪子轻磨了半会杯沿,直盯他。

      仙君从木屋里拿出陈年的牛奶,倒入酒杯里,白猫埋头饮了几口,抬起头,明亮的眸子注视着仙君,在他手边转起圈圈,很是欢快。

      仙君见这只白眼猫终于学会逗乐讨好自己,不由得笑了起来。白猫停止了打转,端坐着继续注视他。

      喜欢这种东西,不表达也会偷偷从眼睛里跑出来。

      “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我养你。”

      白猫那双蓝眼睛忽的亮出了泪花,将头埋没在毛茸茸的身子里头。

      【高堂下的目光,一分敬畏,九分欲望.】

      武陵源内高堂。

      灼灼桃花撩拨碧水,红絮飘飘。正是三月三,人们前来武陵源贡奉着仙君的高堂祈愿,也只有一年一度的今日,武陵仙君会出现一丝神识,大部分人慕名而来,也想觊觎一眼仙君的容颜。

      人群几乎淹没了高堂之前,人们欢喜的眉目间载着好奇。桃瓣簌簌的落,祈祷仪式之上,在人们静静双手合十之时,一袭黑衣忽的从人群中穿过,被黑影挤开的人还来不及抱怨,就被那掩住半个脸的黑斗篷下一个冷眼颤住在了原地。

      那黑影挤到了人群前头。此时高堂内似响了一声风铃般的悦耳声,在人们抓不住的一刹那时间里,翩飞白衣,仙君转过身,似桃花染红的衣襟下,双手抱着一只白猫。

      众人惊呼,只有那一袭黑衣的怪人低着头,似笑非笑。

      仙君瞥了那怪人一眼,没多在意。

      可下一刻怀中猫像是忍耐不了什么了,蹦地一下窜出仙君怀里,亮着利爪扑向那怪人,蓝眼里放着凶狠的光。那黑衣怪人注视着那双泛着寒意的蓝眼睛,启了启厚厚的双唇,他愣了愣,险些没逃开这利爪。

      高堂下的目光,一分敬畏,九分欲望。

      黑衣怪人转身欲要离开,白猫仍像疯了般紧追着,像是不将他赶远到天涯海角就誓死不罢休一样。这白猫惊得人群四散开来。

      “好了小蝉,回来。”

      那是仙君赐的爱称。白猫很不甘心地回过身,没扑回仙君怀里,反倒撒气般溜回桃花源。

      一到夜晚,白猫一改白天时的疯态,一如平常地伏在仙君怀里。直到仙君入梦,在他怀里的白猫才微动了一下白绒绒的身子,探出圆滚滚的小头。眨着湛蓝的眼眸凝视仙君的脸庞,两眼情深得似一片汪洋。

      她缓缓爬出仙君的怀抱,生怕惊动他,又蹑手蹑脚地靠近仙君,将自己毛绒绒的脸靠近了仙君,眨巴着双眼注视了他良久,随后用脸轻轻蹭了蹭仙君,不舍地从床沿跃下,然而没走几步又回头望一眼熟睡的仙君。

      就这样,一次次回望。直到出桃花源,一点点萤火在缓慢向大地摇曳的桃瓣中掠过,白猫最后一次回望那个灯火温暖的方向,决绝地转头离去。

      之后几月,惟仙君一人整日在桃花源内打转,大半个仙界都知,武陵仙君因找不到他的爱猫郁闷了好久好久…

      【河山万里,皆于舞中】

      十年岁月,仙君很少住在桃花源,这世上也有神仙没法忍的孤独。

      再一次回到桃花源,只因人们成群的在桃树下祈祷,进来妖祟频繁惹事,很是不太平。

      不隔几天哪个镇哪个村哪个疙瘩又因猫妖吃人的事闹得沸沸扬扬。羸弱的书生颤巍巍地向众人讲述猫妖的行踪诡异,手段残忍,掏人眼珠子断人腿一眨眼不过的事。旁人是不是蹦出一两个来讽笑书生,打趣他如何“猫口逃生”,顿时起一片扫兴的嘘声。

      家家户户的人嘱咐自家小孩别乱跑出家玩,编织各种唬人鬼话,更有甚者,降妖的不靠谱法具挂了满屋。

      说书人日日在台上三拍惊堂木,转着怪腔讲猫妖。皱巴巴的猫脸,利得吓死人的爪有多恐怖说多恐怖,人们不禁驻足听这些杂七杂八的怪谈。台下人时时轰动,惟一黑袍人静端着酒杯自始至终没往台上看过一眼。

      殊不知这是一场巧妙的骗局,好戏将要开场。

      传闻猫妖夜间常出现于桃林,隐于武陵山脉。

      仙君暂化凡人访民间,听了各种五花八门的说法,直犯头疼,常有路过的姑娘嘱咐他小心,生怕猫妖抓坏了他那好看得犯天条的脸。

      仙君充耳不闻,“这些凡人莫不是有……”他生生把后半句话咽了回去。背后一阵寒意,一瞬黑影从他眼角掠过。

      是夜,仙君倚坐在桃花源中心那棵巨大的桃树下,煮酒飘香,这夜星异常亮,花异常落得快飘得远。他闲情地等待猎物,只盼早点收拾这乱局回天上。

      倏地一阵风起,远处桃林摇动,月落青山光照桃源,美丽又致命。

      大片桃瓣盘旋飞绕,仙君站起身那刹那,响起缓慢又响亮的高跟鞋声,随之相伴悦耳铃声,神秘且诱人,忽远忽近,妩媚的笑声起了又止,仙君警惕地皱眉,远处忽的闪出一个优雅的身影,蓝白的水袖飘起泛着好看的蓝光,长及脚踝的粉发随风散。

      忽的,眼前十步远的地方出现了所谓猫妖的身影,银白的面具弯起动人的眼眸,粉发两边绕髻盘起一截,活像猫耳,散落腰间的发轻摇,白得亮眼的衣襟,腰间别碧蓝银铃,她短裙下细长的双腿迈着优雅而缓慢的步子,缓缓向仙君走去。

      这哪是民间传说的恐怖猫妖,分明是妩媚艳美的倾城美人。

      仙君想动身,却又想被什么强行按住在了原地,移不开那猫妖的双眼。仙君仍冷静的注视她,心想一定是眼前妖在作怪。

      猫妖起了一段舞,缓而轻的姿态下藏着说不尽的美,恍如那一刻…

      河山万里,皆于舞中。

      仙君生平第一次被惊艳到。

      猫妖止了舞步,朱唇带着浅笑向他步来。

      仙君还是没法动弹。

      他完全感觉不到杀意,反而有那么点温馨与熟悉。

      她离他还有八步的距离、七步、六步……

      终于在下一秒,她扑向仙君,粉长发与水袖随她的动作飘扬,桃瓣纷然落地,吹起一片又一片芳香。她在他脸颊旁留下一吻,笑着,然后从他身后掠过,失去踪影。

      这一刻仿佛什么都静止了,仙君不敢相信的是他自己感受到了温暖——妖带来的。

      他呆在原地好几分钟,懊悔自己没抓着猎物反而还被反“咬”一口。

      他终于能动了,无力地倚在壮实的桃木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感慨万分后,终于开口骂道:

      “死猫妖,莫名其妙。”

      【月明星稀,我心何归】

      半月有余,猫妖的事越闹越严重,人心惶惶。

      仙君半躺在粗实的桃树枝干上,郁闷地望着月亮。又是那一瞬黑影闪过,跃进山林。仙君眯眼警醒地瞥了一眼那个方向,飞速的跃进桃林跟上前去。

      眼看要追上黑影,仙君欲要上前扯去那伪装,那黑影又一拐,消失在了视线前,前后左右地隐了又现。

      “够了,你究竟是谁?”仙君冷冷问道,这个怪人似乎在记忆中出现过很多次。

      一阵阴风起,掀起黑压压的斗篷,露出了那怪人丑陋干皱的脸,像驼峰一样的大鼻,两只小眼里尽显欲望。

      “武陵仙君,我的猎物,我盯上你很久了。”随之他亮出一双利爪,就像怪谈里传说的那样。

      仙君背后起了一层冷汗,他从古籍中看到过,眼前人的模样与“噬仙鬼”别无两样。

      利爪似疾风刮来,仙君下腰躲过,左腿刚要袭怪人的膝,又被他躲过,一个翻身,那噬仙鬼又向仙君背后刺去。仙君一激灵,飞速翻身拉开距离,白衣翩飞,白袖上沾上血迹,仙君左臂上添了渗人的伤痕。他皱眉,只好飞速结印保护自己。

      那噬仙鬼微举双爪,血迹顺着利爪流下沾上黑袍,触目惊心。怪人欲要向前扑去,千钧一发之时,一张泛着蓝荧光的猫脸面具飞出,将他弹回原地。

      高跟落地,仙君眼前忽的闪出熟悉的身影,仍旧是一袭粉发,那身白衣,蓝铃忽响,散出迷人又危险的气息。

      那噬仙鬼飞身上前,猫妖扭身一闪,仙君有种错觉,那猫妖连打个架都美得像在舞蹈,气场给人山河映月的感觉。

      那鬼快得恐怖,利爪一袭,猫妖脸上的面具破裂开来,仙君总算看清了她的真面目,美得惊心,艳得动魄。只不过她那双狭长动人的猫眼中笼罩着一层厚厚的杀气与怒意。

      她轻启朱唇缓慢说道:“闻到血味我便知道又是你引我出来,只不过……”她看了受伤的仙君一眼,“这次的诱饵竟然是他。”

      她皱起好看的细眉,声音空灵响道:“我看你是越活越不耐烦。”高傲中带着吓死人的寒意。

      “你又来了”那鬼用沙哑的嗓音道,随后又向仙君狡笑道:“你可要小心,这猫妖见血就疯。”越笑越狰狞。

      仙君冷静望着猫妖,她转头,注视仙君,双眼里杀意尽失,碧蓝的眼里反而带着温柔笑意,“放心,我可以为你忍了这血性。”

      随转回头,怒视那噬仙鬼,被怒意驱使了的猫妖像疯了般跃身进攻,招招不留情。那鬼伤了好几处,招架不住,先行撤了。

      仙君不明这猫妖的意图,扶着受伤的左臂倚在树下装晕,等着她一近身再动手。

      猫妖走到他身旁半蹲下身,仙君心跳得飞快,只闻她轻轻地说了声:“主人,抱歉。”随后将头埋在他怀里,轻轻蹭了蹭。

      她走了,仙君睁开眼,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眼眶忽的红了。

      【猫有九命,唯独一心】

      仙君静养新伤,看着花落之余,想明白了许多。

      众人惊恐的猫妖是那噬仙鬼,而真正的猫妖…

      想到这,心头一阵柔情。

      那鬼的猎物是自己,搞那么多动静也只不过是为了引自己入虎口。如果不解决他,恐怕为之无辜丧命的人会更多。

      他以为自己一人足矣,可他错了。

      ………………

      那只傻猫还是忠实的同他赴险。

      桃花源,月光凄冷,桃瓣满地,似血着泪。

      那噬仙鬼灰飞烟灭了,可仙君的怀中猫也快没了气息,血顺水袖流淌,洁白的衣因染上血而触目。

      “你又何必呢?”仙君苦笑。“小蝉。”

      她听完后两字,双眼除惊异外夹杂丝丝温柔。

      泪水顺着仙君的脸颊滑落,他无奈地笑骂道:“死猫,又要再离开我一次吗?”

      “不会的。”气场骤冷,她身后灵幻的两条尾消散了一条。

      “你……”仙君惊诧地注视着她的双眼。

      “我啊,本来有九尾的,天生奇特。因此被族人追杀失了一条,是仙君踏着桃花来带我回家。后来为了揍那该死的鬼,又失了七条……”她笑道。其实仙君不知道,那鬼无数次的想对仙君下手,每一次她都默默守着,一次又一次。仙君莫名心疼,疼到极点。

      “放心仙君,小蝉还有一条尾巴,小蝉是不会死的。”

      猫有九命,唯独一心。

      若非心爱之人让她死,她死后的灵魂会凝结,重生。

      她的身影渐渐消散,仙君颤抖着的双手,怎也揽不住那即将消失的碎影……

      十年惊得衔蝉梦.

      从此,仙君终日守在桃花源,坚信他的猫一定会回来。

      【一舞倾城,一念倾国】

      “你能不能变回小白猫,现在的你比十多年前还粘人。”仙君无奈笑着。

      小蝉仍旧挽着他的手紧紧不放,问道:“那你要猫还是要夫人?”

      仙君宠溺笑道:“都要。”

      不知从何时起,武陵山脉中那善舞的猫妖没再出现过,仙界多了位佳人,一舞倾城,一念倾国。

      只留那灼灼十里桃花在春风中摇曳。

      十年惊得衔蝉梦

      额,你确定牛奶还可以。。。。。。陈年 [s-66]

    • 可艾仙君小桃花的牛奶肯定杠杠的
      拉黑 1周前 电脑端回复
    • 拉黑 1周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