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短篇小说
  • 今日 0
  • 帖子 19
  • 关注 11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11 内容:19

    《活下去》下篇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下篇它终于来了!

      #是回忆杀所以略微有一点长

      #欢迎继续食用!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进门脱了鞋就放任自己倒在沙发上。

      思绪放空。

      这么累的生活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学校给予的压力、父母和老师的期望……都在无时无刻的提醒着自己,你必须要考出一个好成绩,才能回应他们所施加在你身上的希望。

      今天又被班主任好生批评了一顿。

      无意间一瞥,又看到了那些在垃圾桶里皱皱巴巴的纸。那些也是我的希望啊……我从垃圾桶里面把那些纸捡了出来,小心翼翼的伸展开,用手捋平,一下又一下地重复着,但是,那些皱痕始终还是消之不去。本来心情就不怎么好,一股莫名的怒火从我心底升起。

      “咔嚓。”是钥匙转动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我没有理会进来的人,径直走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门。

      妈妈刚进门看见我,一边拖鞋一边问:"这么早就到家了?"

      见我没有理会,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小婉,回来了还不写作业?知不知道现在时间多么宝贵……”妈妈又开始唠叨了。

      我并不想理会。万般无奈地从床上爬起来,把手里的几幅画压在了书架最下层的书下面。做到学习桌前开始做作业。

      结果刚一坐下来,发现平常放在书桌上的几本小说和漫画都不见了,我有点疑惑,便四处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几本小说对我来说特别重要,所以我才放在了最显眼的位置,每次写作业都会一眼就看到它们。我有点慌。

      不知道为什么外面开始下起了小雨,雨势越来越大,密密麻麻的雨滴击打在玻璃上。

      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屋门,斜靠着门框。对我说:“不用找了,我已经把它们扔了。”

      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怔了怔。然后不可置信的回过头来面对着她:“你说什么?你扔了?”

      “小婉,你知道的,现在你马上就要中考了。你不能再被这么无关的东西影响了知道吗?最近班主任跟我说你的成绩下滑很大。我也是为了你好。”

      我也是为了你好……这句话彻底点燃了我。

      我的眼睛里是不可遏制的怒气。

      "你这个人也太莫名其妙了吧?凭什么擅自主张动我的东西?我这么多天为了中考难道我没有努力吗?"我强迫自己没有彻底爆发,而是一句一句的质问。

      “你这孩子,谁知道你这几天的心思放在哪了,是不是还忙着画画呢?你能肯定自己没有被这些学习无关的事情影响吗?行了,别问了。还有,你那些画板画笔什么的我也给你扔了,中考之前,你不要再想这些东西了……”

      我的画板……扔了?

      凭什么、凭什么啊……

      “你疯了吧?!你知道那些东西对我有多重要吗?!”吼完这两句,我就破门而出。

      “小婉你去哪……”

      我毫不犹豫地冲出了家门,冲进雨幕中。一滴一滴雨水重重地打在我的头上,瞬间的寒冷扑面而来,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到底……到底扔在哪里了?

      很快我便全身湿透了,但是依旧不放弃地寻找周围的垃圾桶,结果发现,都已经空了。也不知道是雨还是泪模糊了我的视线,鞋里早已灌满了水,薄薄的衣服也因为湿透了而紧紧的贴在身上,此时也变得沉重不堪。

      我也没有停下脚步,漫无目的地走在雨中。

      突然就有那么一瞬间,有想死的心了。是不是死了,就不用这么累了。

      我就这么想着。

      远处,一辆巨型垃圾车开出了小区门口。我像是突然找到了目标一样,我的画板是不是就在里面?可就算现在追上去,说不定也于事无补了。但是,我却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哪怕有一丝希望,我也能找回我的全部希望。

      我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希望就在眼前,但是下一秒我便遭到了绝望。

      “滴滴——”身后一辆汽车冲了过来,我还没有来得及回头看,便先听到了一个声音。

      “小婉——!”

      “砰。”

      眼前便一片空白,天旋地转。

      之后发生的一切事情我就都没有印象了。

      我第二天醒来,第一时间是听到了妈妈在我旁边的声音。“小、小婉?你醒了?”

      “我去叫医生!”是爸爸的声音。

      眼前一片漆黑,这让我很不适应,突然我意识到眼睛被蒙上了一层纱布。

      “先不要睁开眼睛。”伴随着杂乱的脚步,一位温柔的男声传来。

      消毒水的味道贯穿了我的鼻腔。“我这是在医院吗?”

      妈妈在旁边紧紧地握住我的手,颤抖着说:“小婉你怎么会那么冲动,可吓死我了!你知道你已经睡了整整三天了吗……”

      我渐渐的有了那天晚上的印象。

      “我的眼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看不见了?”

      一阵沉默。

      “你还记得你出了车祸吗?因为这场车祸,你的眼角膜已经损坏了,其他的地方却没有什么大碍……”

      ……我失明了。

      我静静地坐在床上,听着医生说完。

      “那我的眼睛还有救吗?”

      “这……”医生停顿了一会儿,“如果有合适的眼角膜,还是有很大的几率会被治疗的。只不过现在我们还没有匹配到……”

      如果没有合适的眼角膜,那是不是我就永远都看不见了?

      见我没有任何反应爸爸在旁边安慰道: “小婉你不用太担心,总会有的。”

      “我们正在努力匹配,这段时间先把身体养好,如果有消息我们第一时间会通知你们的。你也不要太过于消极……”医生简单嘱咐了几句,就离开了。

      如果我看不见了,是不是永远都无法再拿起画笔画画了?

      “这下可怎么办,中考还能不能考了?”

      原来,她第一时间还是担心考试。

      已经无所谓了。

      我已经在心里自暴自弃了。

      这下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我为什么没死在那场车祸中呢?”

      这句话刚一脱口而出,妈妈便不可思议的说:“小婉,你在说什么啊……”

      爸爸在一旁叹了一口气,叫妈妈出去了。

      在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也接受了现实,配合着治疗,却再也没有多说一句话。在这种打击下,我也患上了中度抑郁症。

      甚至,我没有参加中考。

      我记得那天,妈妈一整天都没有来跟我说话,只是在一旁坐着。我知道,她肯定在哭。

      后来父母每天小心翼翼的跟我说话,那种语气,我听了就莫名的烦躁。

      直到有一天,我遇见了宋年。

      他好像是闯进我内心世界的一个太阳,破开了一条裂缝,把一束阳光照进了这个黑暗无边际的世界。明明我都接受了这种黑暗,他却突然带给了我希望。

      我们是在一块草地上相遇的,我坐在轮椅上,被护士推出来晒太阳。

      阳光洒在我身上,晒得我很热,却永远无法晒暖我的心。

      护士先认出了他:“宋年,你怎么出来了?”

      “在病房里都快发霉了,今天天气很好,我出来晒晒太阳,顺便画画风景,”清脆干净的声音传来,很温柔,听不出来他是一个病人。他仿佛注意到了我,“这位是?”

      “她是小婉。”

      “你好,我是宋年。”

      “你在画画吗?”我却反问道。

      宋年似乎对我的回答很意外,语气轻挑:“对啊。怎么,你也对画画感兴趣?”

      “以前……喜欢。”

      “那现在呢?”

      那现在呢?我也问我自己。

      护士看我们一人一句聊了起来,就说:“你们先聊,我离开一下马上回来。”

      “好。我会照顾好小婉的。”

      “谁要你照顾了。我自己也可以。”

      宋年似乎很开心:“好好好,那你自己呆在这里吧,那我走啦?”

      可恶。

      “你给我回来!你这个人怎么……”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开始跟他说起话来了。

      “哈哈哈,你还真信啊。太有意思了你,”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说道,“你什么病啊?”

      这句话让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见我沉默了,宋年也没有继续问下去的意思,自言自语地开始说了起来:“既然你不想说的话就算了。”

      “你难道看不见我眼睛上的纱布吗?”

      “看见了啊。你难道就只有眼睛失明了吗?就……没别的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这让我感到很疑惑。

      “我经常在医院看到你被护士推过来推过去,人家跟你说话你也不回复,整天冷冰冰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得了绝症呢。”

      宋年还真是口无遮拦。

      实不相瞒,我就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那你呢,你又怎么了。”

      “脑子里长了个肿瘤,晚期。”

      他说的轻轻松松,仿佛毫不在意。

      “你……不害怕吗?”

      “噗嗤,”他突然笑出了声,“这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我都已经治不好了。能开心过一天就是一天吧。”

      “说不定能治好呢,也不能这么自暴自弃吧……”

      “那你呢?你的眼睛还有救吗?”他突然反问到。

      “医生说只要有合适的眼角膜就能救……”

      “那多好啊,比我好多了。别再整天死气沉沉的了,我看着都难受。”

      宋年不同与其他人,他对待我跟其他人对待我都不一样。仿佛他在他眼里,所有的病都不是病,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给我的感觉,就像是把我当做普通人一样对待,跟他相处起来,仿佛我又重新看到了希望。

      是他带给我的希望。

      渐渐地我们便熟悉了起来,有事没事都去找对方聊天,妈妈看到我在宋年面前话比以前多了,整个人又恢复了往日的神采,也开心不少。

      已经八月份了。可我匹配眼角膜的事却迟迟没有消息。

      天气越来越炎热。窗外的蝉鸣声始终杂乱的叫着,尽情的展现他们的生命力。即使他们的生命只有一个夏天的时间。

      那一天我去找他时,他却虚弱地躺在了床上。

      “你怎么了?病情又加重了吗?”

      虽然宋年整个人都看起来很虚弱,嘴上的功夫却也没变弱:“我可谢谢你的关心。不过我还不至于到死的地步,难道我看起来就那么虚弱吗?”

      “嗯。”我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

      “你知道吗,外面的天空万里无云,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到地上,外面的人都在树荫下乘凉,池塘里的荷花开得很好看……”他突然停了下来,我却不懂他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他却突然说,“小婉,你想看见吗?”

      “如果有合适的眼角膜我就可以看见了,不过到现在了还没有……”

      “我是问,你想看见吗?”他打断我的话。

      “我想。”我很想。我很想再重新拿起画笔。

      “啊。我可以理解为你特别想知道我长什么样子吗?”

      “我能理解为你特别自恋吗?”

      刚说完,我便听见他坐了起来,搬了个凳子做到我旁边。

      突然,我的手被抓了起来,放到了他的脸上。

      这突然的动作让我的脸开始烧了起来:“你干什么?”

      “你就不好奇吗?”

      他抓着我的手,抚上了他的眉毛。嗯,很细长。

      然后再到眼睛,虽然他是闭着眼睛,但能感受出来他眼睫毛很长,也很翘。

      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很慢,几乎都要停止了。

      周围的一切都很安静,我们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再到鼻子,鼻梁骨很挺。

      再到嘴巴,我刚触碰到他燥热的嘴唇,边急忙收回了手:“行了行了。我知道你长什么样子了。” 宋年轻笑了几声,撒开了我的手。我却不知道,那天,他被医生下了病危通知书,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我也不知道,那位少年,在那一刻,认真注视着我,想要成为我的眼睛 。

      (下篇完)

       

       

      #是不是有点长了是不是有点长了?我自己都不知不觉的就写了这么多了实在抱歉。害,感谢你看到这里,简直太不容易了。下一个是尾篇就会收尾了哈哈哈。

       

      对不起我没收住!!!

      回复
      我去,这么多字,顶我三章了都。
    • 是白起的苏十二!我这不是短篇……是长篇。灵感突现都没收住
      拉黑 2周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9
      VIP
      惊!!!
      这是我难以达到的字数
    • 是白起的苏十二!灵感突然爆发真的一发不可收拾
      拉黑 2周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6
      VIP
      喜欢!等下一章
    • 是白起的苏十二!谢谢谢谢繁华!
      拉黑 2周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Lv.11
      VIP
      🤔🤔我………我很认真的看完的…………(*^▽^)/★*☆
    • 是白起的苏十二!谢谢谢谢辛苦你了哈哈哈
      拉黑 2周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