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数据库
  • 今日 0
  • 帖子 863
  • 关注 14
  • 数据库 数据库 关注:14 内容:863

    蓝他妈的2。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数据库
    • Lv.6
      VIP

       

       

      4

      也许几年后的夜晚有人会发现被我抛在身前的平凡的灵魂,

      求你,让它游荡吧。

       

      5

      我在海岸听沿海居住的村民们讲着自己与蓝色怪物的搏斗,他们只记得每天的惊涛骇浪掀起漫漫长夜中的破旧木船,如同襁褓中的婴儿一样孱弱不堪——他们只能乞求风再小点,再小点……如此,直至曙光初现。

      但我只能看见海的蔚蓝,他们眼中的海洋是险恶的。

      “偶尔遇上风浪,都会有强壮的小伙子没能回来……”

      被海浪吞噬的人最终在家乡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以此为生的老一辈们也见惯了这样的悲欢离合。幸存的人们除了回去徒劳的安慰他们年轻的妻子,也只能用无能为力的语言只能提醒在村口摩拳擦掌的孩子们——远离那片海,到别处去谋生。

       

      但孩童们总是在村口盼着铁皮大巴车,经过村子的半个月一班。有些渔民背着平日晾晒的鱼干到集市上卖。车里是铁锈搅着臭鱼烂虾的味道——车破旧不堪,走起来颤颤巍巍的,如同那背着飘着咸鱼味的大包的老人。

      顺便带几个年轻力壮的人去集市上买点蔬菜——仅仅如此,便是村子与外界的唯一交点。除此之外,村子算是与世隔绝。

      也好,这里安静。

       

       

       

      ——这些事是我在村里的渔民老人口中听得的。彼时我在离村子不远的海岸大发牢骚,大笑着双手用力一掷。咣当的回响在空旷的沙滩响着。那时我注视破碎的琴板,时候此生从未如此畅快过——

      当年我未曾想到这个禁锢自己童年的枷锁被几年后的我亲手摔碎。仅此而已。

       

      但下一秒注视着海天一色的远方,曾经那个大谈理想的少年似乎已经白发苍苍,或者在韶华未逝的时候将自己灼热的心脏封入大海不再为此跳动……我也从未如此低落过,似乎那跟琴弦就同这样牵动心脏——

      从未如此。

       

       

      月落西山。

       

      如此在海岸坐了一晚上——直至看见远处的一艘渔船缓缓向这里驶来。

      很冷,如同被自己决定的命运丢下,丢在荒郊原野,丢在自己未曾探寻也不想去了解的地方。

       

       

      我丢失了自己,也从此浑浑噩噩下去。

       

       

       

      6

      再次醒来时我躺在散着霉味的房间里,木头做的屋子——与先前看到的岛上的房子大致相同,不,比那大很多。

      至少我看到还在飘着青烟的蜡烛。我翻起身,头很痛很晕……恍惚间听到门外急促的脚步声,踩在空心的木头上发出的声音令我不安——

      门是被轻轻推开的。我渐渐找回了实感,定睛望过去才从轮廓依稀辨出来是个长发的女孩子,很漂亮。但她不同我说话,仅仅放下手中端着的面,退后两步躲在门后望着我。

      很简单的食物,我没等热气消散也没有道出心中的疑惑就呼噜呼噜吃完像是狂风卷残云——

      她那眼神绝了……

       

      期间我们没有说什么话,只是她看着我我看着窗外这种无法打破的尴尬——

       

       

      后来我从她祖父那里里得知我是被她捞上岸的。当时没有人肯管我,但又看我穿着单片片在海岸被冲着有些可怜了,这才连拖带拽把我拉回村子,坐着装臭鱼的马车……

      没人认识我,他们也不知道我从哪里来。村民们翻开我的包,只发现了一张从我的家乡来到这里的机票。

      “人们都说你是傻瓜……该在城里好好上学的年龄为什么要跑到这里。”

       

      没人愿意为我收拾烂摊子。我也只是简简单单问了怎么离开这里——说是奇怪,村民们也不曾理解我是怎样来这里的。记忆中只记得断断续续走了一天……不,绝不止一天。就像是喝断片了一样,关于那段时间的记忆全部一点都回想不起来,发生过什么……

      我在那段时间丢失了生命吗。

       

      不,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从他口里得知出村的大巴刚刚过去,下一班还要半个月之后。他愿意有偿为我提供简单的吃住,我翻翻包,带的钱都不翼而飞了。

      我们心知肚明。

       

       

       

       

      7

      尘世之外的生活不算轻松,与其为没有电的手机默哀不如找点乐子——村子并不大,转悠十几分钟基本就能绕一圈了……只是平常娱乐的孩子看见我都停下脚步打量着我不算可怜但也十分落魄的装束。也是,我这个样子摆在平常人们可能会认为我是个疯子。

      村子不大,我竟然找到了酿酒的一家子。他们似乎认识我,我厚着脸皮问他们讨点酒——本以为会被拒绝,但那妇人似乎沉默了一会便叫她的孩子从屋里拿了一小壶递给我。隔着门帘,我看到屋内的男人正朝着几张红色的票子大快朵颐……

      哦,原来是这样。

       

      上午我问过小卖部的老板,这个村子不算富裕的,人人手上顶多拿点零钱,所以不存在存款。最大的花销就是每个月拿几块钱交给出门采购的人让他们带一颗青菜回家……老板是个好人,他提醒我那晚我钱包里的钱被村里人分了。当然他自己也分到了两张,还问我要不要了。

      心痛之余发觉事情的源头还是自己。

       

       

      此时突然想点一支烟,摸摸口袋发现打火机泡水了,背包里仅剩的一盒被海水沾湿,完全泡软了……软绵绵的似乎是对我宣战。老板被唬到了,小心翼翼的问我需不需要卷烟。

      集市散装的烟草与几张被揉皱的纸,他像珍宝一样从抽屉里掏出来递给我,还借我打火机。

      我好感动。

       

      这里潮湿,打火机啪啪两下才冒出火焰。我徒劳的点起来,看着袅袅上升的烟雾,说起我还是——

       

      “……老板你这烟,好辣。”

       

      看着袅袅上升的烟雾,我猛然发觉自己早已经遗弃所谓的未来了。

       

      TBC

      我冲了我好了我又不行了还有下一章睡了晚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