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46
  • 关注 36
  •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36 内容:146

    好好活下去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金第一视角注意

      ·有角色衰弱向注意

      ·角色死亡向注意

      ·不是瑞金,不是瑞金,不是瑞金

      ·严重OOC注意【大概OOC爱上我了叭

      【1】

      姐姐又咳出血来了。

      姐姐最近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原本红润的脸颊变得苍白无比。明明以前的她用一句【强壮】来形容都毫不过分,但现在她却只剩了一副虚弱的空壳,那饱满的灵魂早就不知去向。她常常说胡话,紧锁眉头抓着自己脖颈——我知道她是又呼吸困难了。我看得心疼不已。多么优美的脖颈被抓得血红满片。

      邻居们常假惺惺的来探望姐姐,一边啧声一边流下鳄鱼的眼泪。

      恶心。

      我们不是登格鲁星的居民,与邻居们那么【要好】全靠姐姐和我的一张嘴以及像白痴一样的笑容。

      我捏紧了手里的水杯,轻手轻脚的把水杯放在姐姐的床头柜上。

      我也不知道最近怎么了,心里总是冒出一些古怪的恶毒的话语。这不对,我之前不是这样的。

      我怀疑是那股被称为【神秘】的力量在操纵我,可是以往我是能控制这股力量的。

      应该不是。可不是的话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晕乎乎的出了姐姐的房间,迎头撞上进来看姐姐情况的格瑞。他有点诧异的看了我一眼。

      怎么了吗?我回以一个痴傻的笑容。

      【2】

      还是吃不下东西。

      格瑞做的东西真的很好吃,听说他以前学过厨艺。但我就是吃不下啊。

      吃了再吐出来有什么意思呢?

      在格瑞异样的眼光中,我倒在床上【睡】了一天。不闻不问。

      【3】

      格瑞走进房间叫【醒】我。

      我目光呆滞的盯着他,听他说话。

      “你最近有点不正常,我找了医生来给你看看。”

      “他在客厅。”

      “秋姐的病症也加重了,这次顺带着一起看了吧。”

      我抓住格瑞的衣角。语气迟缓的问。

      “医生?为什么要医生?我很好啊。”

      格瑞沉默一会儿,不由分说的抓起我的手把我拽到了客厅。

      奇怪……

      我疑惑的看着沙发上的白大褂。

      格瑞刚刚和我说什么来着?这又是谁?还有谁会来我们家做客吗?

      【4】

      那个医生说,姐姐是肺出血。

      大概也不是什么大病吧?至少我听说在那个名为“地球”的星球上,这种病是可以治愈的。

      可是登格鲁星实在太落后了。作为一个受到创世神劳役惩罚的星球,它实在太落后了。

      姐姐就只能等待死亡了。

      啊……不甘心……

      那我呢?那个医生捉着我东看西看了半天,我有什么病吗?

      不知道。格瑞把我赶回房间,那个医生和格瑞说了老半天的话。

      【5】

      格瑞接下来的好几天都没有说话。唯一开口的机会就是问候姐姐和骂我笨蛋,眼里有些类似心痛的东西。

      【6】

      连我自己都感觉到,原来活蹦乱跳的那个金不在了。

      现在的【金】,了无生气,寡言少语,吃不下也睡不着。

      我瘦得像一把骨头。心越发的沉重。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自己改变了,而是知道自己改变了却无力变回原来的自己。

      【7】

      姐姐的四肢越发的冰冷起来,有时候去摸像是摸到了一个死人的手脚。

      她现在终日沉睡着,一天大概只有四个小时醒着,四小时中两个小时完全清醒。

      格瑞就专挑那两个小时给姐姐喂饭喂水喂药。

      那个医生虽然说姐姐必死无疑时日不多,却还是给了药,说是尽可能的延长姐姐的生命。

      其实第一次来,医生也给开了药,说姐姐吃了这个可以减轻病症。

      但是姐姐的病症反而加重了。

      格瑞当时就很暴躁,阴沉着脸色提着他平时用功做的刀去找那个医生了。

      我行动缓慢的来到姐姐的床边,茫然的看着这个髅似的【秋】。

      她吃力的笑了笑,扯过我的手。

      “好好活下去,金。”

      【8】

      格瑞现在很少和我交流了。

      他以前尝试过和我进行正常交流,可是不久他就放弃了。

      我知道我答非所问。可我的脑袋管不住我的嘴。

      我现在不能吃饭,不能喝水,我的消化系统像是从未存在。

      格瑞只有把我当做三岁小孩来对待。他一勺一勺的把食物和水塞入我的嘴,再抬起我的下巴试图让饭食通过这种办法流入我的胃。

      我很愧疚,但我的神智已经模糊到不允许我去愧疚了。

      我不再说话。直到死。

      【9】

      姐姐死了。

      那天格瑞带着我在登格鲁星采了一整天的花,让我的姐姐沉睡在一片金色的花海里。

      她死时没有交代什么事,可对我来说她已经交代了。

      好好活下去。

      【10】

      家里没有什么东西可变卖了。

      为了我,格瑞几乎想尽办法卖了一切去给我买药。

      吃药……真的有效果吗?

      我似乎是有了一点食欲,似乎有点想睡觉……似乎……

      也只是似乎罢了。

      【11】

      格瑞决定通过纸张和我交流。

      他在纸上写了字,递给我,希望能从我这儿得到什么回复。

      他在纸上写了很多很多的字,都是我和他小时候的事。

      我提起笔来,想写,却发现我忘了我要写什么了。

      我迷茫的抬起头,对上格瑞震动的瞳孔。

      【12】

      家里已经到了卖无可卖当无可当的地步了。

      我觉得自己是个累赘。

      我为什么要活着呢?

      好难受。

      【13】

      格瑞今天很生气,因为他发现我用美工刀在手上划。

      我不敢说话。这把美工刀是我翻了好久才找到的。

      其实我本可以用采矿用的刀,但我还是没有用。

      因为内心深处可笑的求生欲。

      【14】

      格瑞一直在尽心尽力的照顾我。

      我很感激他。

      他这么想让我好啊……姐姐也让我好好活下去……

      我要配合治疗吗?

      【15.格瑞视角】

      那个医生告诉我,金是抑郁症。

      他目前无法确定金的抑郁症到了哪种程度,因为金的表现和其他抑郁症病人比起来算是正常的。

      我不敢相信。

      我一直觉得谁得抑郁症金都不可能得的。

      “抑郁症的药很昂贵,我知道你们家可能没这个条件,但最好砸锅卖铁也要让他吃药。”

      “有效控制一下,毕竟患者会有轻生的想法。”

      “严重的话可能会终生服药,做好心理准备。这是一笔非常大的开销。”

      我沉默了。

      如果承担起这一切,那么这份责任我能够全部承受吗?

      我想我是可以的。因为我愿意拿出毕生的温柔和耐心去对待他。

      我答道:

      “嗯。”

      END.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