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38
  • 关注 34
  •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34 内容:138

    绝望的爱:为爱而亡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瑞嘉向】

      【万年老梗花吐症】

      【伏笔埋得有点多,感兴趣可以找找看】【???】

      【人设属于官方,欧欧西属于我】

      【是回归的第一篇作品,有不足希望告诉我】

      “咳——”

      伴着几声刻意压低的咳嗽,花紫色的花瓣从格瑞嘴里星星点点吐出,然后再落下。花紫色的花瓣上,夹杂着早就晕开已经在他肺里提前干涸的血迹。但这么一咳吐出的不止是花瓣,接着还有新鲜的血液从嘴里流下。

      又是这些花瓣。格瑞皱眉,抬起手简单的擦拭了一下嘴角,看着地下又是一小堆的零零碎碎的紫藤花,微微叹了口气。

      花吐症。

      格瑞从来没想过这么少女的症状居然出现在了他身上。谁都知道格瑞天生就是一副冷面孔,骨子里带点清高孤傲的味道,明明怎么看都像个xing冷淡,他却患上了花吐症——这种一个暗恋了别人的人,因郁结成疾,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若所暗恋之人未晓其意,则会在短时间内死去的病——他居然患上了这种病。

      这很不可思议。格瑞有些茫茫然。他怎么可能会得这种病——准确的说,他怎么可能会有暗恋的人?

      明明他对所有人都无感。

      “还新鲜着啊。”带着嘲弄意味的声音从耳边传来,格瑞微微偏头,见来者分明不怀好意,便又回过头去不理睬她。

      凯莉低笑,蹲下身子从地上拾起一片娇嫩的紫藤花花瓣,湛蓝的眸子盯着那抹花紫色,慢悠悠开口:“格瑞,你知道紫藤花的含义,或者说花语,是什么吗。”

      “我不关心那种东西——咳。”

      格瑞本想淡淡然的回答,可刚一开口花瓣又不受控制的从口中飘落,有的还落在了凯莉的发丝上。这一幕实在是有些滑稽:脸上带着冷峻的神色嘴里却吐着花瓣。凯莉撇嘴,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发丝,花瓣随之落下:“你可真无趣,自己吐出的花瓣是紫藤花的都知道,花语却毫不关心。”

      格瑞置之不理。他又专心的翻起书来。

      见格瑞不理自己,凯莉不觉无趣,自顾自低说了几句后走开。

      格瑞却怔了神。

      刚才凯莉的低语里,提到了他和嘉德罗斯的名字。

      嘉德罗斯这个有着金色光辉还镶着金边框的名字突然闯进了他的脑海。嘉德罗斯……那个狂傲自大的神经病……?!格瑞一惊,一瞬间突然迫切的想要摇摇脑袋甩掉这个名字——他怎么可能暗恋上嘉德罗斯?他绝不可能暗恋上嘉德罗斯!

      因为就算他暗恋嘉德罗斯,他们也绝不会有结果的。

      因为嘉德罗斯有喜欢的人了啊。

      一样的症状,格瑞努力回想着,只不过嘉德罗斯吐出的是金黄的郁金香。那一抹鲜艳的黄色很好看,给人一种从心底里滋生的暖意。可惜那上面的血迹打破了这份暖意——很突兀,很刺眼,从来不觉得红色染上黄色居然这么让人难受。

      那几天的嘉德罗斯很怪。他再也没有气势汹汹的拿着办公室里的“大罗神通扫把”来找他打过架,再也没有和雷狮拌过嘴,再也没有通过欺负金来引起格瑞的注意力。

      再也没有出现过。

      那几天的嘉德罗斯,一直在咳嗽,每次咳出来的都是几片零零散散的花瓣。他那几天鲜少说话,就像变了个人,一直沉默着。偶尔开口,必定少不了咳嗽,少不了嘴里吐出的芬芳。

      郁金香的味道很好闻,有些淡淡的,更有些浓郁。这样的比喻说出来大家都会笑:真是自相矛盾。但是郁金香的味道咋一闻并不会觉得多好闻,留下的印象只有那股浓郁扑鼻的香味,很重,重得让人反感。但闻久了,那些香气被吸走了似的,会变得淡淡的。

      很像,像极了嘉德罗斯。

      表面凶神恶煞让人反感,接触久了就会发现他的内心竟异于常人的柔软。

      嘉德罗斯是在靠外表的坚强支撑起自己脆弱的心。

      那几天都在闻郁金香,格瑞甚至都已经习惯了郁金香的香味,可是那抹好闻的味道去得如此匆忙。

      嘉德罗斯向丹尼尔递交了辞呈。临走时他收拾着东西,突然手一顿愣愣的看着格瑞沉迷于工作的样子,不声不响的走到办公室的角落,拿起已经落满灰尘的“大罗神通扫把”,入神的站了一会,清醒过来时沙哑的咳嗽几声,走到了格瑞身边。

      “格瑞,”嘉德罗斯的声音有些苦涩,嘴角很是勉强的扯出一个笑容。“陪我打一架。”

      花瓣洒了一地。

      格瑞皱眉,回过头有点不悦:“嘉德罗斯,你如果要走了麻烦走个干净,不要惹是生非了。”

      “以后,收收你那臭脾气。不是所有人都能忍的。”

      说完他回头,一脸平静的继续工作,留嘉德罗斯一人独自站在原地。

      “原来我在你心里是这样的吗格瑞。”嘉德罗斯微微低头,嘴角抽搐着,眼里写尽了嘲讽。嘉德罗斯也不清楚这是对谁的嘲讽。“我以为自己在你心里好歹也能算个数,结果我要走了——咳咳咳——你就让我把脾气收敛一点?”

      “呵……哈哈……收敛了又有什么用呢,反正我要去的地方已经没有活人了,谁忍我?死人吗?那不如就这样放纵任性着!——咳——”

      “惹是生非……哈……是这样吗……原来搞了半天,是我自己在自作多情了!”

      嘉德罗斯声音发着颤。他的情绪一定不稳定。地下的花瓣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他还激烈的咳着嗽。格瑞差点担心他背过气去。

      但格瑞站起来,面无表情的盯着嘉德罗斯:“你什么意思?如果你只想说这些或者想和我打架,你可以走了。我还有工作要做。”

      “闹够了,就赶紧收拾收拾离开吧。”

      格瑞已经记不起来嘉德罗斯当时是怎样的震惊,又是怎样的崩溃。最终他咬紧下嘴唇,朝他这边看了一眼。

      痛苦,绝望,失望和爱等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的一眼。

      从此他没见过嘉德罗斯。再也没有。

      “他在西边郊区的一个园子里,你顺着标志物一排排找说不定能找到他的名字哦?顺带一提,那里的居民们都把名字挂标志物上。”

      回过神后的格瑞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沉默一会儿后走到凯莉的桌子前问她嘉德罗斯去哪里了。凯莉很是嫌弃的挥手驱赶着那些花瓣,一边吐出了这句话。

      于是格瑞驱车到了那里,他想给嘉德罗斯一个交代。下车后,像凯莉说的那样一排排的找,终于看到了嘉德罗斯的名字。

      他将一朵白菊花放在嘉德罗斯的房子前。

      “嘉德罗斯。”他平静的开口。“我现在才知道,你患上了花吐症。”

      眼前的人儿一丝表情都没有,静静的听他诉说。

      “很抱歉我被蒙在鼓里这么久。我想,你患上花吐症这件事应该是人尽皆知吧——除了我。是你让他们不要告诉我的对吧。你太要强了,你不愿意让我知道,或者说,你不愿意让你心中的竞争对手知道。”

      “我不知道我在你心中是否还是一个竞争对手的身份。但我盲猜,我认为我在你心里的身份已经变了。从'竞争对手'晋级到了'暗恋的人'对不对。”

      “你喜欢我,对吧,嘉德罗斯。”

      格瑞一态反常的说了一大通话,不停的咳嗽,花瓣也不停的从他口中洒落,纷纷扬扬的盖住了嘉德罗斯房子的一小部分。再加上花吐症越发严重的原因,他感到很累。

      嘉德罗斯依然一句话都没说。

      格瑞索性靠着嘉德罗斯的房子坐下,把头埋在臂弯里缓了一会儿后又抬起头来,轻轻讲述。

      “我也患上了这种病。但我吐出的花瓣不是郁金香,是紫藤花。”

      “我有些疑惑。我是不是也喜欢上你了。”

      “那我岂不是真的要‘为情而生,为爱而亡’了。”

      “嘉德罗斯,我现在有点累。也许我们马上就能见面了。”

      格瑞感到意识逐渐模糊起来,身体也在逐渐虚脱。他感觉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紫藤花花瓣已经从地上积到了他的膝盖上。

      大概是要死了吧,格瑞迷迷糊糊的想,在紫藤花的怀抱里最后吐出了三片花瓣。

      “我,爱,你。”

      花紫紫藤花:为情而生,为爱而亡。

      黄色郁金香:无望恋情,绝望的爱。

      end.

      Lv.9
      VIP
      不知道怎么说,心里有种闷闷的感觉,害
      回复
      Lv.6
      错过的爱情让我好揪心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