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38
  • 关注 34
  •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34 内容:138

    《黑白无常》GRS①第3章/共20章(柯南同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黑白无常》GRS①第3章/共20章(柯南同人)

      第三章:赤焰天使——男女之间,还能猜错?

      诸星大,Rye。

      黑泽阵,Gin。

      昨天跑东路掩护boss的人。

      昨天跑西路掩护boss的人。

      没想到有人比我还能跑,晋升有名分成员,厉害嘛。

      果然是安全部第一把手,有他在处处安心,可以啊。

      哼,瘦骨嶙峋,不过是一个,黑直长娘炮。

      呵,衣帽笨重,不过是一位,脑白金老人。

      他是Sherry拒绝我的原因吗?

      他是Sherry皱眉头的原因吗?

      双方眼神火花交接完后,Gin先向Rye开口,“你来这做什么?”

      诸星大显然喜欢公事公办,“我是来换药的,昨天的掩护战,我负伤被送到这里做包扎。”

      Gin看不出诸星大有换药的必要,“是吗,我记得你是今天早上才确认没事。昨晚够呛吧。”

      诸星大摆着手,“还行,追我的人,比追你的人多,但我这东边,地形不错,只是迂回了一些。没你的西边险恶。”

      Gin很是不屑,“哼,笑话,路怎么难走都不在我的考虑范围。”

      “是啊,所以我也没事,看来我的伤是不用再换药了。”诸星大舒展了一下伤到的胳膊,“你呢,来拿药吗?都这么久了,感冒还没好吗。”

      Gin最烦有人关心自己,尤其还是个大男人,“我?……也是来确认安置的。既然看过,那……一起走吧。”

      诸星大搂过Gin肩膀,对身后的Sherry说了拜拜,“好。打扰Sherry了。晚安。”

      Sherry倚在门边,看着这两只索命的黑白无常远走的背影,一天的时间,认识两个麻烦,真是感觉挣脱了狼圈,又入虎口。

      —*—*—*—

      “哼,真是去包扎换药?”车里又是Gin先打破沉静。

      “就算是吧,你知道的,我重伤。”诸星大没觉得Gin会相信自己,“那,还带我一起走是什么意思?”

      Gin没觉得失礼,“我还没问你在那一带转悠什么呢?”

      “我原本以为你会在那里蹲守的,新晋监护人。”诸星大果然一直蹲守在她附近。

      Gin也表示,也许今晚的监护是失职了,“所以你是去找我的?”

      “因为Sherry跟我说他想变更监护人。”诸星大没有隐瞒。

      “哼,换谁,换你吗?她会喜欢你?你可是有女朋友的人,你没跟Sherry说吗。”Gin不觉得诸星大会两头跑。

      诸星大不以为然,“我劝你,最好不要总是乱猜测别人的想法,万一猜错了,会很难看。”

      “男女之间,还能猜错?”Gin真的拥有把歪理说成正道的能力。

      诸星大不想跟他胡搅蛮缠,“我看她是没有跟你说明,为什么一定要申请监护人的道理。”

      “boss说Sherry不能死。”Gin是这么认为的。

      诸星大说,“因为宫野明美。”

      “宫野米美,那个打杂的基层,你女朋友?”Gin回想着。

      “是明美,明天的明。”伏特加流汗的插了一句。

      Gin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她跟Sherry有什么关系?非得借Sherry的名义要一个监护人。”

      诸星大又说,“她们是姐妹。”

      “哼,她们是姐妹,那伏特加就是我亲弟弟。她们长得一点都不像。”Gin真觉得这两人怎么都联系不到一块。

      “大、大哥……我是真当你是我的亲大哥啊……”伏特加说的紧张。

      “白痴,闭嘴!”Gin真想废了这个属下。

      “哦。”伏特加继续认真开车。

      Gin觉得另有蹊跷,“你为什么会把这件事告诉我。”

      “我看Sherry对你守口如瓶,也不想你总是去打扰她,但基本的事应该有所了解。”诸星大叙述道理。

      Gin有点讨厌这小子,“哼,对我闭口不谈,那她对你就开放吗?”

      “啊,Sherry知道她姐姐是我女朋友。”诸星大无奈。

      “你最好时刻清楚这一点。”Gin觉得这很重要。

      诸星大调侃着,“所以呢,这个监护人的理由,你很失望吧。”

      “我看,你是希望我失望。”Gin确实有点失望,毕竟这跟Sherry给他的答案不同,Sherry明明说,因为Gin是第一厉害的人,“而且如果真是借Sherry的名义让我顺带保护她姐姐,也就是你女朋友,这一点你会比我更失望吧。”

      诸星大若有其事的,“啊,女朋友,是的,算是吧。”

      Gin抿嘴一笑,“哼,什么回答,挺风流啊。三个星期一换,速度慢了不少嘛。”

      诸星大把头看向窗外,“彼此彼此,你不也是经常找女人发泄吗。”

      Gin阴沉着脸,“那种肉欲关系我早就厌烦了。倒是你,你不会想再过几个星期后抛弃她姐姐,和Sherry好上吧。”

      “那是你的想法。但你觉得Sherry会接受这样的事情吗。”诸星大对Gin表示疑惑,Gin平常可没那么敏感。

      Gin笑着说,“她嘛,当然不会。”

      双方都不愿意在“我的女人很多”这个话题上有争执,毕竟有个Sherry悄悄地进驻,独她排其他的念头隐隐扎根。

      对Gin来说,不能让Rye在Sherry面前说Gin夜夜笙箫的风流韵事。

      对Rye来说,不能让Gin在Sherry面前说诸星大换过很多女朋友。

      但诸星大这个‘算是吧’却暗暗有着美妙的变化。

      —*—*—*—

      昨天,遇见她是我赤井秀一人生的一次意外,也许是老天爷觉得我在黑暗中摸索太久了,将她带到我的世界里,这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

      那天boss遭到突袭,我本想这回好了,可以一锅端了这黑暗组织。可是攻击方却是另一股黑暗势力,黑吃黑,并不比黑白火拼容易,有时候甚至会断送性命,我想老天算是听反了我的祈祷。

      所以我只能和Gin同时披着boss的衣服,东西各跑一方做掩护。

      这种掩护战基本九死一生,反正自己也在FBI签了生死状,所以我也没太在乎,毕竟摧毁组织是我最大的梦想,只是对不起太多关心我的人了。

      为了邀功晋升,我挑了最难跑的东边,这种掩护就是要跑在最显眼的地方,给‘boss’当替死鬼。这场战很激烈,我从来没遇见过,我想今天我必死无疑了。

      子弹在我身边呼呼的划过,手上、身子感觉炽热的痛,灼伤感剧烈得让我快分不清方向。在鲜血还未肆意流出来之前,甩掉‘敌方’,好在地势不错,夜里的街道还算平坦。

      我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躲进一个无人小巷,这里离组织很近了,救援部队马上会赶来,可是我越发觉得身子不对劲,流血过多导致我意识模糊,该死,要是昏倒在这里,也是有被发现的危险。

      果然,我听到了防备的脚步声一点一点逼近我,他们是判断我不行了吗。

      憋着最后一口气,我翻滚到另一个路口,跳起抓住了一个人,他在拼命挣扎。我捂住了他的嘴,已经用刀子抵住了他的脖子,将要用力捅进去的时候,一股清新的发香唤醒了我的意识。

      我估计抓的是个女孩,但她根本没有反抗,只是很不舒服的挣扎,纤细的小手扶在我的臂膀上,不像要攻击的样子,倒像是安抚。

      我奋力睁开眼睛,可是什么都看不到,鲜红一片,模糊又颠倒的世界,刚刚放开她的时候我正好倒下,扯开了伤口,好痛,我觉得我已经接近死亡了,好吧,认了,就这样吧……

      不知过了多久……

      嗯……这里是天堂吗?我死了吗?……

      原来这就是死的感觉……好舒服……那我可不可以看看天堂长什么样子。

      赤井秀一睁开朦胧的眼眸,眼前的一切……很陌生。

      暖色调的房间,素雅的柜子,淡青色的边框,古铜色的书架,碎花窗帘,还有一只猫在窗台上睡觉……

      等一下,这里是人间,而且是一个女孩子的房间!

      很简单,也很冷清,只是那盏暖色的灯让这里看起来好一点。

      原来……女孩子的房间是这样的……

      秀一艰难的爬起来,发现自己被埋在一堆厚实的被子里,难怪这么暖和。被子上还带有主人的气息,是柔柔的……奶香味?

      这应该是个‘乳臭未干’的房主,不会有什么危险,头沉沉的,竟然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他突然觉得浑身的骨头软绵绵的,赖着又不想起来了,朦胧中回到某个儿时的记忆,也有这样一段快乐的早晨,一觉醒来,妈妈穿着围裙,将一碟碟可口的饭菜端到他面前。

      柔润酥嫩的奶白鱼头汤,翡翠娇纯的珠光白菜,红蜜浓香的酱汁叉烧,清甜爽滑的凉拌豆腐,古铜光亮的脆皮烤鸭……他大口大口的吃得很满足,窗外是艳阳高照的夏天,有他的小伙伴在清凉的小河边嬉戏玩耍……

      那些和家人分享的简单的清晨和夜晚,那时总有一个会等他回来的母亲……可是,总被他嘲笑太过平凡的事情,那些温暖、美丽的琐碎日常,早已不复存在了……

      “哈喽,大帅哥,你醒啦。”一个猫样的女子穿着围裙从厨房探出头来,挥干汗滋滋的小脸蛋,乐呵呵的跟他打了声招呼。

      记忆和现实如此相似,他有一点恍惚……

      他,“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那你会在哪里。”

      他,“你怎么也在这里?”

      她,“那我应该在哪里。”

      赤井秀一觉得自己像是跟精神病人对话,完全不搭调……这个小丫头平常的样子有点……淘气?她怎么会有这样任性的一面,她到底还有多少出其不意的地方?

      “来,擦亮眼睛看看这是几?”女孩伸出两个手指头在秀一面前晃了晃,还摆出一副哄小孩的样子。

      赤井秀一,你可是FBI的王牌,怎么会对这样的小女孩有幻想,她还很小吧,可是很可爱呢。

      “是二,”秀一笑着抓着她的手放下,“我还没瞎。”

      “嗯嗯,视力正常。”女孩点点头,在笔记上画了几下,“记忆呢,你是我昨天在巷口捡回来的大帅哥,你还记得什么吗?我是你的救命恩人。”她眨巴了一下眼睛,等着答案。

      救命恩人?呵,这小妞口气倒是不小。还捡?我是猫还是狗,能捡得回来……

      秀一摇摇头,“不太像你形容的。”

      “哦,那你再休息一下吧。”她虽然奇怪他的回答,但也没再多问,“你刚醒,头是会有点晕的,过一会儿慢慢才能记起来。”

      “我的伤是你处理的?”秀一看了看周身的伤口,包扎得……非常好,很舒服。

      “哦,是啊,待会你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只会做简单的表面包扎,你有没有内伤我不清楚。”女孩在阳光里笑着说。

      “不用,我感觉很好,你包的也很好,你学过医?”秀一却没有想下床。

      “不是啊,只是……我经常会遇到受伤的情况,别人的、自己的,总需要人照顾,我也就力所能及而已。”女孩认真说道。

      “你为什么救我?你不害怕吗?”秀一觉得,一般女孩看见一个血淋淋的人,就算是认识的人,也应该会直接报警吧,如果不是因为她胆子太大了,就是她太爱冒险了。作死型小奶猫……

      “因为……”她突然跳到他面前,近距离的看着秀一,他几乎又可以闻到她清谧的发香,“我认识你。”

      “你认识我?”秀一有预感,这是个不好的认识。

      “嗯,虽然是猜的。”她回想着姐姐跟她说过的话,“但我确定你就是我姐姐的男朋友。”

      秀一看着对面女孩的外国长相,难道,“你姐姐是……朱蒂?”

      “朱蒂又是谁?我姐姐叫宫野明美。”女孩向他抛了个半月眼。

      “呵呵,对不起。”可是这两姐妹真不像啊。

      “我就说她找男朋友要看准点。”她皱着眉头看着他。

      “那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宫野志保。”

      天杀的,赤井秀一觉得自己是在欲求不满吗,竟会感兴趣这身上没几两肉的小丫头……可是她真的很不一样,不娇柔、不造作、甚至不倒贴,和他之前交的几个女友都不一样。这次回去自己要再有换女友的想法,他一定毫不犹豫。

      “我拼上性命,也会保护你的。”赤井秀一突然承诺道。

      “你该拼命保护的人是我姐姐,不是我。”Sherry撇撇嘴。

      “可你救了我一命,你遇到危险我一定会站出来。”秀一说得坚决。

      “救你,是因为我姐姐。”Sherry不以为然。

      秀一没辙,她比他还嘴硬,“你姐姐可是宝啊。你这么护着她,我挺嫉妒她的呢”

      “我除了姐姐,什么都没有。”Sherry说得难过。

      秀一想安慰她,“你现在,可以多个骑士守护你。你姐姐也没少在我面前提起你,说让我在组织里多照顾你。”

      “她只是那么说说,组织里没人敢害我,倒是她一直在外面。”Sherry想说自己的担忧。

      “她在外面挺好。”秀一提醒道。

      Sherry也很担心她姐姐,“我知道挺好,只是她找的男朋友。你,一直往组织内部越陷越深。”

      秀一试着猜,“你怕我连累她吗。”

      “生活平凡一点有什么不好。”Sherry也想自己平凡点,也许真正连累姐姐的人是自己。

      秀一感觉自己不想看眼前这小女孩难过,“其实,明美找我做她的男朋友,很大程度是因为你,她根本进不了组织,她很担心你。”

      “那我和姐姐同时掉进水里,你救哪个。”Sherry假装开玩笑的说。

      “救你。她会游泳。”诸星大说得毫不犹豫。

      “我也会游泳……”他还真老实回答啊……Sherry一脸黑线,“我是说都遇到危险的话,你应该奋不顾身的救我姐姐。”

      “可是你出事了,我没法向你姐姐交代。”秀一说的是。

      Sherry叹了口气,叫他别担心,“没事啊,我已经向组织申请了,明天就会有人过来的。”

      “你听起来不是很乐意嘛。”秀一一直在注意她的表情。她总是露出那样担忧的表情,惹人怜。

      “没什么不乐意,听说是最厉害的人。”Sherry摊开双手。

      —*—*—*—

      “卡梅隆,帮我查一下这个人。”赤井秀一拿着一份档案袋,走进办公室,放在助手卡梅隆面前,“越详细越好,辛苦了。”

      “没问题,秀哥。你忘了,这里可是FBI,美国联邦调查局啊。辛苦不敢说,但资料一定要啥有啥。”卡梅隆拿起资料马上行动。

      “好,拜托你了。”赤井秀一点点头向他示意。

      大约过了十分钟,卡梅隆端着笔记本电脑,转向秀一,“秀哥,你看一下。”

      “Sherry 日文名 宫野志保 16岁

      美国籍日本人 女 生于美国纽约。

      1岁父母意外双亡,留下巨额资产,由科学家亲戚养大。”

      卡梅隆一字一句的念着,“毕业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之后进入哈佛生物工程系,双博士学位。”

      “等一下,16岁吗。”赤井秀一诧异道。

      “是的,秀哥,后面还有,需要看吗”卡梅隆询问道。

      “继续往下拉。”秀一指了指屏幕的不良记录。

      “上学期间参加过多次奥林匹克生物工程竞赛,但因表现突出,第三次被官方禁赛了。”

      “禁赛?不良记录?”

      “不良记录倒是还有几个,”卡梅隆将资料拉到了最后,“大一到大三,经常旷课,迟到,上课睡觉,熬夜上网,期末都没来考试。”

      不仅赤井秀一,连着卡梅隆都咯咯的笑了起来。

      “可是,秀哥,你看,上面说她大四那年直接全A过了,还拿的麻省理工学院化学博士学位。同年又拿哈佛大学生物博士学位。这不太正常啊……”

      “是不正常,从小就没父母,长大了也不会和常人一个思维吧。难怪这么年轻,都在跳级嘛。”赤井秀一提醒卡梅隆继续念下去,“其他呢,社会记录怎么说。”

      “没有。”卡梅隆检查了一下。

      “没有了?就这些?”秀一皱着眉头。

      “是啊,很奇怪吧。也可能人家刚出社会找工作吧。”卡梅隆又从头翻到尾。

      “会不会被删了。”秀一猜测着。

      “不会吧,谁能删国家的档案?”卡梅隆想着难道又是黑衣组织?

      “先这样,把这些打印给我,着急要。”秀一拍拍卡梅隆肩膀。

      “我说秀哥,你查她,不会是想追她吧。”卡梅隆将信息导到打印机上。

      “……”秀一猛地回头看着卡梅隆。

      卡梅隆因背对秀一整理资料,没注意秀一的反常,“这毕业照看长得挺可爱,小小的,挺适合你的胃口嘛。”

      “我才没有Gin那种重口味。”秀一向卡梅隆抛了个半月眼。

      卡梅隆倒是不介意,“可是你哪次泡妹子不来这里查的。上一次是查宫野明美,这还没一个月,换的还挺快。”

      “都扯什么呢,卧底工作有真感情吗。”秀一一脸黑线。

      “同事朱蒂师姐也不是真的呢……”卡梅隆看起来很不开心。

      “她和你这么说的?”秀一奇怪的看着卡梅隆,他这助手平常不这样啊。

      “没有,就是觉得大师姐朱蒂挺冤的,你知道,她是真喜欢你。”卡梅隆倒没停止说话。

      秀一却好像听出了什么,“哦……好。我明白了。好在你职能不深,公务上不会遇到危险,好好保护她,她不是那么倔强的人。”

      “秀哥,你说什么呢……”卡梅隆瞬间红了脸颊,转移话题,“你看你查的人,宫野志保,资料写的她姐姐是宫野明美。你不会同时搞两个吧……”

      “可惜有一个比我厉害的人,已经捷足先登了。”秀一默默想着昨晚Sherry说的话。

      Lv.9
      VIP
      前排坐等更新!!!
      回复
      Lv.11
      VIP
      哇哦,好长一篇,随便说一句加油٩( 'ω' )و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