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38
  • 关注 34
  •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34 内容:138

    《黑白无常》GRS①第7章/共20章(柯南同人)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黑白无常》GRS①第7章/共20章(柯南同人)

      第七章:心理测试——秀色可餐和迫不及待。

      数据泄露事件以后,诸星大一被解禁,就立刻给Sherry回了电话,“你在哪里?”

      “我在总部的实验室。”Sherry拿着电话走出了办公室。

      诸星大提着一大袋东西放下,“哦,怪不得,工厂这边的实验室找不到你呢。”

      “你找我做什么?”Sherry疑惑道。

      诸星大轻轻推开Sherry那扇还未换锁的门,“不是,安全部这边派人清查各个科学家的宿舍,我跟着来的,现在到你这了。”

      “哦……是吗。”一定是去她宿舍砸东西,Sherry嘟囔着。

      诸星大保证道,“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弄乱你房间的。”

      “没关系的,也谢谢姐夫。”Sherry笑开了颜。

      诸星大马上挂了,“好,那你注意安全。”开始行动!

      “谁给你打的电话?”Gin看见Sherry回到实验室就开始审问。

      Sherry好烦他,“你查岗么。”

      “我不能查么?”Gin倒是强硬。

      Sherry撇撇嘴,“多此一举。”

      “你真容易生气。”Gin一直都这么觉得。

      Sherry不觉得,“我没有。倒是你,一直在破坏我们之间的约法三章。”

      “嚯,难道你就没有违规吗?说好的温柔呢。”Gin反驳。

      Sherry有点后悔跟他订什么条约,并没有用,“我温柔的时候就这样,忠言逆耳懂不懂,良药苦口懂不懂。”

      “没说不让生气。因为很可爱。”Gin笑着说。

      Sherry这回倒是真生气,“问隐私就是不对。”

      “我知道,是诸星大。”Gin也有Sherry的监听权,“怎么,一解放就着急给你报平安?没见他对你姐姐这么上心,我看他对你不怀好意。”

      Sherry觉得‘仁者见仁’,“你就对我怀好意?”

      “你干嘛老拿我跟他比?”Gin不服。

      Sherry真想翻白眼,“也不知道每次是谁先提起别人。”

      “我要喝咖啡。”Gin确实挖坑自己跳了,情况不好,转移了一下话题。

      Sherry从实验台上拿下一小玻璃瓶,“热水在那边。”

      “这是三氧化二铁。”Gin难以置信的看着瓶子的标签。

      Sherry强调,“咖啡!我今早刚磨好的。”

      “你干嘛用这种瓶子装?”Gin打开闻了一下。

      Sherry随便给了个理由,“怕有人偷喝我的咖啡。”

      “有人拿这瓶子去做实验怎么办?”Gin有疑问。

      Sherry不觉得有,“我想科学家是分得清瓶子里面是什么的。”

      “那真的三氧化二铁在哪?”Gin找了找四周。

      Sherry也直接,“没有。”

      “没有?为什么。”Gin一遇到Sherry总是会有十万个为什么。

      Sherry佩服自己每次都能这么有耐心,“三氧化二铁就是铁锈,那玩意到处都有,广泛运用于建筑着色的原料,我们生物科学不怎么用。”

      “这里的瓶子都能吃吗?”只见Gin拿起一个标有浓H2SO2的瓶子闻了起来。

      Sherry立刻阻止了Gin的行为,“别动,那是真的浓硫酸,能毁容。”

      “妈的!吓我一跳!”Gin马上盖上盖子,放回原处。我的美颜岂能毁在这里!

      Sherry笑着说,“呵呵,还有东西能吓得住你。”

      “咖啡太苦,我还要方糖。”Gin倒好热水,尝了一口。

      Sherry从浓硫酸旁边拿下另一个瓶子,“没有方糖,只有这个。”

      “磷酸……二氢钠?”Gin假装颤抖的说道。

      Sherry继续强调,“咖啡伴侣。”

      “你到底是怎么记住这些东西的?”Gin真的在惊叹。

      Sherry摊开双手,“很简单,我又不是你,杀过谁扭头就忘了。”

      “你不讨厌我杀人吗。”Gin不知该不该问,他其实很怕答案。

      Sherry果然摆冷面,“这不是我能控制的。”

      “你总是这么不痛不痒的吗?”Gin不觉得这是答案。

      Sherry本不想问,“你指什么。”

      “我们之间。”果然,满满的Gin式套路。

      Sherry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所以呢,你是要劝我去告你性骚扰,还是你希望看见我躲在家偷偷哭泣。”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些。”Gin还有更深刻的话题。

      Sherry却不想陪他聊了,“我想不出别的。”

      “那你说,你对我……有没有感觉。”Gin试探着。

      Sherry给了个还算清晰的答案,“有。”

      “什么感觉。”Gin一下就好奇了。

      “消除,对我的,各种不安全因素,很及时,作为监护人很靠谱。”额……很中性的回答。

      “没了?”Gin没听够。

      “没了。”Sherry很简单。

      Gin想起了某个心理测试,“那打个比方,如果要你用一个成语形容我,你觉得会是什么?”

      “干嘛问这个?”Sherry觉得Gin真的一套一套的,但又不能说他不好,因为他没恶意,只是像个问不完的小孩,这样Sherry会很辛苦。

      Gin也很直接,“想知道。”

      “那就‘莫名其妙’吧。”Sherry叹气道。

      Gin抚着下巴,“嗯……如果再用另一个成语形容你自己呢?”

      “我吗,按现在的情况,一定是‘无能为力’。”Sherry抱着胸站在原地。

      哗啦——Gin突然从沙发上坐起,一副呆然脑木,对着前面似看非看的僵在那里。

      咖啡和几个空玻璃器皿,也因为刚才Gin忽然奇怪的举动而掉落在一边,狼藉一片。

      Sherry也一副好奇的扭头看了看Gin,见他没动的定格了一会儿,本想去提醒他发生什么事了。

      只见Gin迅猛的站了起来,笔直的身体冲出门外不远处吸起了烟……

      Sherry跟了出去,在门口撞见伏特加,就没追上Gin。

      Sherry反过来靠在门边,问了问伏特加,“你家大哥,没事吧。今天怪怪的。”有点神经……不正常啊。

      伏特加紧张而使劲的摇摇头,“不、不知道呢……”会不会是大哥也问了Sherry那道成语游戏啊,打击成这样,难道结果不准确……

      只见Gin猛然打开车坐了进去,伏特加也急急忙忙跑过去,“大、大哥!你去哪,等等我!”

      Sherry依旧靠在门边,今天的Gin真不对劲,我表达了什么,他听到什么,受这么大刺激。

      —*—*—*—

      两个小时前……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Gin一上车就向伏特加问道。

      伏特加最怕回答这种问题。

      伏特加宁可回答关于忠诚的抉择,他一定义愤填膺,且满腔词汇,并滔滔不绝的表示忠心。但对于这种湿漉漉的感情问题,他一向只蹦出一个字,那就是,“蛤?”。

      “你没有经历过吧。”Gin闭着眼睛坐着。

      伏特加最不会安慰人,“没、没像大哥那样,都得手了。”

      “得手?真的吗……我和Sherry昨晚激不激烈。”Gin逼问道。

      “不、不知道啊……”伏特加感觉一股强大的压力笼罩过来,死神审问一样阴森……

      “你没看见吗?”Gin仍心存一丝侥幸。

      “我在门外,没进去呢。”伏特加对于这种事都是一直蹲守门外。

      “没看见就是没证据……”Gin竟然有一丝暗涌,“那声音呢?”那实验室的陈年旧床,就是稍微坐下起来都有嘎吱声,更别提Gin的凶猛了。

      “也、也没有啊。”伏特加一五一十的说着,他知道Gin会判断微表情,他不敢说谎,“但Sherry有出来过。”

      Gin不确定自己在期待什么,“她出去过?什么时候?后半夜,还是更晚。”

      “不记得了,挺早的……她说,你睡着了,问我要不要进屋。我没答应,因为我只听大哥的。”伏特加咽了咽。

      欲哭无泪……记忆中什么是真,什么是假,Gin竟分不清楚了……Gin你要振作起来,这个时候可不是打了一场明明胜券在握的仗,却落得一败涂地就起不来了,这时候最关键的是知道自己失手在哪里,机会还有的不是吗!下次真该先给她搜身,保证这个蛇蝎美人不再有任何暗器!可是……她明明一点都不蛇蝎,换个词,冰山,嗯,冰山美人。要用热情去融化那种,Sherry就是Gin燃烧的原动力。

      “你看什么,笑成这样。”Gin突然扭头看了看伏特加手中的报纸。

      伏特加将标题指给大哥看,“哦,报纸上一个关于‘爱情的心理测试’。”

      “主要测什么。”Gin从不相信这些,但现在竟也沦落到想通过‘玄学’来了解Sherry。

      伏特加读着副标题,“一见钟情,准确率很高。”

      “嗯?”Gin兴趣越来越大了。

      伏特加见大哥有了起色,“哦,你刚才问我‘一见钟情’,我没答上,但这里正好有写。”

      “报纸上面怎么说的。”Gin觉得反正就这一回。

      伏特加往下看了看,“两道题,回答时请说出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词汇。”

      “什么问题,说来听听。”Gin抽起了烟。

      伏特加说道,“用一个成语形容她。”

      “她?Sherry吗?”Gin向空中吐着烟丝,“嗯……秀色可餐”

      伏特加又说,“用另外一个成语形容你自己。”

      “我……迫不及待。”Gin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

      伏特加翻过报纸最后一版,找答案,“额……”

      “怎么了,答案是什么?”Gin也不禁凑过了脸来。

      伏特加指着最后一行的字体,“第一个成语形容对方,也表示你对这段感情的看法。第二个成语形容自己,也表示你对这段感情的处理方式。”

      —*—*—*—

      两个小时后……

      Gin驱车狂奔在高速路上,怎么也想不通……

      所以,解释是,Gin对这段秀色可餐的感情是迫不及待的……

      而Sherry的答案是,对这段莫名其妙的感情是无能为力的……

      同床异梦,不过如此吧……不不不,不算同床,简直南辕北辙嘛,该死,Gin再这样,真的会认为自己有妄想症。

      Sherry表示有‘莫名其妙’之意,大概可以理解,因为很可能是Gin先主动的,但Gin一直觉得是Sherry先招惹了他,关心感冒,给他放假,要他帮买内衣,等等等……举手投足间虽然有点克制,但那不是禁欲感吗,赤裸裸的诱惑他去探索啊,啊~Sherry。就连穿着紧实都是在‘勾引’他。

      可是这个‘无能为力’又是什么意思呢?Sherry对Gin喜欢她的事情无能为力,还是不想作为。Gin更偏向于后者,因为Sherry不作为就是不干涉,就是Sherry可以接受他的追求而不加以阻止。

      但,这个‘无能为力’又带有一点点的心不甘情不愿,这是一种暗地里的拒绝,说不好听的就是排斥。

      不对不对,这些解释都不对,Sherry没阻止他,也没排斥他,甚至都没骂他或厌恶他。

      ‘无能为力’是一方太强,或一方太弱,导致其中一方怎么用力都无法扭转乾坤,而觉得束手无策。听起来又有了‘认命’的味道。

      命运是个牢笼,她在作茧自缚,也在画地为牢,有一张巨大的网罩住了她,她却没办法挣脱,或不愿挣脱。

      为什么?为姐姐,为姐夫,甚至为伤员,怕他们出事……她怕和她有关的人会因为她出事,但她似乎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想过。

      这样说的话,她连自己都不爱,还在试图伤自己,成全别人?也不像……最好不是,因为Sherry必须参与,而不是置身事外,Gin才有机会。

      Sherry只是冷,是她那边出的问题,她封印了自己的想法,把感情当成邪念,统统去掉,她宁可自己独自承担一切。

      Gin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希望Sherry最后那个词是‘心甘情愿’,是‘何乐不为’,是‘死心塌地’不是别人强求,不是Gin在逼她,她也不是勉强的接受他,不然除此之外,全是伤害。但Gin并不想伤害Sherry啊,一点也没想过啊……

      宁静的高速公路上划出一道亮痕,驰骋的飞车再也收不回来。

      —*—*—*—

      可怜的小宿舍,也不知道被安全部的人乱翻成什么样了,自己这么累,回去又不想重新收拾,从工厂回地下室的路上,Sherry好不开心的想着……

      今天的家,具体的说是我自己收拾出来的,工厂边上的一个小隔间。可是今天这里好像不一样了……

      以前楼道门边贴满了疏通管道的小广告,一层又一层,花花绿绿、新旧不齐的叠加着。现在全被铲平,刷上了乳白的墙漆。

      开门前,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果然……被盗了。具体地说是有人进来过,门锁都被换了,而且换成的是里面外面都能开门的那种,只是里边有链锁。

      怎么办,报警吧……不对啊,我本来就是黑社会,这警不能报吧。

      我打开冰箱,里面的食物全都换了一遍,塞得满满的食物,生鲜层放着土豆、青菜、咖喱调料,冷冻层塞满了猪肉、鸡胸、牛排、鱼生……甚至连海胆都有,这一定是个居家主义者换上的。

      我原来吃了半袋的面包也不知被扔去哪里了,还有橱柜里堆积的方便面也都不见了,全都换上了一袋袋结实真空包装的五谷杂粮。

      还有一直滴水的空调也修好了,原先几个简单的家具倒是没变位置,可墙面一定被重新刷过一轮……

      这个入室‘强盗’不用说我也知道是谁。

      到底怎么办啊?报警行不通,那告到boss那里去可以吗。

      可是上报时,我该怎么说呢,我能说什么呢。说诸星大给我买了很多好吃的东西,帮我换了新空调,还帮我刷了墙?boss会信我才怪……

      呵呵,搞不好人家boss跟诸星大的关系比我都亲。

      那算了,反正也没丢东西,还能有几顿好吃的晚餐。就当他还了所谓的救命之恩吧。

      叮咚——

      谁会来我这?

      “你好!宫野志保,请您签收一下快递。”小哥鞠了个躬,微笑着打着招呼。

      Sherry想了半天,“快递?我没买东西啊。”

      “哦,是诸星大买的,浴缸,说是您来签收,安装师傅也跟来了。”小哥往旁边走了一步,一个带围裙的老师傅,旁边还放着个庞然大物。

      鱼缸?还是浴缸?刚没听清。

      Sherry确认安全后,松开门链,“好吧,进来吧。”

      Sherry的花洒确实不怎么好使,可也不至于换个浴缸吧,哪有时间刷啊。她之所以选择住地下室,一是便宜能省一部分生活费寄给姐姐过点好日子,二是这里离工厂的实验室很近来回方便。何况自己也不经常在家待着,自然对居住没有要求,能睡就行。可是,这个新买的浴缸,怎么都安装不下去……

      “喂,浴缸是你买的吧。”Sherry给诸星大去了电话。

      诸星大放下手中的活,“哦,今天本来想一起装的,说还在路上,得晚点,我还想打电话问你到货没,但我有安排师傅跟过去的,应该没问题。”

      Sherry知道诸星大是好意,可是,“现在装不上去了。”

      “什么?怎么回事?”诸星大也奇怪。

      Sherry避开师傅说道,“尺寸不对。”

      “不会啊,我量的卫生间里面的尺寸。”诸星大拿出口袋里记录的稿纸,重新核对了一遍网购单。

      Sherry就知道,“大哥,你不能只量里面,门口的尺寸也是要量的。”

      “门口我也量了的,还进不去么。”诸星大却还是信心满满。

      Sherry把师傅说的话转达,“进是进了,就是在里面掉不了头,卡住了,被中间的柱子卡住了。”

      “怎么可能,竖着转呢。”诸星大听后猛然又不确定了……他竟也着急了。

      Sherry不得不说出实情,“竖着进不去。横着能进,但在里面转不开,也竖不起来,师傅说浴缸太深了。”

      经过一系列的深刻研讨,诸星大、安装师傅、Sherry三方一致决定,跟客服商量申请退货处理。

      Sherry又用回了原来的花洒,虽然喷水不均匀,但用醋泡开,还是勉强可以用的。

      这个骑士,真的是很不靠谱呢。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