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短篇小说
  • 今日 0
  • 帖子 20
  • 关注 11
  • 短篇小说 短篇小说 关注:11 内容:20

    暖冬(雷安)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短篇小说
    • 暖冬(雷安)

      即使房间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但是安迷修还是用厚厚的棉被把自己过得严严实实,冬日里丝丝缕缕的寒意还是止不住的从四面八方侵入骨子里,冰凉的指尖略显僵硬的敲打着键盘,房间里似乎只有单调的敲击键盘声,窗面上凝结的冰花隐隐有融化的迹象。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种一成不变的声音戛然而止。安迷修敲完了最后一个字,这才合上了放在膝上笔记本,活动着略僵硬的手指,眼睛也应为长时间盯着电脑而变得酸涩无比,泛起一片泪花。

      “咔哒”一声,门把手转动了一下,雷狮拎着外卖回来了,一边脱掉身上厚重的棉袄一边向安迷修抱怨:“外面冷冷清清,连个人影都没有。”

      安迷修颇为心疼的碰了碰他冰凉的脸:“下次还是我做饭吧,现在新型冠状病毒闹得沸沸扬扬,楼下小区的公布栏里都贴通知了。”

      雷狮放下手上的外卖,低头凑过去吻了吻他的唇角,凛冽冰凉的雪松味包围了他:“谁让我有一个怕冷的老婆呢。”他状似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不等安迷修说什么,他又道:“今晚我亲自下厨。”

      安迷修从小体质就弱,身体更是畏寒,一到冬天便手脚冰冷,自从和雷狮在一起后,每天都过着不是吃就是睡的日子,一般只需要做个饭什么的,剩下的活全被雷狮给包了,知道他怕冷,所以一到冬天雷狮便把安迷修塞进被窝里,自己订外卖。

      不过今年不知道是哪几个憨批非要吃蝙蝠,导致大面积的冠状病毒蔓延,不然安迷修也不至于那么担心雷狮。

      雷狮掰开一次性筷子递给他,又夹了几筷子安迷修爱吃的菜。

      安迷修接过筷子惴惴不安的问:“你行吗?”别把厨房给炸了。他在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

      自从雷狮和他在一起就没见过他进过厨房。

      雷狮看出了他的不安,挑挑眉:“怎么,还不相信你老公我的能力?”

      安迷修盯着他看了半晌,见他不像是在开玩笑,只好妥协的叹了口气,“好吧,小心别伤着自己。”为了以防万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要在一旁看着你。”

      下午谁也没有出门,腻在一起看了几集电视剧,快到四点半时,两人才正式进了厨房,准确来说——是雷狮进入了厨房,安迷修则是被雷狮以“厨房油烟味太重”为借口,把他赶回房间暖被窝。

      “话说你真的可以吗?真的不用我帮忙吗?”安迷修还是有些不放心。

      雷狮的身上套了一件安迷修平日里下厨房所穿的彩虹小马围裙,整个人的气场与软萌的彩虹小马显得格格不入。

      他自信的拿出锅铲,另一只手捧着手机,上面放着做菜的视频,信心爆棚。

      “做菜这么简单的事怎么可能难的倒我,你就等着开饭吧!”

      安迷修欲言又止,又不好打击他的自信心,之后吞下那些苦口婆心的话,惴惴不安的回到房间继续看下午没有看完的剧,途中几次听见厨房里传来一阵锅碗瓢盆发出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忍着想要一探究竟的欲望,坐立不安的等了一个小时,这才听见雷狮喊他吃饭的声音。

      本以为要见到什么乱七八糟的黑暗料理的安迷修都已经做好了安慰雷狮的准备,组织了一系列心灵鸡汤,却意外的发现味道还不错。

      “天哪,雷狮你真的是深藏不露啊!”安迷修在咽下一块鱼肉后,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句。

      雷狮得意的幻肢小尾巴都快翘上了天,洋洋自得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我是谁的老公!”

      后来的某一天,安迷修意外的在厨房垃圾桶里看到了一些外卖盒子,还有一个破掉的平底锅,大概是明白了什么,他没有揭穿雷狮,也没有去问他是怎么回事,而是选择默默的放在了心底,日子照常,平平淡淡的像白开水一样过下去。

      傻瓜。他在心里小声说。

      我永远都不知道结尾怎么写,害

    • 顾缘笙旧文/小声bb
      拉黑 4天前 电脑端回复
    • --鹤川!我也,开头倒是会写,过程和结尾就烂了
      拉黑 4天前 手机端回复
    • 回复
      夸夸夸!!写的好棒!
    • 顾缘笙嘿嘿嘿 [s-2]
      拉黑 4天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