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
  • 动态
  • 资讯
  • 视频
  • 音乐
  • 帖子
  • 注册
  • 同人连载
  • 今日 0
  • 帖子 138
  • 关注 34
  • 同人连载 同人连载 关注:34 内容:138

    失踪案【一】

  • 查看作者
  • 打赏作者
  • 拉黑名单
    • 同人连载
    • ·又是拿来混更去年写的存粮

      ·我的存粮已经不多了,到时候就只能自己写了,默默垂泪

      ·无CP向

      ·起名废已经不知道取啥名儿了

      `麻烦大家祝贺我与OOC喜结连理

      ·GO——

      “金失踪了,在凹凸大的后树林里找到了尸体。”

      刚一进门就被尼拉亚冷冷的甩了这么一句话,实着让佩尔诺滋有些措手不及。他大步走近尼拉亚,顺手拿起了他桌上的一份金的失踪调查卷,一边翻阅一边道:“嗯,我知道。”

      金是当今有名的插画师,他的画风多变,时而温暖明亮,时而冰冷无情,描述再不精确的文字在他笔下都能变成一幅漂亮又富有真实感的画。也因此许多作者都找他为自己的文配图,看中的就是他精湛的画技。说实话佩尔诺滋挺喜欢金的插画风格,而金本人这个大名鼎鼎的插画师又不摆架子,所以对这个插画师蛮有好感。现在他突然的离奇死亡,倒是让佩尔诺滋有些愣神。

      对于金他有所了解,听说是个路痴,路痴到连自己的公司都能忘记在哪儿,每次都是打电话给格瑞前辈,让格瑞前辈送他回去。

      “喂我说你在想什么啊!”脾气暴躁的尼拉亚站起身卷起桌上的报纸使劲的打了一下佩尔诺滋的头,吓得他手里失踪调查卷都啪的一声落在地上。“我叫你来是让你陪我调查那伙人的!顺便今天晚上帮我破案催眠!不是让你发呆!”

      “没你这么不讲理的……”佩尔诺滋摸着头不满的瞪了尼拉亚一眼,小声嘟嚷着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不耐烦的尼拉亚甩进了自己的车:“行了走了去找人。”

      他一时没缓过神:“去哪?哪群人?找什么人?”

      尼拉亚恨铁不成钢般的看了他一眼,脚踩油门开了车,几乎是用飙的。佩尔诺滋这边的窗户关了,但尼拉亚那边并没有关上车窗,狂风吹得他打一个冷战,而尼拉亚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去金他们一起找人盖的公寓。亏你还问得出来这种问题,你是猪吗。那群人就是金和格瑞同学那一伙,他们都有犯罪的嫌疑。”

      “为什么?”情不自禁的又问出了一个白痴问题,在问出这个问题后佩尔诺滋才意识到这个问题是有多无聊且多神经。

      “……”尼拉亚都不想和他说话了,一锁眉头又踩了踩油门。狂风呼啸中尼拉亚回答的字都被吹走了许多,佩尔诺滋几乎什么都没听清楚,只得作罢,安稳坐着等待到达。

      “下去。”尼拉亚奋力一踩刹车,处于狂飙状态的车子差点没来个360°大翻转。马上就要睡着的佩尔诺滋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前倾,额头狠狠的撞了一下把手,痛得他立马回了神,清醒了不少。结果刚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就被尼拉亚一脚踹了屁股踹下了车。

      “你是有什么疾病啊!”佩尔诺滋不顾疼痛忍无可忍的对尼拉亚大吼起来,结果毫无疑问地被无视了。尼拉亚锁好车门,面无表情的走向前面的那栋房子,淡淡道:“别跟我嚷嚷,今天还有正事要办,少说废话多做事知道吗。”

      佩尔诺滋没好气的翻个白眼,还没来得及反驳上几句就看见一个黑发女子从那栋房子里夺门而出。她戴着一个白色口罩,头上戴一顶鸭舌帽,却依然没有把她冰冷的目光给遮盖住。看见他们后女子显得有些惊讶,不过很快那双水蓝色的眸子里转为了调笑。在经过佩尔诺滋身边时她一把扯下口罩在他耳边轻语:“没 门 哒~”还没等佩尔诺滋回味好那句话的意思,她便用力的撞了一下佩尔诺滋,迅速的跑掉了。

      “凯莉——!”

      尼拉亚快速转过身来,皱起眉头看着女子远去的背影,急速上前几步喊道。而凯莉却只是站住轻轻回头,拉下眼皮吐出舌头做了个鬼脸,脸上带着恶作剧得逞般的笑容,潇洒的回过身跑了。

      啧。尼拉亚沉着一张脸,气急败坏的也转过身,拽住还在愣神的佩尔诺滋的衣袖就往房子里跑。他本以为这栋房子应该没多少人,但当他进去后略带诧异的扬了扬眉。房子里的人竟然出乎意料的齐,格瑞,安莉洁,紫堂幻,雷狮,安迷修,嘉德罗斯,艾比埃米……唯独少了刚跑出去的凯莉和已经死亡的金。

      每个人都没有做声,这个房子陷入了死寂般的沉默,空气压抑得让佩尔诺滋喘不过气来。他环顾四周,每个人都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一言不发。

      最先打破沉默的是格瑞。他站起身来淡漠的说自己去厨房泡牛奶,经过佩尔诺滋的时候淡淡瞥了他一眼进了厨房。这一眼让佩尔诺滋反而有些不安。

      紧接着雷狮说话了。他头也没抬,只是发出一声冷笑,连傻子都能听出来他的语气里带着浓浓的讥讽:“瞧瞧今天这好天气,阳光明媚的也没刮什么风,却倒是把警察吹过来了。”

      佩尔诺滋刚想说些什么,安迷修就出声制止:“雷狮不能对警察先生无——”

      “你少在那儿对我指指点点安迷修!跟我扯什么扯!”雷狮一声怒喝打断安迷修,一记眼刀狠狠的朝安迷修飚过去,“你没什么资格说我,因为你和我一样!”

      安迷修张开嘴,欲言又止,似是想要为自己辩解却又无由头可牵。终闭上嘴,嘴角颤抖着,轻轻咬了咬牙,莹绿色的眼睛凭空多了一份慌张。他的眼神飘忽不定,无精打采的微微垂头。而佩尔诺滋很是敏锐的捕捉到一个微小的细节——安迷修的手十分异常的颤着想要握成一种奇异的半空状。眼神飘忽了一会儿后抬起头来,很是不自然的看向上方,盯着洁白的天花板。

      眼睛看向上方表示回忆,佩尔诺滋皱了皱眉,拖着下巴思考着,他在回忆些什么?他又为什么要回忆?

      正当佩尔诺滋沉思之时,格瑞端着两杯热牛奶走过来放在桌子上,拖开两把椅子点点头意识他们坐下:“久等了。”

      尼拉亚毫不客气的坐下,翘起二郎腿握着热牛奶盯着还站着的两个人。而佩尔诺滋连忙摇头道:“啊啊不不不,您请先坐前辈。”说罢还恶狠狠的瞪了尼拉亚一眼,暗底下比了几个手势让他站起来。尼拉亚当然不肯,他不服软的瞪回去,同样也比着手势回复就不。

      格瑞也拉开一把椅子坐下,看着两个人用手势斗来斗去斗得不亦乐乎感觉有点好笑,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他摇摇头,淡淡道:“你不必叫我前辈,对于你我也有所耳闻,催眠界的新一匹黑马佩尔诺滋。”他想了想,又道,“请坐吧。”

      佩尔诺滋感觉自己有点受宠若惊,便赶紧点着头坐下。还没等他对格瑞提出更多的疑问,就被尼拉亚抢了先。尼拉亚此刻脸上没有平时与他打闹时嘻嘻哈哈的神情,只有一脸的严肃认真。“格瑞先生,金他失踪了,在你们曾经读的大学凹凸大后树林里发现了其尸体。”他低沉的开口,盯着格瑞的眼睛。

      “我知道。”格瑞十分平静的回答。他没有心虚的垂下眼睫毛,更没有故意移开眼睛。他用那对紫色的双眸丝毫不怯懦的,非常坦然的直视着尼拉亚的眸子,没有一丝任何的波澜起伏。

      佩尔诺滋努力的想要试图从格瑞的眼里找出一些什么破绽,无奈仔细观察一番后并未收获什么成果。他失败了。

      格瑞是催眠界的高手,可以算得上是大师级的人物。他能够轻易的下指令让自己封闭在深度催眠空间,进行“假死”,等到必要时候再醒来。而就连叱咤催眠术这一类即使新手也能用但成功率极低甚至没有的催眠术,却运用得很是自如。像这样的人,可以很好的隐藏起自己的情绪,也不足为奇了。佩尔诺兹这样安慰自己。

      “但那天,你们所有人都在现场,而且据说你曾经陪金出去过。”

      “仅凭这个你也不可以就认定我是凶手。”格瑞并不笨,他马上听出了尼拉亚这话的弦外之音,很是冷静的回复,一双紫眸里终于不再淡漠,而是又添了一份冷意。“我想我自己完全没有杀害金的理由。”

      尼拉亚扬起头,语气加了一层冰意:“请配合调查,老实回答我的问题,格瑞先生。”

      “这里不是警察局,我并没有任何理由可配合你。”格瑞话少,但咄咄逼人,言出必精,让佩尔诺滋都有些惊异。

      他感受到了双方之间的火药味儿,只不过格瑞很好的压制住了,而尼拉亚则非常明显的表现了出来。佩尔诺滋正想劝解,门却被打开了。他抬头,情不自禁的喊:“凯……莉?”

      “怎么啦这是,”凯莉轻快的问道,把一袋东西放在玄关处,弯下腰来换鞋,“好浓的火药味噫~”她提起那袋东西随手扔到了餐桌上,佩尔诺滋这才看清是满满当当的一袋零食。

      凯莉随便拉了把椅子坐下,看格瑞的眼神这么冰冷,又见尼拉亚警长脸色不是一般的差,七七八八猜了个大概,便笑道:“好了,还不是关于金的事~大不了今天晚上到你们警察局去玩一宿啊。所以这大白天的,你们就别来啦,没见格瑞心情这么差吗~”

      “佩尔诺滋走!”尼拉亚瞪了一眼凯莉,起身就走。佩尔诺滋赶紧追上,还不忘回过头来道:“前辈再见!”

      格瑞冷着一张脸没有说话。凯莉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似笑非笑的盯着格瑞,像是对自己自言自语,又像是特意提高声音说给大家听:“唉~也不知道谁是凶手啊,把这么可爱的金杀了。”然后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四周,“今晚记得一起去警察局噢~”

      “你觉得谁的嫌疑最大。”一路无语,佩尔诺滋终还是耐不住寂寞,看着黑着脸开车的尼拉亚问。尼拉亚很长时间没有回复,直到他差点死心才慢悠悠的飘过来一句:“格瑞。”

      佩尔诺滋立马来了精神,兴致勃勃道:“我觉得倒像是安迷修,他今天的一切都很反常。格瑞前辈我反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不,安迷修的反应可以算是怕别人误会自己而造成的慌张。但这样反而有些太过了,情绪有点过激的样子。之所以怀疑格瑞,不仅是因为种种线索都偏向他,而且他今天也急于证明自己没有。这很不可思议。不符合他的行为做风。”

      “那怎么办啊?”佩尔诺滋挠头。尼拉亚淡淡看了他一眼,手里一拐方向盘来了个急转弯,抖得佩尔诺滋差点头上又磕一个大包。“今天晚上他们应该会过来,到时候你和我一起到审讯室,在必要的时候进行催眠。”

      ——————TBC——————

      Lv.10
      VIP
      作者

      金死掉了,世界怎么还不炸··· ···

    • 埃莉诺.莫倾衾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草
      拉黑 1天前 电脑端回复
    • 孟晓. @埃莉诺.莫倾衾 你加过QQ群吗?好像在群里没见过你
      拉黑 1天前 电脑端回复
    • 埃莉诺.莫倾衾 @孟晓. 嗯?加过呀,但是不太活跃
      拉黑 1天前 电脑端回复
    • 孟晓. @埃莉诺.莫倾衾 加过就给我改群名片
      拉黑 22小时前 电脑端回复
    • 埃莉诺.莫倾衾 @孟晓. ……我改了啊?
      拉黑 21小时前 电脑端回复
    • 埃莉诺.莫倾衾 @孟晓. ……您没见过我很大原因是因为我不活跃,偶尔看到熟人才会出来说两句话;但关于群名片的事情,我加群的时候就已经按格式修改完毕,您若不信可以在群里搜索“倾衾”,看看我的格式是否正确。
      拉黑 21小时前 电脑端回复
    • 孟晓. @埃莉诺.莫倾衾 笨蛋,当然不对 ID-用户名,你不是叫埃莉诺.莫倾衾吗,算了,还行,挺好,害
      拉黑 20小时前 电脑端回复
    • 埃莉诺.莫倾衾 @孟晓. 【愣】原来是要对应用户名么……我以为是对应昵称,抱歉抱歉,刚刚有点过激了……对不起对不起,合掌请罪
      拉黑 20小时前 电脑端回复
    • 孟晓. @埃莉诺.莫倾衾 害,没事,是我只看了你用户名前三个字,没注意到后面
      拉黑 9小时前 电脑端回复
    • 回复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做任务
    • 实时动态
    • 返回顶部